就在叶擎声名鹊起的时候,北疆行省,一座青草郁郁的大山脚下有一个山谷,山谷内有不少用木头搭建的房子,房子的布局很有讲究,如果从天上往下看,像是一个铁八卦!

  谷内之人衣服各式各样,有现代装扮,也有古代装扮,在谷口处建立塔楼和门房,有专人守护,塔楼之上一面旗帜飘扬,上书元家堡!

  就在此时,元家堡迎来了一名风尘仆仆的年轻人……

  “私人重地,来人止步!”

  那年轻人刚临近塔楼附近,两名装扮古怪的守门人,直接将其拦在门外……

  “这里就是元家堡?北疆元家的元家堡?”

  那人看到头顶上飘扬的旗帜,急切问道。

  “没错,这里就是元家堡,在北疆,也只有一个元家堡,你是谁?为何来此?”其中一个守门人问道。

  “我叫欧阳进,来自河东省,是来报信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家偷偷溜走的欧阳进,进入北疆之后,通过网络,实地查询等方式,终于查到了元家,而在北疆,元这个姓氏不多,最出名的,自然就是元家堡!

  “报信?报什么信?河东距离这里数千里之遥,你有什么信,跟我们元家有何关系!快滚,这里不欢迎外人!”其中一名守卫嗤笑道。

  如果说是北疆有什么情况,过来报信,兴许和他们元家还有些关系,可是河东省,距离这里太远了……

  欧阳进闻言面带苦笑,自己吃尽了苦头,差点连命都丢了,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居然进不去门……

  “等等,你说,你叫欧阳进,来自河东省?河东省哪里的?”

  另外一名年龄稍大不少的守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拉住了另外一名守卫。

  “河东省青叶市!”欧阳进惊喜道。

  “果然是那里……是谁让你来的?可有信物?”

  那守卫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后问道。

  “我爷爷让我过来,至于信物……这刀,算不算是信物?”

  说着,欧阳进将身上背着的一柄雁翎刀拿了出来。

  这雁翎刀正是那元清欢的遗物,是在她的房间里找到的,虽然多年未曾使用,但是依旧锋利异常,而且在刀柄上,还有一个“元”字!

  “这刀,是我们元家的……你从何而来?”那年轻守卫惊讶道。

  “好了,你不懂,别乱问了,你跟我过来,不许乱问,不许乱看,否则的话,小心你的小命!”年长一些的守卫沉声道。

  “是,是,我一定不乱说话,也不会乱看的!”欧阳进急忙道。

  能进入元家,那事情,可就成了一半!

  年长一些的守卫带着欧阳进进入山谷,那年轻些的守卫则是眉头紧皱……

  “元家已经有许久不成出世,那刀,到底是谁的?”

  山谷之内,不少人诧异的看向欧阳进,他们这里可是极少会有外人进入的,这家伙到底是谁?

  “元嵩,他是谁?”一名老者看到欧阳进,不由得问道。

  “七长老,此人是家主客人……”元嵩低声道。

  “什么?家主客人?功力如此之弱,还不如我元家未成年的孩童……”七长老闻言,不由得嗤之以鼻……

  欧阳进只是二级武者,在元家,一些未成年的孩子,都有二级武者的实力!

  二十几岁的年轻武者,基本上在四级以上,其中天赋出众者,甚至已经进入大师境界,比起他们来,这欧阳进,还真是弱的可以……

  “咦……这个雁翎刀……这是……清欢的雁翎刀,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你是……你怎么这么弱?”

  那七长老看到那雁翎刀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指着欧阳进道。

  修罗刀元清欢,已经离开元家二十多年了,怎么又回来了?

  “七长老,此子持刀作为信物,说是过来报信的,我怕有什么变故,所以……”元嵩低声道。

  “嗯,我知道了,将他带到我的房间去吧,我去找家主过来,不要让大夫人知道了此事,否则的话……”七长老闻言点头……

  元清欢这个名字,在元家,也是一个禁忌,年轻一辈,甚至连这个人都不知道……

  “是,七长老!”

  元嵩闻言迟疑了一下,随后点头。

  他不知道七长老会不会站在家主这一边,不过有一点他很明白,决不能让大夫人知道这件事,尤其是元清欢还活着甚至还有一个孩子的消息……

  现在这个孩子带着雁翎刀作为信物,来到元家堡,傻子都知道元清欢是什么意思,可是大夫人能允许吗?

  元嵩将欧阳进带到了七长老的房间,过了不多时功夫,七长老连同一名中年人一起走了进来。

  这中年人走在前面,七长老略微落后几步,显得极为恭敬,显然,他的地位要比七长老高出不少,行走的时候,有股莫名气势,欧阳进发誓,自己从未见过气势如此之强的人。

  “家主,就是他!”

  七长老低声道。

  那中年人微微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放在了那雁翎刀之上。

  欧阳进很识趣,双手捧刀,将其递出……

  中年人接过长刀,轻轻抚,摸,动作极为温柔,好似在抚,摸,情,人一样……

  欧阳进也不敢说话,只是低头,一旁的元嵩慢慢退了出去……

  良久只有,中年人开口道:“她,这些年过的好吗?”

  欧阳进闻言一愣,她?

  瞬间,他明白,这个她说的是元清欢……

  “婶婶生活很好,这些年来一直很安逸……”

  欧阳进小心翼翼道,他不敢说太多,其实元清欢的日子过的很一般,丈夫对她不怎么上心,外面养着小情人,在家里地位也不高,这是所有人都知道事情。

  只是欧阳进到现在也不明白,元清欢明明实力那么强,连爷爷都不是对手,为什么要忍受叔叔还有家里其他人的欺负……

  “嗯?婶婶?你不是她的孩子?”那中年人闻言一愣,一旁的七长老也是大吃一惊……

  搞毛线?

  不是元清欢的孩子?

  七长老无语……

  他基本上和元嵩想的一样,元清欢当年和家主有过一段往事,基本上元家的老人都知道,可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家主并不能和元清欢在一起,而要娶另外一个女人为妻,也就是现在的大夫人。

  结果某次,不知道是谁说漏了嘴,大夫人知道了元清欢的存在,自然大怒不已,指使高手追杀当时已经身怀六甲的元清欢。

  元清欢在家主的暗中帮助下逃脱了大夫人的追杀,隐姓埋名,落户河东省青叶市的一个小武林世家,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现在,有个年轻人,手持元清欢当年的兵器来到元家,年龄上二十出头,也对的上,七长老就误以为,是元清欢让他过来认祖归宗的,这也是他之前说欧阳进这么弱的原因,他也是这么跟家主说的,结果……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来人居然不是元清欢的儿子……

  可为什么她要给他雁翎刀?

  元清欢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