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那俩人一大早就走了,而我们起来时就只看见了一个没啃完的面包。炎见了,有些不爽地说:“什么意思,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还剩了个面包,给谁看啊。""没事,你不要生气,他们或许有急事。”我安慰道。“史蒂夫,你说你要当上团长,那多牛X啊。”“是啊,荣华富贵女人全都有了,爽!”不得不说,圣骑士团这确实有些威风,不仅有城市给的荣华富贵,并且没有人不敢尊敬你,真的是让很多人都眼红。“好啊,但是怎么做呢?"大家见我同意了,更是喜悦,说:”这还不简单,约出来直接干。圣骑士团从来就是这样,只有冷酷,或许还有那些微不足道的同情吧。但是,你想想,能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是怎么混过来的,就是怎么一步步悬着命踏过来的。”“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天下人负我。成大事者必须有十足的狠和冷酷。”炎在一旁高冷的补充者。“不管怎样,先吃了饭吧。”“对对对,一会在商量。”说完,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地吃午饭去了。

  但惟独只有小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我轻轻敲了敲门,而换来的却是一片寂静。我意识到不对,用力撞开门,看见了里面的小泽。而兄弟们也听见了我撞门的响声,便跟了过来。而眼前的一幕我惊呆了:小泽脸色发青地躺在床上,手中握着一张被泪水打湿的毛巾。我立马上去抱起了小泽,发现她全身都被泪水打湿,眼角上还有几滴泪水。而miss却在身后过来了。她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便一个人冲进她的房间。而现在的我没有管那么多,赶快抱起小泽到金的面前。金略懂医术,一般村里的小病都是找他。“她体内寒气太重,再加上过度桑心,心跳已经十分微弱,在加上快入冬了,小泽的生命希望只有一丝丝,而老夫也只能熬熬草药为她驱除体中的寒气,一切都要看她的造化了。”“告诉我,生还的希望还有多少?”“不到百分之五。”“怎么办,快转到你说的医院去啊!”“我说的医院还在修,而城市里有医院。但去城市的环境更加恶劣,很有可能造成小泽……”“啊!”我大哭起来,“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去miss的房间,否则你不会这样的,啊啊啊!”我说完一拳便打在墙上。“别闹了,你这样取作用吗?快去踩点草药!”金厉声斥到。我们二话没说,便去采药了。半路上,炎飞鸽传信,示意那二人过来,有要事要商。

  晚上,我们采药回来了,而同时莎玛忑和正京也来了。“有什么事?”“这里有外人,我们出去说。”炎说到。正京想都没想,就跟了出去。而在原地喝茶的莎玛忑早已被二秃子和我给盯上,就等孔亮的信号。孔亮突然一摔杯,我与二秃子一下把莎玛忑给按倒在地,并且把她捆了起来。而在外面的正京直接被炎一拳打晕了过去。按倒在地的莎玛忑还想大声呼叫,但也被二秃子一记重拳打昏。看着昏倒在地的二人,炎示意让我来杀,让我壮壮胆。我连杀鸡都没杀过的人却来了一股狠劲,拿起一把大刀朝这两人砍去。

  突然,一颗子弹打在我的大刀上,“刀下留情。”“谁这么大胆!”“我!游杰!”这个人我听孔亮讲过,她心狠手辣,是圣骑士团第一代女团长,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迫退隐江湖。“游姐「是游杰的谐音,炎以前经常这样喊她」,你来干什么?”炎不解地说到。“我来救人!”“游姐,我尊重你才叫你姐,几年前,要不是我为了圣骑士团的利益,给了市长的面子,才去做了小兵,否则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呵呵,小子,越来越拽了哈,我跟你说,今天你的面子必须给!”“凭什么!!"“哼哼,凭什么,就凭他是我的弟!因为我们同父不同母,而我的父亲昏迷前第一句话就是‘照顾好你的弟弟’所以。。但冤有头债有主,你为什么杀他俩!”“因为我的兄弟相当团长!”"哦,这好说,团长给你们当,但求你们不要杀我的弟弟。“”你说的当真。“我说的你还不信,若他还要扭着当团长,我亲自杀他。”游杰说到这里,我不禁吸了一口气,要知道,这可是她的弟弟啊。说完,游杰背上他的弟弟和莎玛忑走了。这游杰真是女中豪杰,一个人背俩个,真吊。我望着她的背影迟迟不肯离去。

  “看啥呢!走庆祝去!”“不了,我要陪小泽你也知道,我,我对不起她。”“唉,算了,没你没什么乐趣,走,洗洗睡了!”说完,大家都离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小泽的床前,握着小泽的手,时不时吹着口中的暖气。突然,小泽的眼角颤动了,但却只是滴了一滴眼泪。我此时内心愧疚无比,把头轻轻放在小泽的头上睡着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