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要追郭双新?我靠!”我心里几乎受到了重创,郭双新居然还有人追?哎呀我去,这彻底的颠覆了我的想象,不过话说回来,他对我这样,对别人可就不是那样高傲,也许他想要麻痹我,因为我当着老师的面说了那些话,未必会让他舒服,看来这一切都是装出来的,还只是针对我的。

  “好吧,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意,我必将替你送到!不过你得答应我...”我刚要说条件张嘴就把我的话打断了,什么?还要给你点东西吗?

  他一这么说,我笑了笑:“呵呵,不是啊,我觉得你俩要是成了得请我吃的饭,我帮你了么,这么大的事儿,我得努里给你们撮合撮合。”

  我如此大胆的试探了一下他们的底线,不过他们的回应却让我大吃一惊:“好吧,你如果能帮我说成,别说吃饭,我网吧给你开一个月的会员怎么样?”

  我说不必了,我不喜欢上网,而且家里有电脑,你们能这样说我很高兴,你们放心,这新我一定送到!

  说完了也就结束了这次对话,他并没有礼貌的说谢谢,也没有说其他的什么,我挥挥手离开了,不过转眼一想,送封信就有好处我还是很满足的,何况还是给郭双新送信,我就等着看热闹吧。不过回头想想,郭双新他哥也是混的,好像是叫郭源,我想了想,这事儿的确不能让他知道。

  不知不觉已经上了二楼,走在走廊里显得很清静,除了老师讲了的声音,没有其他的动静。

  当我走到教室门口,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学生都在看着我,还有几个站着的,我知道这肯定是没写作业的,我喊了一声报告,语文老师闻声扭过头来,看着我,进!

  这个字显得有些厉声厉气的,我知道语文老师很生气,因为班里面竟然有十多个人站着,而我则不在他们的队列地,因为我写了。

  说到这个语文老师,叫个什么名字?好像是付伟红,身材很丰满,正因为这个原因我没见过他踩过高跟鞋,一直是平底,要么是厚跟,总之脚下支撑力小的鞋子他肯定不穿。而他的脾气,呵呵,对我还是很好的,谁知道他们呢。

  酷!匠》网&`唯G#一Oe正版9o,C其他9"都Ve是盗版pd

  让我不解的是,郭双新居然在这群人的队伍里,这让我吃了一惊,我的几个哥们儿,齐天龙都没站起,而这个对我很高傲的人却站在了我的面前,耷拉着脑袋,霜打的茄子一般。他学习这么好,居然还不写作业?可耻!太可耻了!哈哈哈哈!我心里一阵狂喜。

  “我觉得我的作业量并不算多,反倒很少,加在一起连一张作文纸都不够,但是总有这么多人不写,我就纳闷了!你们是不给我面子嘛?不给也行,这次作业不用补了,我知道你们懒得写,今天晚上我布置的作业,你们全体乘以三!你们不是不给面子嘛,我也不给你们留脸!”语文老师愤怒的说了一大段。

  此时我还站在门口,刚关上门就被老师一阵即兴发挥给震住了,好家伙,还好我写作业,不然也得乘以三啊。。。

  “好了!都坐下上课!”语文老师这句话又给我吓一跳。

  我看着郭双新,他刚要试图坐下,也许想到了座位外的我还没进去,就迅速的起身让开了。我疑惑地看着他,好像中毒了一般,腿有点不停使唤,头和眼睛也不住的看向她的脸。

  我还在想着把信给他,但是想了想,再等等吧。我拿出语文书,假装听课,心却不在课上。

  正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一个纸团费劲了我的视线,不偏不差的路哟在了我的书桌上,由于我立着书,所以一个弹射就摊在我的脸上。我一看这玩意,很随意的看了看后面,张凯使个眼神,意思是他丢过来的。好家伙,语文老师正在气头上,你就敢放肆的丢纸团,张凯我赞一个,想玩竖起一个大拇哥。

  打开纸团,原来是常嘉铭晚上要骑摩托出去玩儿,叫我一起去,我回过头,冲他一个OK的手势。

  我把这张纸又揉成了团,顺手扔进了桌斗。

  不过真的,我还有个正事,那就是信,看到郭双新平静了许久,拍了拍他的胳膊,她转过脸,脸上已经没有了高傲,剩下的只有悲哀,面对这种表情,我不太习惯,与其看到他这样难受,我也是替他悲哀。不过只是一次作业没写,就如此难受,呵呵,至于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