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史蒂夫,能带上我吗?“我红着脸说:”OK,兔女郎。“她却锤了我的胸,羞涩的说;“讨厌。”我暗暗窃喜,跟着兔女郎上路了。

  到了森林,我拿出了一把斧头,对着一棵橡木使劲砍去。就这样过了一会,已近中午,我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真累。”而在身边的小泽却不见了踪影。我大口地啃食着粗面包,一边嚼一边喊到:“小泽,你在哪里?”但此刻我却发现了一个矿洞,里面黑黢黢的,没有一点光线。我拿出了铁剑,准备进去。正在这时,矿洞里有一声尖叫“啊,你别过来!"我立马冲到矿洞最黑暗处,不顾眼前的漆黑,仍一股脑栽进去。

  我在矿洞里蹒跚而行,突然,脚碰到了几块煤。”谁这么好心把上好的煤丢在这啊?“我捡起煤,用木棍做起了火把。有了火把的我天黑都不拍,我尽情地在这矿洞里摩擦,心里无比喜悦。当然,离最黑暗处不远了。终于到了最黑暗处,我的脊梁不由感到一阵阵寒气。我正想向前走,只见前面有一池岩浆,只不过离地面很远,便看不到光源。正在我喘气时,眼角边突然发现了一只僵尸,而他前2个方块正躺着小泽。

  我心里犹豫不决起来:到底救美人还是逃跑。我机智地选了1。当我想完,现实让我非常操蛋。岩浆旁的一个方块离我有5个方块高,若我果断地跳下去,此时不仅受伤,而且僵尸还可能扑来。我望着萌萌哒的小泽,心想: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拼了。但身为熊孩子的我发现岩浆上处有砂砾,我只要浪费掉一个火把插上,这样砂砾正一字不落地把岩浆填满,还能砸死僵尸,并且小泽上方的石头正好保护了她,我真特么机智啊。

  我二话不说,插上了火把,事实也如我预料一般,成功了。我兴奋地跳下去抱起了小泽,屁颠屁颠地离开了山洞。

  在离开山洞的路上,我却想不通,为什么没有怪兽,为什么矿洞里那么小,为什么会有一堆煤。我正想问问小泽,但我望着她那粉嘟嘟的小脸蛋,用手摸了摸。让她安静地睡去。

  我把小泽轻轻地放入了我临时搭地避难所,一个人孤身砍树去了。我回到那个破旧的避难所时,小泽已经醒了。小泽安静地望着我,嘴上轻轻的说:”史蒂,夫,我为什么在,你的,屋子里?“我听了,把所有的经过告诉了他。她听完了,并不在意在矿洞里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问我:"你对我干,干了什么,没?”我笑着说:“干了,你明天就会给我生个孩子。”此时此刻,我看到了她发红的脸,羞答答地问我真的吗?我用手勾了勾她的小鼻梁,说:”傻瓜,我才舍不得呢!“而她脸更红了,用手轻轻拍打我:"讨厌!”我此时看了看天,发现临近中午,便拿出粗面包与小泽一起吃,而小泽也拿出了一条烤鱼,与我分享,我发觉有点不好意思,便说;“你不要跟过来了,就在屋子里玩,我就在附近啊!"小泽仿佛我的妻子,整理了我的胸甲,头发,说:”早去早回!“我更是如吃了蜜一般,高高兴兴地砍树了。

  酷^'匠g网:唯“O一正{{版,*其他都l是E盗1:版

  我砍了几组树苗,发现快黄昏,便冲回避难所,带小泽回去。可‘天有不测风云’,刚才还晴朗地天空一下就下着倾盆大雨。我心里暗自骂道:"老天爷,你什么意思啊,这。。"路上的泥巴渐渐变成稀泥,小泽的脚走不动了,陷在了稀泥里。我此刻只有背着小泽回去。但是从没背过女孩子的我脸一下红了起来,始终不愿意。小泽嘴巴有气无力地说着;”快走,晚了怪物就要出来,我们我们就……“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好背着小泽往家跑。与其说我背小泽,还不如说小泽给我打伞。一路上,倾盆大雨通通淋在了小泽单薄的衣上,仿佛透明衣。

  到了村口,许多村民都啧啧地说:"这太快了吧。”“那人是谁啊。”“我们又多了一个情敌"……我也是暗暗享受着这种滋味,直到把小泽背到图书馆。我把小泽的湿透的外衣脱掉,把自己的衬衫给她穿上,并且目不斜视,直到穿好。为小泽穿好了衣服,把她送回了闺房-地下室。并且还给她仔细地熬了一碗姜汤给她喂上。我默默地想要离开时,小泽却闭着眼睛死死地拽住我的手,说求求你不要走。我此时有惊奇又兴奋,正在斟酌,犹豫不决,但小泽却依旧闭着眼睛亲吻了我一下,搞得我脸烧了起来。我想;阿勒,这小妮子闭着眼睛都能,算了陪她一晚上吧。我便一股脑地躺在地下室上,开始了大睡。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上莫名地中了起来,我也没管那么多,仍闭着眼睛呼呼大睡。

  在这销魂地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与小泽高兴地生活在一个仙境,但因为一个白眼睛的人杀了小泽,我因此孤独终老……我突然醒来,居然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