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想不通,我比张凯还惨,惨的致命,他至少没有遇到这么高傲的同桌。

  以前一个班的我都没注意,仔细看看他,他身段还不错,长短适中的头发齐刷刷的达到脸颊,侧脸瞅过去,面向平滑,鼻梁高挺,大大的眼睛,配上粉红色的近视镜,让我看了有种冲动,但是,有些让人失望,我就是其心眼里的厌恶她,他很高傲,高傲的我够不到他,甚至落差与天地之距离。

  打理的他的身段了面庞,想想我们之间的小恩怨,想无视他,但是我做不到。

  这一整天我的状态就不是太好,不,十分的不好!所以我一整天都在睡觉,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被梁旭叫醒:走啦!米西去了!

  中午饭我几乎没什么心情,被老师和郭双新这么一说,我上了很大的火,无精打采的,霜打的茄子一般。

  午饭我们从不在食堂,都是去外面买些吃的,自从张一鸣来了之后,他主动请我们吃饭,从来都是我、嘉铭、张凯、一鸣、梁旭我们几个。

  坐到了小吃部的座子上,我就怕下来,感觉浑身没力气,张凯摸摸我的脑门:没烧啊?怎么这样啊?一鸣坐在那提起一瓶雪碧喝了一口:嗨,谁承想这样啊?要是我我也受不了,谁想跟郭双新分到一座去,那可真是有福分。我听到这话抬起头就是一句骂:草泥马的要不咋俩换换?你去跟那个婊子养的一起啊!

  _*酷jA匠+网=P正g版9;首发QZ

  显然我一说话都知道怎么回事,也知道了为什么上这么大火,倒霉催的,跟着种人结缘,我疑问道:他是大款吗?还是官二代?这么吊?

  “人家是什么我们几个怎么知道,你还跟人同桌呢,你自己怎么不去问?”张凯质问道,其实相处了这么多年,他的意思我最懂,他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想表达的并不是真要去问他是不是官富二代,而是让我跟他沟通一下。张凯这个人,在感情方面处理得很到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知道一句不该说的话要怎么表达出来,因为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原来我总以为他是臭拽,可是以后我才懂得,他其实更具智慧。

  当时我的脑袋里并没有想着跟郭双新去问这件事,切了一声,狠狠地会为了这句话,一杯啤酒饮下我本以为我会立刻想明白,可是这却花了很多年的时间。

  我们一行人回到了教学楼,上二楼的时候听到办公室内发出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我们五个人都被吓到了,虽然听起来很普通的玻璃声,可是后续的对话却让我不寒而栗。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勾引我对象,还请他去吃饭!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有专业人士跟踪的好不好?”一个很陌生的声音,听上去很稚嫩,不像是这里的老师,但也不是学生。

  “别没事跟我扯淡!我们只是随便聊一聊,再说了我们只是吃饭,没做不该做的好不好?”这声音很熟,熟的令我厌恶。

  “不该做的?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做?给你钱该做?没想到你还这么贪!我小看你了!”

  我本不想听,只是路过办公室前后门那十米远的距离,我听到了这几句简单粗暴的对话,可是因为接下来这句话,我却停止了步伐。

  “区区50万也是钱?你爱钱爱疯了吧!”

  好么,五十万,还区区,我当时第一反应并不是仔细听,而是想这五十万只是个区区,他到底是谁?如果是学校的老师,平白无故导钱干嘛,为发烧而生?

  我后退了几部,转头隔着小窗户望向办公室内,一个挎着包包浑身时髦着装的女子,后背上的网质布料一眼就能看到他文胸的挂钩,而他面对着的就是那个让我厌恶的人,孙婷。

  此时两人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背对着我的女子是怎样的表情,但是映入我眼帘的则是孙婷那傲慢无比、带有羞辱性的表情,我去,这女的果然厉害,眼神都这么牛掰,何况他的为人,按理说他教英语的应该用english骂人啊,这家伙用中文把这个女子羞的没话可说。

  我正看得入迷,张一鸣过来一把把我拉走:什么事儿你到都管,先管管自己好不好。我一回头,脖子咯噔一下,像是抽筋了一样,哎呀一声,而让我不知道的事,我的一个“哎呀”把这被羞得没换可说的女子给弄醒了。

  “你给我等着!”

  好大的一声,这个音倍可跟我刚才那个哎呀有的一拼,随后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渐渐接近门口。我转头看向这个女子的背影,咣的一声门就被狠狠地甩上了,我脑门一热,疾步的追了上去。

  “终于让我抓到你的把柄了!”我心高兴地差点笑出来,虽然这事情很严肃,严肃的我还不知道详情,不过我很想知道,因为我此时要有一张王牌握在手上,我就腾飞了!

  我一直跟着他,跟到了教学楼门口,当时留了个心眼,在这里叫住他,不容易被楼上的老师看见。

  “你干嘛?”

  “问你个事儿,孙婷那里得罪你了,这么不爽?”

  “他就是个贱人!他抢我对象,还威胁我对象说不给这50万就上法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