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常嘉铭来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初二的年纪老大高硕,这个人外表看起来虽然很随和,但是真要动了手,谁也弄不过他,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支撑着他这么下去。

  看了看嘉铭正沉醉于性情之中,高硕走了过来,用亲切并带有嘲讽的口气喊了一声熊哥,我也是很习惯了,因为这声熊哥的意思就是对我的昵称,没有任何服气的意思,而对我来说,这似乎也是一种挑逗。

  熊哥你真应该改善一下你的形象了,你看你这一身穿的什么玩意,背心都破洞了还穿在身上,要是我早TM扔了,不愧是熊哥啊,朴素气质包裹在其中,难怪这么多年没人要打你,原来看你穿的可怜,以为是要饭的呢。

  我当时心里就想着要给他一拳,可是他人高马大,我才一米六多点儿,不仅在个头上上输了,看看他身后那些个人,我也是有点害怕,彻底的服了。

  我说高硕,我并不是没有什么好衣服你懂吗?我只是不想把这件我喜欢的背心随意丢掉,因为他毕竟是一件衣服,只不过破了个小洞,并不代表不能穿,还有,我不是你,也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大款,没钱花在这上面,我跟你比不了,你家里开了场子,钱随便你怎么花都没事儿,甚至你那条阿迪达斯的背心扯破了也不心疼,我了解你,你不就是瞧不起我吗?没关系,我也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只想说父母的钱来之不易,别轻易挥霍。

  说完这句话,我注视到旁边同学的眼观都在看着我,有种很钦佩的感觉,甚至也有些不可思议我这个怂人能和年级老大这样说话;而高硕就不一样了,他瞬间变了脸,急躁的说:熊新,我草泥马的你是不是活腻了?

  一听这话,又有点为刚才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甚至要马上笑呵呵的投降,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站着一位穿着并不是很高调的男孩儿。

  高硕,你更谁都敢欺负?站在她身后的人不是被人,23中老大付超,传说中23中老大的地位还有一个朱伟,也有他,就站在付超旁边。

  两个穿着都不怎么时髦的中学老大,看了看我,看了看高说的背影,高硕则显得有些胆颤,他似乎已经知道是谁在跟他说话了。

  高硕一回眸,就叫了一声超哥,看到朱伟也站在旁边但是没有理他的意思,就只叫了一声超哥。

  p酷☆匠)(网UO永I久免#◎费:看*E小&说@

  说起付超,也是我们小学的人,我跟特有过接触,随按每次说话都有些嘲讽,但是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给我一颗烟,让我陪他聊天,说说心事,有跟我聊聊朱伟,虽然诸位没跟我打过交道,但是到了初中以来,就是他在罩我,帮我评事。

  看着付超,高硕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付超的衣服虽然没有破洞,但是也并不是什么名牌,一身衣服鞋子什么的加到一起才300块,我知道他为什么替我说话,高硕这么说他,他也有些听不过去,或许也是我俩私下的接触。

  高硕,我告诉你,虽然哥没你有钱,但是只要我在学校一天,你就别显摆你那两毛钱,论资本,你我我高不了多少,论人品,我比你强百倍!什么样的人你都敢欺负?熊新他是我们小学的人,我理应照着他!我告诉你高硕,你胆敢动他,我就让你啃着地皮爬回家!

  朱伟走了过来,劝了劝付超:我说你就别老是磕馋他了,他毕竟也是咱们东片儿的,都要照应不是?你想开点,这个叫熊....熊什么?你教熊新是吧,虽然我不认识你,也没跟你接触过,但是你跟跟高硕说这样的话,我佩服你!我在初二的时候没敢这样说过付超,你挺硬!

  虽然字面上看起来让人心里很舒服,可是朱伟说话的时候可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似乎也有些嘲讽,嘲讽的就是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

  付超走了过来,从兜里面掏出了十块钱的紫云,拿出了一根给我,我拒绝了,因为学校门口抽烟让老师看到是不好的,但是付超还是硬塞给了我:别怕,抽烟这种事将来都会知道的,拿着吧。

  他搂着我的肩膀,原来挑逗女生的常嘉铭也严肃了起来,用加油的眼光示意我要硬起来!

  付超搂着我,冲着高硕指着鼻子尖指责了他:我告诉你!以后别想找他麻烦,不仅是他,这几个都是我们后小的,你要是敢动!我TM的弄死你!

  高硕哪敢不从,连忙说了几个是,看得出他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付超使了个眼神,示意高说他们一伙人走开,然后扶着我的肩膀说:也不是我说你,你真TM的怂,这事儿也能忍?上去给他一拳,我看他敢动你吗?

  我是想给他一拳可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付超来了,有些胆怯,不是有些,是很胆怯。

  付超接着说,你知道吗?你现在已经不是怂了,你现在已经傻了?他那么说你你居然还敢以牙还牙?怎么不揍他?这种人有这一次就有下一次,傻孩子,唉....行了,我要去上网了,你保重!

  在同学的眼里,付超是很霸道的,霸道的让朱伟做手下,可是今天这一举动,颠覆了这个流传了很久的形象,在他们心里,要是能有付超这样的一个大哥,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然而我跟付超的交情也就是互相给烟,互相说话说故事了....

  领悟了付超说的话,我似乎有点醒悟,如果以前跟我找事儿,我要是上去还手会不会不是现在这样?假如我真的从今天改变了,我还会的来吗?

  我陷入了无尽的思索中....

  张凯看了看同学,说道:大家都不要看他了,你们以前没看见过吗?真以为他没人?他只不过不想找事儿罢了....同学们的眼神突然变了,看我的表情都是佩服,还有害怕,有些跟我挑逗过的也怕了,他们似乎也在想如果当初要打我的时候我叫了人,他们还会这么狂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Lecix说:

这网站有限制,每张做多2000字,靠....看起来我得把之前写好的重新分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