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致命心声 - 最开始
  =;酷◎S匠网^永久*免费/h看{小#说u

  2010年,位于H省T市的一个中学外,沾满了大大小小的学生,所谓的大大小小一方面是年龄的差距、另一方面是个头的差距,个子小的总是想找一个个头大的来罩着自己,而那些个大个头的学生也是充满的优越感,个子小的哪怕牺牲自己今天的午饭钱也要来讨好个子大的学长,对于这所面积并不大的学校而言,已经是流传了四五年的传统。

  由于正值学生上学的高峰期,无论是送学生的车辆,还是学生自行车,都能把这条不太宽敞的街道堵得严严实实,因为学校有规定,没到6:30是不能开门的,而且7:00到校就算是迟到了,所以很多学生不想违纪,也不想起义,就这么坚持了近3年的时间。

  这所学校就是23中学,地处偏僻的郊区,交通并不能说不便利,但是毕竟是郊区,哪来的什么柏油马路,更别说宽阔的街道了。

  远远地,我已经卯足了劲儿准备在学校门口骑着自行车来个冲刺,差不多三百米的距离,够我装的了,但是街道拥挤成这样,别无他法,我身边的两位兄弟倒是很无奈的蹬着自行车,张凯失落的说了一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学校,这是停车场啊。

  张凯,天生的倔劲儿并没有让他顶风上,而是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虽然没具体说什么有意义的,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并不像在这拥挤的街道中飞驰。

  梁旭一路上半天都没有说话,愣是在这个时候憋出了一句卧槽。

  梁旭是个很闷的男生,相比较我和张凯那健谈的性格,梁旭很不像是跟我们一起的,一路上就像是个陌生人一样,除了必要的时候笑一笑,连个屁都没放过,可见这男孩儿该有多闷。

  看了看这两个好兄弟表情,我并没有发自内心的笑笑,而是吐槽了梁旭,但是也不知怎么的,每当我把矛头指向梁旭的时候,他都会笑起来,这一笑,我跟张凯自然也就笑了。

  鄙人不才,说了这么半天愣是没提自己叫什么,我叫熊新,在他们眼里我是那种乐天派的性格,遇到什么事只会傻笑,但是微笑是能解决问题的,曾经在初一的时候,好几次要被高年级的打,我都是陪同他们笑了笑,就平静的服了软,因此我在学校的名声就是个傻孩子,更直接点就是个大怂包,班里面经常有打架的,叫过梁旭和张凯,甚至比我更怂的他们都叫过,可唯独我没有一次违法记录,没有处分,是个没有违纪档案的人。

  正是因为这样,别人都很好跟我开玩笑,不是因为我识闹,而是我实在太老实,都是一笑而过,这一笑就是一年多。

  而梁旭和张凯虽说没有什么处分,但是在关键时刻都能开口、动手,我就不行。

  小学6年以来我们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甚至拜过把子,虽然拜完把子之后还是互相称呼其名,但是心里都知道,梁旭老大,张凯老二,我老三的规矩。

  因为今天的突发事件,学校迟迟不开门,并不是什么恐怖袭击或者是民警调查,而是因为感应锁坏了,电动伸缩门打不开,我看了看表,已经7:10,正常规矩下这都是迟到的节奏,可是一看外面这么多学生进不去,我就放心了。

  我们穿过堵在道中间的学生和车辆,来到了学校门口,这该死的伸缩门真是不给力,按钮不行,电动不给力,甚至连大锤、撬棍都弄不开,正在我们站在门口看好戏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群人痛快的叫声。

  “哇!太爽啦,今天是不是不用上学了?那我回家了”说话的这位是常嘉铭,用七个字形容他家就是:外表机灵贼拉鬼。

  “你少得意,没看见看门大爷正在撬吗?”张凯看着他蔑视道。

  “呦呵,你们来得这么早,赶上直播了可,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们也刚来,要问怎么回事你恐怕要问问他们。我指着眼前这些正在看好戏的学生们,他们似乎看出来我再说他们,有些迷茫的不知所措,愣在原地没做出什么表示。

  哎,妹子,跟我唠唠这是怎么回事儿?常嘉铭凑到一个女孩子的面前,诚恳的眼神不仅秒杀了这位女孩儿,连同身边的学生还有我们仨也都震撼了。

  常嘉铭也是我们小学的,和梁旭是隔壁邻居,虽然住的很近,但是并不是很要好,除了没意思了两个人凑到一起去打游戏玩纸牌之外,没有别的瓜葛。而常嘉铭则是个很开放的人,跟谁都是自来熟,这也为他奠定了基础,跟我们仨不同的是,他不仅自来熟,还很好戏逗闹、挑衅,但是却从未传出有人要打他的消息,因为这个人,呵呵,就是滚刀肉。但是我俩的关系并说不上不能玩儿到一块去,我俩也不是什么普通同学,而是一种远房亲戚的关系,在辈分的约束之下来说,他是我的表侄子,我一去他们家就管他爸叫表哥,这也给假名带来了不少压力,可是时间长了,也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Lecix 说:

刚刚发现低于2000字就不能发,呵呵,我也使大意了,现在可以了。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