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欣的动作非常熟练,好像她家就有一个悬崖让她天天攀岩似的。谢辉则靠着自己惊人的用剑技巧,借助格斗剑作为支点,不断的山谷顶逼近。而陈永宁就悲催了,空间口袋落下面了不说,自己还有一点点恐高症。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用生命去战斗了。

  三个人一前一后的,哦不,是一上一下的不断接近最高点。雨欣根本没有管后面两位的死活,自顾自的向上爬着,而谢辉还算有点良心。还不时的帮助陈永宁一下,让陈永宁感动得声泪俱下。

  眼看就要到山顶了,不过意外总是会给人惊喜或者惊吓。

  “嗯!”最高处的雨欣轻哼了一声,发现自己左脚下的石头出现一丝松动,这对于攀岩者可以说是致命的危险。雨欣本来想只借助右脚的石头继续攀登,结果右边脚下的石头根本承受不住更多的重量,就像一根稻草压死驴一样,“轰!”的一下倒塌了。

  “啊!”雨欣由于失去支点也跟着下滑,不过好在斜坡终究是斜坡只有60多度,所以雨欣直接向下滑去。不过山坡还是非常高,照这样滑下去不死也得死啊。下面的谢辉听见雨欣的尖叫,随后一个灵活的侧翻躲开了雨欣,虽然伸手想接住雨欣,但还是慢了一步。

  雨欣眼角已经有了泪花,并不是她怕死,而是她看见陈永宁不但没有躲开而且俯下身子准备接住雨欣,有点攀岩知识的都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很可能由于惯性让两个人都落下山谷,就是侥幸没有落下山谷那么下面那个人肯定不好受,轻则骨折,重则休克。

  不知道陈永宁是真傻还是装傻,竟然愣是没有动。而此时只有陈永宁清楚,要是自己再失手,那雨欣的性命可真就危在旦夕了。

  雨欣还来不及喊一声‘让开’就落在了陈永宁的身上,这时候陈永宁才知道这股强大的力量足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他却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他的手臂传来“咔嚓”的声音,很显然是骨折了,但他依旧忍着骨头断裂的剧痛死死的抓住岩石,好在岩石比较给力,没有松动的迹象,不然两个人都可能性命不保。陈永宁突然感觉一阵的头晕,可能因为供血不足,不过他骨折的双手依旧死死的抓住岩石,身体则紧紧夹住雨欣以免她继续滑落,这时候雨欣由于过度惊吓以及强大力量的冲击已经陷入了昏迷。

  而后谢辉赶来,用格斗剑插入岩石中做暂时的支点,然后拉住雨欣。正准备拉陈永宁时,却发现陈永宁身子一斜如落叶般坠下悬崖。

  “陈永宁!”谢辉无力的喊道,而回答他的却只有回声。眼睁睁的看着陈永宁落下悬崖自己却无能为力,谢辉的眼角也闪烁起了泪花。

  ◇"酷匠W网9.唯S'一正eG版4,其M他Y都#是¤盗☆(版;

  不过谢辉也不敢在悬崖上过多的停留,下去是不可能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还要背着雨欣。所以只好先到山顶再作打算。

  由于离山顶已经不远了,所以很快就到了山顶,中途也没有再出什么意外。

  谢辉知道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陈永宁算是凶多吉少,而且现在不是寻找的时机,于是索性坐在一旁查看起了雨欣的伤势,发现仅仅是手臂有点擦伤,至于昏迷是因为受到了一点惊吓。应该很快就会醒来。

  谢辉在一旁考虑要不要把陈永宁的事告诉雨欣,毕竟陈永宁是因为雨欣才……经过内心的反复挣扎,谢辉还是决定瞒着雨欣。等时机成熟了再告诉他。

  “嗯。”雨欣轻吟了一声,已经快醒了。

  “你醒了,睡得可真舒服啊。”谢辉故作镇定的说道。

  “这……这是?对了!陈永宁呢?”雨欣依稀记得刚才是陈永宁接住了自己,可周围却没有他的身影。

  “你没发烧吧。陈永宁不是和阿虎在飞船上吗?”说着谢辉还假装伸手准备摸雨欣的额头。

  “哦?是……是吗?”雨欣对于刚才的是确实记得不清了,头也很痛。但还是隐约记得陈永宁接住了自己,怎么会没有上来,难道是梦吗?

  “那么,我是怎么昏倒的?”

  “你……你不是那啥,那……”谢辉刚才想了无数个问题的答案唯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不用骗我了,陈永宁是不是……”雨欣的眼角已经开始闪起泪花。

  谢辉见瞒不住了,只好坦言,将刚才的事如是告诉了雨欣。雨欣听后眼泪更是如流水般落下,突然跑向了悬崖边。谢辉怕雨欣想不开,立刻追上去拦住雨欣。

  “陈永宁你个笨蛋,为什么要接住我!你知不知道你占我便宜了,你必须给我负责!大坏蛋!欺负我……呜呜呜……”雨欣跑到悬崖边无助的喊道,可是回答她的还是只有回声。

  “好了!他又没死,你哭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他……他还活……活着?”雨欣停住了抽噎,惊讶的看着谢辉。

  “至少你不能证明他死了。振作起来!先想办法找到他再说。”

  “嗯,呜……我们马上去找他,他一定还活着。”雨欣擦干了眼泪,拉着谢辉准备下山。

  “等等!你先冷静一下,你的空间口袋里有没有能联系阿虎的东西,让他先找找看。”

  “对……有,有。”说着雨欣开始翻找自己的空间口袋。“好……好像刚才掉下去了……”

  “那算了,我们下去吧。不过我们得绕下去,不然从这里下去太危险了。”谢辉沿着这条峡谷开始寻找下去的路。

  “可是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还是冒险从这里下去吧。”雨欣已经失去往日的冷静,她现在只想见到陈永宁。

  “不行!必须听我的,走!”谢辉看雨欣现在的状态从悬崖下去肯定有危险,所以坚决反对。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走!”谢辉拿出了强硬的态度,不给雨欣一点机会,虽然他自己也很担心陈永宁,但真的不能再冒这个险了。

  雨欣看见谢辉的态度如此强硬,只好跟着谢辉找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