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家都在欢快并积极踊跃的练手,常嘉铭也是很高兴,而王磊也免不了心里窃喜,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如此欣赏把玩,放到谁身上都高兴,在教完岳金伟怎么操作之后,王磊慢步的走了过来。

  “赶紧让你爸给你买一个吧,多带劲啊!到时候咱们几个这哪儿的去溜溜,可比在这傻站着强。”嘉铭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在边上一个劲儿的应和,我一听这话,心里也是很激动:我家有一辆这样的呢,我爸以前骑过的,还没五百公里呢,就是放了很长时间,不知道还能不能打着。

  我也是打心底里想骑摩托车去玩儿,虽然说的很带劲,但是我心里明白,我爸给不给我骑还两说呢。

  漫步在乡间小路上,没走过的会很害怕,毕竟出了村没有了路灯,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即使有,我不怕他们才是王道。

  一边走一边想家里的摩托车,心里很大的期望,想着想着,突然迎来了另一个心思,那就是郭源,看外表也不想是敢动刀子的人,居然动了刀,难道这个人与沈俊真的有很大的仇吗?那句想办法让郭双鑫开心点儿,我也是有点迷茫,还有郭双鑫多变得心情,为了一次批评悲伤许久,转眼就有嘻嘻哈哈,不正常,一切都不正常。

  还有孙婷,五十万那,真敢骗吗,难道陈建平那小子是傻子吗,上没上不记得?如果却有此事,五十万也太多了吧,狮子大开口,想要一吞到底吗?

  思来想去就有想起了胡依玲,如果这次不出差错,我就认识了一个大款,以后自然就亲了,想到这,摇摆的双手,摸了摸裤兜,知道摸到那张硬实的名片,我才松了口气。

  就这样,边想事情边走路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了,走了很多年的路闭着眼都能走到家门口。

  到了家,我去了父母的屋,我妈在看电视,而我吧不在屋子里面,我就问我妈:妈,我爸呢?我妈没说别的,看电视看的很入迷,指了指北边,意思是在北屋。

  话说这个北屋,是我家的老房子,风风雨雨几十年显得很破就,我小时候住在里面,虽然不是什么黑窑洞似的,但是也很老旧了。

  走进了亮着灯的屋子里,我爸还是老样子,带着老花镜,开着台灯,画图纸,虽然现在图纸用画图软件或者是cad都能做出来,但是我爸不会用,他就说拿东西没他的铅笔好使,不准,我知道,这是他用了二十几年的手法了,他很相信自己的双手。

  走近父亲,我爸并没有沉浸在绘图的构想中,发觉我走进了:回来了?我嗯了一声,然后看了看我爸的图纸,说了一句:爸,你这手笔干脆去画画好了,我爸一听,看着我说:哼,你怎么不去。

  寒暄了几句,我跟我爸说了摩托车的事情,我爸不仅没反对,还说:加点小心,现在交警很严,钥匙在上面插着,我觉得你应该去加点油。

  我买想到我爸交代的这么清楚,我卡在门框上,说你放心吧。

  我自然欣喜若狂,我笨以为我爸会骂我或是拒绝,谁成想这么顺利。

  *更新k。最pL快上I酷Z6匠t《网c

  父亲放下铅笔,摘掉眼镜,跟着我走了出来,我打开了棚子里的灯,看了看这两闲置了很长时间的车,上面布满了灰尘,我在手边找到了抹布,这里那里的擦了起来。

  "这车还没磨合完,你骑车的时候要悠着点,毕竟还是新车。"父亲用非常温和的语气跟我交代了这些,还掏出了五十块钱让我去加油,我这下算是乐开了,就像一个中了大奖的彩民,有些迷惑,还有些窃喜。

  果然是新车,整车擦出来还很光滑,我放下抹布,拧开钥匙,按下电启动,但是却打不着,试了很多次,依旧是那样,我爸在边上看的都着急了:你起来,看我的吧,你不行。

  我爸抓过车把,打了两下,依旧没着,于是到了又说边,扶起车一踹就着了,排气管里喷出了少许的黑烟,但是这声音比嘉铭的车更好听,排气声音很醇厚。

  热了不到两分钟的车,我就打算骑上去,我爸则是一顿嘱咐,别起太快,别踩急刹车。

  摸着手把,心跳早就不平静了,咕咚咕咚的,很激动,我狠狠地踩上了一档,我爸立刻叫住我,说着样踩不对,要清一点。

  我妈听见声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询问了我爸一些事,一看我在车上,差不点把我拉下车,我爸则安慰到,别怕,我嘱咐过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