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吹嘘道这段时候,一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开门下来了几个穿着蓝色衣服的民警,上去就把我们连还有车揣倒,我意识到,完了,杀人未遂还被捕,我还是个随从,完了,完了完了,这下肯定要蹲法院的。

  当时我俩人仰马翻的躺在地上,警察陆陆续续的感到,光我看到就有三辆车,我起身双手抱头的姿势蹲在了地上,郭源也是,我一想,完了,郭源,你把我给坑了。

  到了派出所,这是我没想到的,派出所的审讯室里面竟然是软包,难道这玩意儿也有隔音效果?

  酷匠=网?永$久免`J费w看‘小●●说

  你们看其他小说里面对待嫌疑犯啥样,对待轻罪的就另一个样,那纯属瞎编,除非有极大的人力关系,否则他们都会为你准备一个特制的铁椅子,让你做下,盖上一条木板,上上大锁,我想郭源哪儿也好不了,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派出所考虑到我还未满18周岁,就没有给我戴手铐,以免给犯罪嫌疑人留下心理阴影,这点做的是不错,在警察上的时候我胡乱猜想,甚至想到了一系列刑具。

  别小看这把铁椅子,盖上模板你想出来很艰难,如果身体小的人可以从座地下钻出去,但是我这个160的身高试了试,出不去。

  走进来两个人,手里拿着一把甩棍,一个夹子走到桌子前,面对我他有些吃惊。

  “你杀人了?”警察因为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没有,这件事情跟我最大的关系就是我捎了一截人,然后被你们逮了个正着。”

  我看也是,不过你那车子确实是好车,把我脚硌的现在还疼。这个审讯官维棉布专业了点,还会扯些没用的。

  我看着桌子上放着烟,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哥,给我来颗烟吧,我有点郁闷。我以为我这句话是徒劳,没成想,他将烟跟火机一块扔了过来:没事儿,别管这个摄像头,你们学校不会知道的。

  我拿出了一根,叼在嘴上,熟练地动作没有震撼到警察,反倒是一番嘲弄:你这动作太老套,我教你一首新的,很容易上手,你这样,把手按在烟盒两侧,用裤兜一层把它打开,然后从这个兜掏出打火机,双手交错,伙计转到中指,用拇指和食指夹出一根烟,闭上烟盒,姜堰放进嘴里双手交错点燃,完事。

  我听得一阵迷茫,这是在审犯人?这算不是在扯淡吗?我联系了一下动作,就在裤兜这个环节,我感觉到这块木板还在夹着我,问了一问:哥,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走?那边也没仔细说,一直说:快了,快了。

  我们正常放学是五点,因为这点事儿现在已经六点了,我有些着急,果然是察言观色,姜茶一见我面目有些焦急,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就说跟朋友在修车。我一听这话:我车坏了啊?玩那我还怎么回家?警察则是不理不睬的抽着烟,吐了个烟圈:别担心,要是别的自行车早就变形了,你那玩意吧水泥地面刻了个窟窿。

  我拨通的家里的电话,我妈接的,问我在哪里。话说母亲就是这样,他们除了关心,真的没有其他生气的意思,唯一生气的就是儿女做什么不跟母亲打招呼。

  电话挂了,我也平静了许多,过了十多分钟,进来了两个人,屋子里的四个人聚到一起,一个人看着我说:放了他吧,这孩子没事儿,就是捎了他一段。

  我听见能走了,心里窃喜,可是我下意识的问了一下郭源的状况和处理结果,很遗憾,这还要移交刑侦支队和法院,毕竟是捅了人,造成了故意伤害,我也就知道这些了。

  话说警方对未成年人的警告处分兼职很容易让人接受,就四个字:下次注意。当然,也不排除我错误的原因,毕竟只是个捎人的,没有庇护的意识,而且果园也证明我没有参与打架,这件事情只要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与我无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