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临封抬头看着夜空,星光闪烁,时隐时现的星星为漆黑的天空增添了一丝神秘。

“小子,过来”韩青看向坐在石头上的顾临封。

顾临封起身不紧不慢的走过去。

“今天晚上就由你来守夜”韩青等到顾临封走近,对着顾临封说。说完,便转身朝着临时搭建的营帐走去。

对此,顾临封也没有说什么,便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

到了半夜,火柴还在不紧不慢的燃烧着。只有顾临封一人坐在火堆旁,不停的往火堆里加柴,以此来抵抗寒冷。在夜间,这雾泽森林里的温度骤降,仿佛是从夏天到了冬天。

一夜过去了,尽管顾临封的身体素质好,精神也是有些疲惫了。

“大家赶紧吃些干粮,十分钟后出发”黄泽对着还在收拾东西的猎人喊道。

这黄泽就是这次救援队的那名中年首领,这也是顾临封从其他猎人那了解到的。

“这些干粮拿着吃”一名看过去十八岁左右的青年朝顾临封扔过去一袋干粮,还没等顾临封道谢,便走开了。

顾临封此时也感到腹中一阵饥饿,拿着手中的干粮,便吃了起来,尽管味道不太好,但此时能够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待顾临封吃完,队伍也差不多要出发了。

就在离顾临封不远处,韩青和那名黄泽首领正在商量着接下去的行走路线。

“我们昨天已经将外围搜索过了一遍,可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难到他们进入了中围地带”韩青面带凝重的看着黄泽。

“看来我们必须进入中围地带了,虽然中围地带的妖兽有些危险,但是我们小心一些,应该不会碰到太危险的妖兽”黄泽首领也是一脸的凝重之色。

“大家伙,准备出发”黄泽对着已经收拾好的队员们下达指令。

队伍开始前进,顾临封依旧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这次队伍没有再绕着外围走,而是直接向里前进。

向前行走了一会,队伍突然间停了下来。

顾临封,向前看去,只见那黄泽首领蹲在地上,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这里他们的脚印吗”此时韩青也走向前,看向地面。

“应该是了”黄泽起身。“我们跟着这些脚印走,应该就能找到他们,但切记一定要小心,估计他们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接着队伍便在黄泽的指令下,继续向前走。

队伍顺着脚印大概走了一个时辰,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一只妖兽。

“奇怪,这一路上居然什么也没有遇到”黄泽暗暗想着,同时心中隐隐闪现出些许不安。但即使有些不安,黄泽还是带着队伍继续向前走。

在队伍又前进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

“这里有血迹”黄泽低头看着身前土地。并同时命令队伍警戒起来。

”队伍中的每个人都紧紧握着手中的兵器,跟着黄泽缓步向前行走。

众人扒开眼前的草丛,只看见前方的一片空地上,躺着几个满是血痕的人。

“是他们“众人赶紧走上前去搀扶起躺在地上的人。

”少了三个人,其他人都还活着,只是受重伤昏迷过去“待看完所有的伤者之后,其中一个人向黄泽汇报到。

韩青迈步走到其中一个人身前,”叶林,叶林“

韩青呼唤着的那名伤者,似乎听到了韩青的声音,意识有些清醒,张开嘴似乎在说着什么。

”快跑“韩青迷着眼,重复起叶林说的话。

”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韩青皱着眉头问着,无奈叶林耗尽力气说完又昏过去了。

”带着伤员离开这“黄泽下达了命令。

顾临封此时也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紧紧握着手中的匕首。

就在大家扶着伤员准备撤离之时,突然之间一阵野兽的吼声扑面而来。

”吼“

一只蓝白色花纹类似于狮子的生物,张着血盆大口出现在眼前。

“是蓝月狮”

“怎么办”

众人脊背发寒的看着面前的蓝月狮。

“大家别慌”黄泽看着恐慌的队伍大声喊道。

“吼”就在这时,蓝月狮猛然扑向队伍,队伍中有一个人瞬间被扑到在地。

其他人拿着手中的武器刺向蓝月狮,却发现连蓝月狮的皮肤都刺不破。

顾临封看着眼前的蓝月狮,发现眼前的蓝月狮太强大,这支队伍根本不是蓝月狮的对手。

顾临封紧握匕首,打算往身后的树林退去,就在这时一道劲风迎面打向顾临封,顾临封直接被挟带着打飞了出去。

顾临封落到地上,感觉身上就像散架一般的疼痛,嘴角不禁溢出血来。

顾临封挣扎着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落到了一个洞口旁边,这个洞口杂草丛生,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这有一个山洞,刚才的那蓝月狮就是从这洞口出现的。

顾临封咬了咬牙,撑起身子走进山洞。

山洞里面光线昏暗,顾临封向前走了不久,顺着透过山洞的光线看到不远处有一株植物,上面结着一个蓝色的果实,看着差不多要成熟了。

看着眼前的果实,顾临封突然涌起一种对这果实的强烈渴望,不禁走向前去将这果实摘下来。

看着手中的果实,顾临封犹豫了一会,便将果实放入口中咬了一口,一股香甜顺着喉咙流入腹中,没过一会,果实就全进了顾临封的腹中。

吃下果实之后,顾临封发现身上有股暖流游走在全身的筋脉,十分的舒适,过了一会儿,顾临封发现身上的伤势全都恢复了,而且自己全身有股使不完的力气。

看来这只蓝月狮在这山洞应该就是为了这个果实,可最后却成全了顾临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