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云看着顾临封有些局促的样子,笑着说到“那我便叫你临封大哥,你就唤我青云就行了”

“临封大哥,我给你备好了热水,你可以先清洗一下”

顾临封听此,不由看了看浑身脏兮兮的自己,身上的衣物早就已经称不上是衣服了,连顾临封自己都有些嫌弃自己了。

“那就多谢青云姑娘了”顾临封满怀谢意的说到。

叶青云领着顾临封来到浴室,拿出一套衣服递给顾临封。“这是我哥哥的衣服,临封大哥先拿着穿吧。”

顾临封接过衣服,便走进浴室。

待顾临封洗完澡之后,便拿起衣服穿上,这衣服也是一身的兽皮装,没想到穿在身上之后,刚好合身。

顾临封走出浴室,刚好看到在院子里忙碌的叶青云。

“青云姑娘”顾临封对着叶青云喊道。

叶青云听到顾临封的声音转过头来。

待看清之后,不由的惊讶的看着焕然一新的顾临封。

顾临封原本满是泥土,看不出年龄的脸庞,洗干净之后露出略带着些稚气的面容,剑眉星目,五官坚挺,带着一股无法言述的英气。特别是双眼,深邃迷离,让人有种想深入探索的冲动。身上穿着的兽皮衣,恰到好处的将顾临封的肌肉展现出来,顾临封的肌肉并不是庞大无比的,而是充满着美感的肌肉。这得益与顾临封每天坚持不懈的锻炼,顾临封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知道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的重要性。

叶青云看着英俊帅气的顾临封,不禁心跳加速,想到先前遇到白虎,挡在自己身前的顾临封,白嫩的脸颊不由变得越来越红。特别是看到顾临封稚气的脸庞时,不由心想到:眼前的少年可能比自己还小呢。

顾临封看到眼前的叶青云看着自己不说话,而且脸色变得通红,不由走到叶青云身前。

“青云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越来越红呢”顾临封有些担心的看着身前的姑娘。

“我没事,是这天气有些热”说着叶青云还用手扇了扇风。

“我先进去了,我先去准备午饭了“叶青云连忙落荒而逃的跑进屋内。

顾临封看着跑进屋内的叶青云,没有过多的纠结,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不禁对今后的生活产生了迷茫。

这仿佛是做梦一般的经历降临在顾临封的身上,令顾临封还有些恍惚。

顾临封看向院里的一块巨石,走过去,闭着眼睛躺在上面,享受着阳光浴。

过了一会儿,顾临封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仿佛浸泡在温泉里,身体里似乎流淌着一股暖流。

“临封大哥,可以吃饭了,快进来”

听到叶青云的声音,顾临封睁开双眼,从那舒适的感觉中脱离出来,对于刚才自己陷入的状态,顾临封感觉有些奇妙,但却也没想太多,转身缓步走到竹屋内。

走进竹屋,只见饭桌上是一些简单的青粥小菜。

“临封大哥快坐吧“叶青云看着顾临封走进,忙招呼着。

顾临封坐到木凳上,随即叶青云将盛好饭的碗筷摆在顾临封身前,”这些都是一些简单的饭菜,临封大哥别嫌弃“

顾临封此时腹中早上吃的食物早已消化完,更何况顾临封从小父母双亡,比这更差的食物顾临封都吃过,怎会嫌弃,再说叶青云的手艺确实好。顾临封边狼吞虎咽的吃着,边对叶青云说到。

”青云姑娘,你的手艺真好,你也快点吃吧“

听到顾临封的夸赞,叶青云的脸色一红,随即也拿起碗筷吃饭。

”青云姑娘,家中只有你一个人吗“顾临封边吃着饭边问到。

叶青云听此,不由情绪愈发低落起来。想到自家哥哥此时生死不明,忍不住落泪。

”青云姑娘,怎么了,是我说错话了吗“顾临封看着叶青云哭泣,有些手足无措,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临封大哥跟你没关系,我是担心我的哥哥。哥哥他前几天跟着部落里的人去山中狩猎,可是到现在也还没回来,我担心哥哥遇到危险”叶青云抽噎着说到。

之后,顾临封了解到了叶青云家中的一些情况。叶青云的父母早已去世,只留下兄妹两人相依为命,而在部落里要想获得足够的粮食,成年男子就必须进山去狩猎。而叶青云的哥哥就是去山中狩猎,至今未归。

“青云姑娘,别哭了,我相信你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的”顾临封安慰到。

“嗯”叶青云擦干泪水应到。

“青云,你在屋里吗”门外传来一阵呼喊声。

随之一阵脚步声在屋外响起,慢慢靠近屋内。

“韩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叶青云起身相迎。

顾临封也看向走进屋内的人,只见是一个大概十七八岁年纪的青年,样貌普通,但却有一身看起来庞大的肌肉,同样也穿在一身兽皮衣。

走进来的青年看到叶青云面色一喜,但当看到顾临封时,不由蹙起眉。

”青云,他是谁“青年语气不善的看着顾临封。

”韩大哥,这是顾临封,是临封大哥在雾泽山脉救了我“叶青云解释到。

”临封大哥,这是韩青,是哥哥的好友。“叶青云对着顾临封介绍到。

”青云,你可别被这个小白脸给骗了“韩青看着顾临封出众的外貌,当听到叶青云如此亲密的称呼着眼前的男子时,无名火腾的一下就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