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家,用自己的钥匙打开了门,很显然父母此时已经是睡了,而我并没有刻意打扰他们,打开院门之后就连摩托车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推上来的,然而母亲此时还没有睡,打开了屋门出来问候了我一下。

  “这么晚干啥去这?”母亲的语气非常平静,这令我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但是我也没有太过惊讶:哦,到我们同学家待了一会。

  这次并没有要可以的掩饰真相,毕竟我的确是去了同学家做了客,然而母亲也没有多问,转过身一声“不早了睡觉吧”就进了屋。

  将摩托车放进了车棚,摸了摸发动机,热得烫手,当然自己并没有大惊小怪,无论是什么东西在经过高转速运行的状态下都会发热,而这个脑子里闪过的年头却让我再次想起了孙立志的摩托车,也许并不是他,但是对于一个庞然大物来说,我还是好奇心十足的,自己不懂,可以问百度啊。

  回到屋子,打开电脑查了查有关于300cc发动机的信息,除了国产宗申和力帆之外,国外的铃木和本田也都有这个排量的发动机,当然经过一番查询之后,我才得知,只有宗申发动机,才能搭载到这样的摩托车上。

  这个高价让我坚定了刚才向我示威的人就是孙立志的想法,无论是图片,还是文字,全都说的有模有样的。

  而我当时并没有佩戴什么头盔这类的东西,孙立志也可能记住了我的长相,我想,在孙立志的脑子里也会时常出现一个驾驶110排量的小孩儿,那就是我;而也正是因为当时冲我哄得那两下油门,也让偶觉得这事情是必然的。

  常嘉铭此时也没有睡,正值周五,而且还是晚上,熬点夜是必然的,但是他没有像我这样冲着电脑了解事情,而是仔细的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以为我本会躲在教室不敢出来,更不要说帮他教训了董硕那个混蛋,我今天的举动对于他来说是前所未有,也许不只是他,张凯梁旭他们俩多少也会这样想。

  第二天早晨,我电话集结了所有我们一起的伙伴,在健身集合,我是第一个赶到的,随后迎来的是王磊、常嘉铭、王宇廷等人,不过让我吃惊的是,一台崭新的五羊本田出现在了岳山的胯下,在我询问后得知,这是周五那天岳山央求他爸爸买的,随着这阵摩托车风的吹来,不仅是岳山,岳金伟、梁旭纷纷骑出了自己家里没有人骑的摩托车。

  金伟的本田威武,动力十足,提速很快;而梁旭的铃木100也兼备了相同的优点。

  就这样这个小队伍里面又新增了三两摩托车,而各位的驾驶技术,都熟悉的非常快,由于是弯梁摩托车,操作起来很容易上手,没有一晚上时间就已经熟悉了车子的基本性能,包括刹车和离合器的松紧。

  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我问了他们听没听说过孙立志这个人,然而十个人里面只有嘉铭知道,当我询问其这个人的背景之后,嘉铭也毫不隐藏的全都告诉了我。

  孙立志是个修车的,虽说是修车,但是也擅长改装,常嘉铭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平常没事的时候就会到立志车行去看看改装件,由此孙立志和嘉铭的关系也很合得来。

  至于孙立志的摩托车,那是匹野兽,搭载着本田CBF300cc发动机的猛禽,倒前置减震器和独特家装的高缓冲油封都给此车带来了极其优越的运动性能;超越离合器的独特密合程度使得换挡时并不需要拉离合;除了这些,机械仪表以及变径车把,甚至是独立避震,每个物件都要花了近300块。

  嘉铭也继续对我说道,曾经有一个新区的人想花四万块钱买下这辆改装优良的摩托车,但是孙立志不卖,即使出价五万,孙立志也不卖。

  更%…新最33快上S!酷_…匠k网R

  王宇廷听到这,忍不住插进了话:五万块钱还不出?卖了肯定值得,要是给我,我肯定卖了!

  梁旭拍了拍王宇廷的肩膀:你别天真了,那毕竟是自己用心血改装的车,要是没人出狠钱谁也不会出手。

  再次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孙立志对我轰油门的时候,排气的声音虽然很浑厚,但是并不炸耳;还有他那种瞬间提速的感觉绝对不是普通摩托车就能追上的;再来那么宽的轮子估计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也需要很多钱,难怪不卖。

  虽然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人和他的车,但是我还想继续了解,不过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并没有继续聊。王磊提出去玩耍一下,但是没有好的地方,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刺激的路线,那就是外环路。

  曾经和父亲一起走过外环,所以才敢提出这条行车路线,我以为大家会嫌弃道远而不去,可谁知道这些人都很富有激情,一个个喊着走走走的。

  就这样我们上了路,沿着市区通往城区的主干道一直向北行驶,一路上伙伴们叫喊个不停,虽然大部分车子都在磨合期内,但是这群寻求刺激的孩子也是毫不顾忌的拧着油门,速度均在70km/h左右。

  当我们上了西外环的时候,道路瞬间变得宽阔了许多,没有了主干道上的肆意穿行,没有了市区里的喧闹,谁也不会想到,这是我们的队伍第一次出发远行,十个人,六辆摩托车,行驶在慢车道上,虽然是不合法的行为,但是由于交通管理的松懈,这种现象依旧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