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来,我匆匆洗去了身上的血迹,便独自拿起一个面包啃去。而在我眼前的炎正在于村民谈话。“你俩干什么呢?”“对了,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虎子。”我友好地把手伸了过去“你好鄙人便是史蒂夫。”“哦,你就是史团长。昨天你血洗了市长,真实让小弟佩服。”此人身材魁梧,两只手纹满了两只老虎,再加上一身的腱子肉,可以与二秃子匹敌了。“对了,我还有些小弟,史团长你去认识下吧!”其实,这人说的温婉,其实是非去不可的。这些江湖混子,都有点兄弟,他几天这么抬举我,估计也是因为我昨天血战市长吧。“好走吧!”

  虎子一路领着我们向一个山寨走去。一路上,他还友好地与我们谈昨天的事情,而我们也一字不落地告诉了他,很是热情。到了山寨,只听见满山寨100多人的人马“虎哥!”的声音。这气派的架势,都赶得上大飞哥带人去骆驼的葬礼上闹事了。“这是我的兄弟,炎哥,以及,昨天血洗市长的史团长!”虎子的小弟们一听到史团长三个字便发出:“哇。”的声音。“走,先去吃肉!”虎子友好地领着我们去。

  到了餐桌,一桌子上满是熟牛肉和猪排,让人看了都流口水。炎早已按耐不住,大口大口地啃着肉来。“来来来,喝酒!”虎子很是热情地给我们倒酒。对于现实生活中只能喝啤酒的我也被虎子所感动,直接倒上慢慢一杯白酒,与虎子畅饮起来。

  “史团长好胆量!我今天也算你个兄弟。这样,大家都在你,史蒂夫,是这儿的二当家,炎,三当家!”“既然虎子都这样说了,我今天TM也给干,走起!”炎烂醉地说到。我此时十分疑惑:这一路上真的太畅通了,迅速当上团长,并且还莫名其妙地当上了个二当家,这是不是太顺了啊!但虎子一番的豪言壮语,我也没想那么多,也随炎一杯杯酒干了下去。

  喝完了酒,我扶着烂醉的炎,说:“今天破费了你,改天回我那去,我请你!""唉,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自家兄弟,不用你请,我请你!”“我们先回去了,有空再来!”“嗯,慢走!”回去的一路上,我十分生气地说:“你喝这么醉干嘛,你不怕别人暗算我们啊!”说实话,我这样说也是为大局考虑。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哼,你倒以为自己真不得了啊。我告诉你!这虎子兄弟是我前以前救过的人。当时上一届市长要我剿匪,我也照做。但我把所有土匪都剿干净时,只剩他。他不同寻常,他只说‘来杀我,我不怕死!’我当时就被感动了。因为在那时候,敢说出这样话的又有多少呢?我也是收留了他,并告诉他不准再干丧尽天良的事,便放他走了。我今天才又见到他,所以跟他喝多了。”我此时恍然大悟,原来这炎是虎子的救命恩人。说真的,若我跟炎以前不是非常要好的兄弟,我不可能得到怎么高的荣誉,或许早就死在野外了。所以在这世上,靠的是啥,还是兄弟啊!

  酷_匠Sz网T首!发

  我扶着炎到了别墅,并且把他安顿好了,来到了小泽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浩南3f0a说:

今天我在群里宣传人气时,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写的一般,但是,你在乎的是写作时的快乐而不是写作后的名与利。我听了此话恍然大悟,我争取每天多写,多更,给那些还不知道的朋友们多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