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里我就要说一下读者们了,没事别惹事,哪怕是一点歪心思也不要打,如果出了错,别以为你是个连环杀人高手,每次都做的无声无息,在我国的土地上,只要犯了法,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必须的,所以别老看见那些漫天乱扯的小说生出什么坏心思,因为自己能躲过,但是警方最终公会将你绳之以法,再说这些也是无用的。

  就这样,我推着这辆车走出了派出所,晚上6:30,正值夏天,太阳还很充足,我沿着大马路回了家。

  我的家在农村,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村里有100户人家,虽然很小,但是很平静。

  我的家就在一个胡同里面,这胡同没有人们说的那么狭窄,很宽阔,我骑到我家门口,我家是门房子,相比较市区的楼房,即宽敞,由不压头,我敲了一下门,我妈听见了就打开小门,我推车进去之后,把车放到院子里的棚子,回到屋内,和以前一样,我从阿里都是先做作业,但是今天由于饭熟了,我必须要先吃饭。

  父亲是个正式工,在大厂里上班的一个木匠,五十多岁的人每个月的工资抛去吃喝电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的家虽然在农村,但是并不是特别贫困的,在村里有比我们好的,也有比我们差的,我的定义基本上就是中上等,在同学立排个级别,我也是在中上。

  我妈则是一个家庭主妇,岁数比我爸大,虽然已经快六十的年纪了,但是馒头乌黑的头发显得很精神,乍一看也就是五十岁的人,我妈平时就是下地管管庄稼,出去跟村里的人唠唠嗑,做饭也是必需的。

  话说为什么生我这么晚?我上面有个姐姐,我姐比我大了9岁,这直接就产生了代沟,人家的姐姐都是弟弟的援手,而我这个姐姐似乎平时没怎么听过我说话,毕竟他在石家庄工作,回来一次真的不容易。

  老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虽然不是金婚银婚,但是平日里很少打架,我爸妈都是苦日子过来的人,他们吃穿很节省,我姐也是一样,而我,比他们更节省,尤其是在穿上面。父母活了大半辈子,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好日子来了,依旧如此平静,两口子没事的时候喜欢去其他地方转转,特别是我妈,而晚上父母会在一起看电视,有人说不吵架还是两口子吗?我直接否决,两口子不是打出来的,是相处下来的。

  家里的饭菜虽然说不上十分美味,但是我吃这口饭长大的,换做是饭馆,吃起来很没情调,饭菜简单,一盆米饭,两个菜,就是这些,没别的,我吃这些东西长大了,偶尔来次大场面我适应不了。

  我妈问了我怎么回事儿,我说我说张凯车胎扎了,他没有继续问,反倒是车到了别的上面,什么不要淘气,不要乱耍,不要打架....这些话以前听的都很腻,正直叛逆期的我自然也会顶撞。

  在这里给那些个还在年少、讨厌父母菏泽的孩子们一句话,父母的话永远是正确的,他们只是为了你好,表达方式不同而已,不要埋怨父母没有别人的爸妈好,你是他们身上掉下里的肉,他们最了解你,他们此时对你的反感或许日后、也或许很多年后,你都会怀念待母亲的唠叨,父亲的冷漠,可是那时候,你已经长大了,他们对你的态度转变,你会觉得好想回到以前,那时候我爸妈都还年轻,都还有力气骂我、打我,现在,呵呵。

  我爸其实很在乎我,只不过父亲不善表达,冷冷的表情,说了一句:听到了没有...

  我爸吃饭很狼虎(意思是很不拘小节),两碗米饭,没一会就密西下去,而我也一样,记得那时候我妈经常说我个子小,长到我把那个身高就可以了,我爸175,而我那个时候吗,比他矮了一头。所以我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多读书,少买零食,多吃饭,多睡觉。显然第一个我就保不住,我讨厌书籍,直到现在,我除了看报纸手机,电脑,我没动过任和书。

  正吃着饭呢,电话响了,我妈过去接,是张凯,我转身接过电话,他叫我出去,一起玩儿,我说我作业还没写,要晚一些,应了一声,放下电话,将碗里的饭吃干净,就去写作业。

  )C酷Y{匠#B网f}首)%发;

  这也是我妈对我说的一个规矩,不许剩碗底子,那样自己嘴会很浅,顾名思义,嘴很欠。所以每次我都不剩碗底子,这也是我遵循多年的规矩,哪怕盛饭的时候注意点,也不要剩下,就算是撑得特别难受,也不会剩,这就是家族规矩。

  家里条件即使很优越,但是我父母勤俭节约的性格是改不掉的,一粒米,一勺油都不会浪费,这是苦日子逼得,真的是逼得。

  话说英语作业,呵呵,对不起,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写!唯一的语文作业还是练习册,这就简单多了,练习册,选择题占23%,敲门就在一句口诀,CACBADB,DABDCCD,BADDB。只要遵循这个口诀,我相信,初中人教版教材的考卷几乎都是这个逻辑,如果运气够好能蒙对不下15道,如果运气差,也就一两道,不过这口诀可不是随口说说的,有科学依据,我以前做练习册基本上都是这么写,最高一次分数竟然被老师判了89分,丢分就丢在阅读题,严重的不理解,要是搁现在,漫卷的阅读题来者不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