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一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说她对象叫陈建平,是个商海里刚翻爬出来的小将,这个女孩儿跟陈建平交往了两年的时间了,最近因为要操持结婚,发生了一些口角,双方矜持了一个多月没联系,陈建平就按耐不住找到了他的旧相好孙婷,并且当晚陈建平醉酒之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几天后孙婷找到陈建平说那天晚上和他发生了关系,要五十万被赔偿金,陈建平当时就傻了,这女子得知此事后,找到了孙婷就要开战,可是人家嘴皮子太厉害,斗不过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喷了我一脸吐沫星子,中间还夹杂着Fcuk、Siht、靠、尼玛等等各类不太入耳的语言。

  “那你呢,你叫什么?”

  她叫胡依玲,是尚品电器的老板的女儿,卧槽,尚品电器,专门做家电销售的公司,虽然不是自产自销,但是凭借着商场的规模和多年来的销售量,H省没有不知道的,就连我妈都知道。

  胡依玲说自己喜欢陈建平就是喜欢他那股子冲劲儿,想做一件事儿就不会放手,陈建平是个卖服装的,从地摊开始,发展到如今的大规模店面和分店也实属不易,他和之前的男友不一样,之前的男友好吃懒做,整天打牌,胡依玲就和他分了手。

  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胡依玲眼睛湿润了,再也没有了那些暴躁,我突然对他另眼相看,则是一种说不出的怜悯,这女孩也许曾经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是我知道,他还有没说出来的,他还在憋着。

  这时,高硕闯了进来,转眼一看我在这里,走了过来:呦呵,你敢把女朋友带到学校来?这个时候最怕出现这种错觉,还是他人的,我连忙解释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看起来也没心情搭理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啊哈哈哈,说你什么好,注意点儿,老师看见不好。

  高硕走了,我连忙冲着胡依玲解释,但是他都是一笑而过,显然有心事,不过在我看来,心事就是那五十万。

  我对他说:你放心吧,我会说服他的!

  他用了一种质疑的眼光看着我,意思是不相信,不过没关系他爱信不信,他越是不信,我就越能脱离干系。随后走的时候说道,好吧,信你了。随手给我一张名片,说办好了给他打电话通知一下,我说行,然后他就走了。

  这可是我最想不通的,孙婷这臭老娘们儿还挺能作,还要坑人五十万?不过没没有想到这,也没有想说给胡依玲帮忙,只是觉得一只把柄攥到了手,孙婷再敢放肆,我就有办法了。

  我回到教室,看了一眼坐在教室里的学生,差不多都满员了,他们都齐刷刷的看向我,然后就低下头握着笔写作业。我走到郭双新桌子前,双手往桌子上一放,支撑着我这瘦小的身体,虽然我很瘦小,但是块头总是要比郭双新大,她将目光移到移到我的脸上:熊新,现在是自习时间,如果你不想再被班主任骂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带着比什么都强。

  我甩了个眼神,示意奥特了起身让座让我进去,可是他不仅没动,还说了句神经病。嘿,我这小暴脾气,没关系,我也懒得搭理她,高傲,你接着高傲,我不怕你!你牛逼你能怎样,打我啊?

  酷y匠%网t`唯3一…q正O☆版sx,*其g(他a都"T是}盗Vs版

  我走到门前,冲了一小步,手支柱自己的书桌,一个纵身,我跨进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动作连贯的全班人都在看我,但也不全是羡慕的眼神,也有不懈的看法。没关系,我总算是进来了,站着看了看郭双新,从这个角度,我就鄙视他,因为这是真正的鄙视。

  我也装出了那种高傲,靠在椅子背上,摸摸桌斗,拽出了一本地理书,打开来看了下去,但是我并不是看书,而是一种掩饰,我在思考刚才孙婷与胡依玲的对话,还有胡依玲对我说的那些话,感觉这事情确实很给力,但是孙婷太不地道,居然还坑人,想了想我以前被她体罚的时候,再结合了胡依玲对我说的话,我就想,孙婷你到底有没有脸。

  不知怎么回事,偶然想起了胡依玲说的那些fcuk、siht...我就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离谱,一笑就止不住了,我这一笑可不要进,把郭双新可是给惹恼了:你怎么回事?自习课好能不能好好的呆着了?你要犯病吗?

  我没有管它,趴在桌子上越想越好笑,笑起来就根本停不住,后面的郭靓用笔戳了戳我,打算让我终止,可是我哪有空理他,转过身笑哈哈的看看这个女生我就继续趴在了桌子上。

  下课铃一响,班长就开始收作业,走到我面前,周杰拿着嘲笑的眼光看我,和蔼的说:没写吧?我还在纳闷:我去你怎么知道?我真没写!我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不写,我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我以后就不写作业了,免得看到你这悲催的表情。我故意将嘲笑班长,就是要让他去告诉老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