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陡然间注意到了父亲的眼神,有些迟疑的要把我叫住,但是我管不了太多,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改变主意,再说了,我爸也没有经过我我妈的同意,此时动作要是慢了,我妈后悔来得及,我跑路就来不及了,按照嘉铭教我的方法,父亲在背后又教了一遍,看到表盘上的“1”亮起之后,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要快点,父亲一声令下:给油!我随即狠狠地给了一下油门,车带着我就这样匆匆的从穿堂飞了过去。

  只是短暂的一秒钟,我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这车子虽然速度不如嘉铭的豪爵快,但是巨大的动力差点就把我摔在后面,辛亏握的紧,不然他一定会抛弃我自己走完这短暂了路程的。然而我忘记了一点,我家门前的哏坡是个很危险的地方,平时骑自行车都不敢往上闯,要是这样下去,我岂不死的很难看?想到这,我狠狠的才下了右脚的刹车,由于惯性,我向前很自然的耸了一段。

  母亲看到这里,脑子里想不到别的东西了,他想立刻叫我下来,但是我爸爸制止了这情况,上去拉住我妈:没事儿啊,让他试试,没准人家真的很稳呢?

  我回头望了一眼父亲,他的话使我有了丝许的信心,虽然不多,但足以驱使我继续驾驶这辆摩托车,我两手放到一起错了一阵,摇了摇头动了动脖子调整了一下状态,这次不能在这样狠加油了,慢慢来,一定要慢慢来!

  )更新(Q最n%快上{/酷:…匠网

  我以慢动作的状态下了这个坡,拉了一下右手的前刹车,车很稳站在了那里,我管不了太多,不行,我这就出发,虽然不是第一次骑车,但是每个车都不一样,这辆车骑起来很舒服,相较于嘉铭的豪爵和王磊的宗申,这辆车的优点也就显现了出来,我无时无刻在提醒自己,这是辆新车。

  由于走夜路走得很习惯了,我似乎忘了这东西还有大灯,在村子里面怎么还有点从居民屋里洒出来的灯光,但是出了村,我就觉得很不得劲儿,感觉很黑,也有点害怕了。就是这种还怕,才让我想到了:“哦,我说呢,怎么这么黑,草,没开大灯.....”自己自言了两句之后,我找到了大灯开关,如果一个生物在黑暗之中呆久了的话,那么眼前的光明会令这个生物感到非常不舒服,而我期期需要这个灯,虽然不适应,觉得太亮了,但是没有他,我似乎连丰韩路都找不到。

  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速度也就四五十迈,但是对于我这个新手来说,已经很快了,由于是夜路,再来就是驾驶着一辆并不熟悉的车,我的心头有些颤抖,担心,万一自己一不小心摔一跟头,能回家吗?

  然而,无意间发现的远近光开关,似乎打破了这种恐惧,轻轻的按下,光位下移,再按一下弹起来,光就回到原位:“嘿,这东西好玩儿。”这对于我这个傻孩子来说似乎是一个很好玩儿的东西,但是几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东西的用处,原来是晃人眼的利器。

  清澈的白光着照亮地面的路,早在心头盘旋已久的恐惧淡然全无,感受着晚风,越过了丰韩路,来到了一家并不知名的加油站。

  看到来了顾客,这家小众加油站也是格外的亲切,出来了两个大妈级别的加油工,问我加多少,由于当时还不知道这小小的邮箱只有三升,我也使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加满。

  虽然是第一次碰摩托车,但是我看见过我爸打开过,在座位下面,我也是十分不熟练的找到了钥匙孔,掀开座子,拧开油盖,整个过程似乎都很费力,注意到了两位大妈的表情我也是有点尴尬,好像不是我的车似的,我咳嗽了两声,拔起笔直的腰杆,要驳回点自信。

  悲催的是只加了十元钱的油,加油工说给我凑个整数,再加进去就不好找钱了,我点了点头,似乎不太动,但是看了看有的位置我也是明白了,再加进去似乎也加不了多少,即使加到油口位置,也只需要一点点,我拧上了油盖,掏出了父亲给的五十块钱,递给了加油工。

  我注视着这辆摩托车,虽然是很小,相比较我看到过的街车来说很小,但是他的流线型让我有点陶醉,增量的黑漆,明晃晃的镀锌骨架,这车在我眼中似乎是无比的强悍,还有他那惊人的动力,似乎要把我甩出去,但是我一点点的克制,决心要练好他,要向嘉铭王磊那样熟练。

  大妈很亲切的拿着钱递到了我手边,我微笑的点了点头,很习惯的说了一声“走了啊”,这是我去超市或者卖店时候用的词儿,但是他们的回应一点也不显陌生,就想我常来一样,也许加油站的老板也是这样嘱咐他们的,要给客人一点亲切感。

  启动摩托,这要比刚开始打火的时候轻松得多,按下启动,很短的时间就着了,挂上一档,轻轻地给油,走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