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眼里,孙婷的故事是最多的,每次学校里发生打架之后,肯定少不了老师们的警告以及处分,然而这次也不例外,他依旧诉说了很多关于自己学生的故事,有些成了老板,有的还在监狱,有的考研有的咋地咋地,在我眼里,孙婷是个有故事的人,就像一本故事书,很多的离奇,很多的现实,而我估计也会被收录到他的故事书里面,这个虽然有点不太可能,但是我今天的举动可谓是空前绝对的震撼。

  听了一些关于打架的故事之后,我似乎是有点后怕了,万一手一重错把人打死怎么办,况且还是头部这个比较脆弱的地方。思前想后,感觉刚才自己引以为傲的举动显得很可怕,甚至不敢继续想下去。

  孙婷随后透露了一点消息给我们,那就是即将面临的期末考试,虽然期末考试对于我来说是个噩梦,不过既然是下半年的期末,考完也就升到高年级了,而且老师们也会换掉的,至于从新分班会和谁分到一起,这都是得到消息之后所想的事情。

  孙婷讲了几句话之后,并没有再次叫我出去,而是走向了办公室,哪里董硕和嘉铭还需要处理,而且孙婷不太希望我再次出面,刚才的举动已经吓坏了所有的老师,如果在叫我去,他担心我暴躁的性格又会惹出祸端。

  老师走了以后,班内少不了对我的询问,有些人对我今天的举动称赞,而有的人就是想不通,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董硕这个大家伙会被我这个怂包打的躺在地上抽搐。

  我并没有太在意别的,甚至都没去理睬他们,从桌斗里拿出语文书,刚要翻开一张叠好的纸条从书里面掉了出来,我捡起来看了看,还在怀疑这是否是自己写的东西,但是打开之后,我就坚信这不是我写的了。

  上面很简单的两句话:晚上能出来待会儿吗,7:30我在校门口等你,可别不来。

  落款是郭双鑫,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看向了她,而她也发现了我读了纸条,趴在桌子上笑,这种笑很得意。

  "我晚上有事,恐怕不行。"这句话就这么下意识的说了出来,而郭双鑫似乎也有些失望,但是并没有表达太多,威胁了一句:你晚上不来试试。

  仔细想了想,我打了人,晚上出来是个问题,不过这也好说,但是嘉铭就不一样了,今天都到了叫了家长的的份上,估计这个周末,常嘉铭都费劲能出来玩儿。

  我想了想这些因果关系之后,拍了拍郭双鑫,他转过了头,趴在桌子上,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很想去:额,玩上七点半是吧,等着我啊。

  当时的时间,是不受学生控制的,如果有什么事,等着放学,这时间就会过的很慢。

  期待依旧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逐渐的也迎来了放学,此时络绎不绝的人们从学校内涌出,23中的门外有变成了老样子,人山人海,像潮水一般。

  每次都是那样,王磊嘉铭梁旭张凯我们几个边说笑,边蹬车子回家,不过和以往相比,今天我的显得有些沉默,张凯嘉铭一个劲的把包袱抛给我,但是每次我都接不到,就这样,我沉默了一路,直到与他们分别,然后奔回家。

  回到家之后,母亲正在做饭,因为这种闻了十几年的香味儿从一进胡同就闻到。而父亲的宝来也停在了胡同口,我知道的是她回来了,说不准他知道了今天的事情。

  我推着车子进了家门,跟母亲打了一声招呼,看到他并没有多大的差,我也就松了口气,到了父母的屋子里,父亲正在看电视,见我进来了,下一识得打了一声招呼。

  YL酷匠?网…\正r版首;y发d

  也许是留意到了我下巴的伤,父亲走了过来,问了我中午发生的事,我本不想告诉他,可是整个交代的过程都是我爸一点一点辅助出来的,很明显,他知道了今天的事情。

  家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以后不要这样。

  吃饭的时候我突然问道:哎爸,今天董硕的爸爸说你在场子里是一把手,这是咋回事?

  父亲显得有些惊讶,也许是没什么准备,迟钝了半天,夹了一下子菜开始吹嘘起来:你也不看看你爸是谁,在场子里肯定是得到领导的重用啊,咱这资质摆在那,哈哈,你说是不?

  我笑着点了点头,觉得父亲说的挺有道理,就没继续问下去。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哎爸,我晚上出去玩儿会啊。

  "你昨天不是说了么。"父亲很淡定的说,而我则是吧这件事情给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