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之中,其他房间,到了晚上,基本上都是炮火连天,这也正是剧组选择在晚上拍摄的原因。

  菜帝那边,更是热闹,今天虽然没能跟楚心涵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他的房间本身也不会缺女人。

  但今夜,却没人知道,还有两名不速之客,已然将各个房间都查探了一遍。

  当这两人出现在楚心涵房间外之时,已经是凌晨了。

  “你们是来找我叙旧,还是找我麻烦。”

  陈唐睁开双眼,看着站在卧室中的两人。

  赵虎,李豹!

  两人对视一眼,冲着陈唐微微低头。

  “陈唐,我们也是按命令行事,你别怪我们。”

  赵虎开口,语气中带着歉意,但却一如既往的坚定。

  “外面说吧。”

  陈唐话毕,悠然走到窗边,纵身一跃,便跳了下去。

  赵虎李豹两人照做,三人来到背阴处,以三角之势站立。

  “陈唐,你虽然算是我们的师父,但既然任务下达了,我们也只能顺从,希望你明白。”

  陈唐审视着两人。

  忽然,笑了。

  “周云海下的命令,你们就执行?”

  “陈唐,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命令也只是让我们废了你,而不是杀了你。”

  李豹与赵虎两人打量着陈唐,叹了口气。

  曾经叱咤风云,有着疯神称号的男人,如今却要沦落到被废掉的地步。

  “你们……可想好了?”

  陈唐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眼前的这两人,是他曾经一起共生死的兄弟,也算是他的徒弟,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不太忍心。

  然而。

  他看着两人坚定的目光,知道两人的心意已决。

  两人齐齐躬身。

  “一日师恩,百日来报,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让你没有痛苦。”李豹道。

  “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们来选择,我们的组织也是如此,得罪了。”赵虎低头。

  陈唐吁了口气,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既然这样,我也不留手了。”

  李豹眉头微微一皱,当即讥笑起来。

  “留手?你即便不留手,现在的实力,又能如何?”

  “即便是周队长,想要对战我们两人,都极有可能败落,现在的你,根本不是对手。”

  赵虎说着,已然做出了架势。

  轻敌,是会死的很惨的。

  这是陈唐曾经教过他们的,然而现在看来,仅仅是换了个队长,他们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忘记了。

  这一夜,腥风血雨。

  最终,陈唐也没能下得去手,而只是将两人废掉。

  从此之后,也只能练一些外家功夫,再也无法凝聚真气了。

  不能凝聚真气的习武之人,不过尔尔。

  这一战,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沉睡中的人并没有发觉,等到天边微亮的时候,赵虎与李豹两人跪倒在地,匍匐着,看着陈唐悠然离去。

  是周云海坑他们?

  不过很快,两人都反应过来,周云海之前的表情绝对不像是在坑害他们,因为布置任务时,周云海处于亢奋的状态。

  所有人都知道,周云海想要除掉陈唐,如果不是陈唐真的出了问题,周云海绝对不会派他们来的。

  看着陈唐的背影,两人忽然有些后悔。

  陈唐离去之时,并没有过多理会两人。

  虽然也会心痛,但既然已经成了敌人,那便也没有必要再去怜悯。

  这一次,之所以离队执行任务,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内部的腐败。

  ……

  陈唐从窗户再次跳回来,刚进了房间,就听见楚心涵的卧室中传来一些窸窣的响动。

  他想要拉开房门,却发现房门竟然被反锁上了。

  或许,是有点担心?

  陈唐想到之前跟苏茜吃火锅的事情,估计楚心涵八成是心里面还有些顾虑,故而将房间的门反锁。

  只是,这样反锁着门,又有什么意义?

  咔嚓。

  陈唐稍稍一用力,真气的作用之下,直接将门锁强行拧开。

  黑暗中,楚心涵的身子在床上扭动着。

  然而,陈唐很快就发觉,楚心涵似乎很痛苦。

  他之前从未认真审视过这个女人,亦或者说,从未认真的查探这个女人的内在。

  可如今,楚心涵浑身是汗,似乎处于一种极为诡异的状态,陈唐也不由得想要一探究竟。

  手,落在了楚心涵的脉门。

  真气涌入,通过真气的回馈,能够知道楚心涵的身体大概出现了什么问题。

  这是……

  陈唐一怔,只感觉到真气好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极度冰寒之物,竟然瞬间就连带着他的丹田都变得冰冷。

  这种感觉,甚至要比两极更加冰寒。

  陈唐紧接着再把手放在楚心涵额头。

  冰凉!

  这应该是一种先天体质了,否则绝不可能如此,若是外力造成,这种程度的冰寒之下,别说是楚心涵了,即便是陈唐,都觉得自己活不过一个月。

  楚心涵嘤咛的声音不断,看得出,她极为痛苦。

  虽不是在保护任务范围之内,但陈唐却不忍心看到楚心涵这般痛苦。

  可若是帮她……

  先不说会不会奏效,那是必须要肌肤相亲的,在楚心涵痛苦的时候将她衣服脱掉,若是被她知道了,怕是很难解释。

  陈唐叹了口气,转身要走。

  忽然,楚心涵抓住了陈唐的手。

  “别、别走……”

  楚心涵气若游丝,声音都在发颤。

  痛苦,困扰着她。

  或许是真的痛不欲生。

  否则她这样的女子,又怎么可能在深夜之中,强行拉着一个男人?

  “我可以尝试着用真气帮你缓解,但不一定奏效,而且必须要手掌紧贴在你的胸前。”

  陈唐刚刚已经感受到,楚心涵体内最为冰寒之处,就在胸前。

  闻言,她似乎是在犹豫。

  但仅仅几秒钟,她便轻轻点了点头。

  陈唐合上眼,直接将楚心涵的衣服掀开。

  手,准确无误地落下。

  体内真气涌动,疯狂的冲入楚心涵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