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眼看了一眼落款,这个人叫沈俊,好名字啊,就是人长得不咋地,还不如我的。

  至于这封信,我把它夹在了地理书里面,后来无数次的折腾,让这张跌的四四方方的纸变得奇形怪状,如今当我再次打开重温那段信息量偏大的段落时,这张被我掖在衣柜后面的信件,已经是一个不规则的几何形状,如果稍有不慎,信纸就会扯,至于为什么藏在这里,还不是因为郭双新么。(这里是个彩蛋,你们有福了。)

  忽然外面走进来一个高年级学生,至于是怎么辨认的,个头,没别的。

  熊新在吗?这个人长得根本不像是一个混子,带着一只眼镜,平头,靠,什么来头。

  “我就是,干嘛?”我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但是我的口气依旧很客气。

  “你就是啊?快点跟我来,付超有事找你。”

  这个人口气也很温和,我心里想着他家肯定不是跟付超混的,他只是个传话的。

  来到厕所旁边的锅炉房里,里面一直大大的锅炉矗立在我面前,而坐着的,有朱伟、付超、还有上次跟着付超的几个人,还有让我送信的那三个人里面的两个,还有一个我看见过,却不认识。

  “付超什么事儿?还有一会儿就上课了。”我问道,至于为什么没叫超哥,付超跟我说过,他不喜欢超哥这个名号,况且我也习惯叫人大名,因为这个我才和其他人不一样。

  “这俩小子你见过?”付超让有兴致地看着我,我说见过。而付超继续问我,他们让你送信来着?我继续点头恩,我正在想付超和这哥俩有什么联系。

  S酷、匠+网正版;首I◎发0k

  旁边早就坐不住的一哥们儿上去就是一班长,打在了那个叫沈俊的脸上,旁边他的兄弟也是很害怕。

  付超对我说:你放心,今儿叫你来肯定不打你,何况我在。只是问一件事情。然而我也是很迷茫,究竟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刚才扇巴掌这哥们上去拽住我的领子:你叫熊新?我回答了一声是的,他转脸问了沈俊,这小子给你送信的?沈俊嗯了一声之后,这哥们举起拳头就要砸我。

  “嘿!你要干啥!住手!这是我兄弟!我看你敢动?!”付超一席话,瞬间制止了这个残暴的人,他长出了一口气,把我耸倒在地上,嘴里喊了一句草之后捂住脑门就沉默了。

  “别怕,他就这样一个人,对谁下手都这样,别担心有我跟朱伟呢。”朱伟在边上看着我点了点头,这个举动让我有了底气。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还好可以拍掉,扇了扇弥漫在空气中的灰尘,我就坐到了付超旁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谁?我这一席话似乎有些勉强,不好意思问,甚至不敢问这个人,于是问了付超。

  “郭源,说说吧,熊新还不了解。”付超冲着背对着我们的郭源说。

  “付超你给我个发泄的机会好不好?我该怎么办,这俩杂粹根本就不耐打,打打就哭,他奶的。”郭源显得很气愤,有气撒不出,还差点要打我,此时我很有好的说:好了,为何要打人那?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你总得说是怎么回事儿吧?

  郭源回过头,跟我客气地说了声不好意思,我有点冲动,我冲动了,不好意思之类的话,这些我都铭记在心。郭源指了指沈俊接着说:这小子还想占我妹妹便宜,大晚上把我妹叫出去想要非礼她,我能忍?

  “好啦好啦,人家信里都道歉了,你还要人家怎么样?打死他?”说完这话我后悔了,但是却激起了郭源的兽性,转脸掐住沈俊的脖子:我他妈真想掐死你,你个王八蛋!朱伟半天没说话,坐在原地跟我说:哟,他还写信了啊,写的怎么样啊?我只能回答:太复杂,没看懂。

  上课铃响了起来,所有躲在厕所的同学,一起奔向教室,而我跟付超打了个招呼,转身要走,郭源一句话把我拦下了:嘿,熊新,我知道,你跟我妹妹一座,让她开心点,懂吗?我一时语塞,想了想回应道:放心吧,让人开心是我的强项。

  再次走在校园内的便道上,此时阳光已经下落的许多,而在我脑子里反复辗转着一个想法,逗她笑,怎么逗?他是什么性格?我回想了一下他的举动,昨晚差点被强暴,第二天没写作业上学的时候那种高傲,然后下午对我的微笑,再来就是被老师批评后的沮丧,这心态变化的这么快,还有他竟然不把昨晚的事情当回事,我突然感觉这个女孩子可能不干净,但是又不能说,他的变化,让我感觉到了惧怕。

  我稍稍的要比其他学生晚一点,毕竟一直在走,没有跑过,然而这节课出乎我的预料,竟然是体育,为什么出乎预料,因为我根本不看课程表,根本不知道下节课要面对的是谁,这就是我初二生生活,一直的混沌,只有玩儿的时候我才表现出我那种细心的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