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上前,对着那队伍的头头说:“兄弟,这是何必呢?咱们都是共同出来混一口饭吃的。何必要互相残杀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那队伍的老大是一名大概三十来岁的中年人。留着大络腮胡子,短发。身体非常的壮。手里拿着一把开山刀。

  那人笑了一声:“呵,兄弟?在这末日横行的年头还什么本是同根生?爷给你们一条路。将你们身上的所有装备都给我。我就放你们走。怎样?够义气了吧。”那人将刀架在自己的肩上。一副趾高气昂的仰着头。

  “跟他们拼了!”其中一个弟兄大喊着就冲了上去。只见搜的一声。从对面就一把飞刀飞过来直接插在了那兄弟的脑袋上。那兄弟连着惯性就冲着倒了下去。

  Z更新x最6√快上)酷T匠。}网

  “你妈!我弄死你!”又有一个弟兄想要冲上去。

  “别动!不想死就别动!”我大喊出来。

  “呵,说得好,你不想死就别动。”那络腮胡男说。

  如果说我们和他们拼了的话,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是拼赢了我们也是鱼死网破。最后剩下那么几个残兵最后还不是被丧尸咬死。可是我们如果交出武器投降的话。他们有了武器如果反杀。我们也是一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焦急如焚。此时冷逸飞走到我和云飞扬的身边拍拍我们的肩。对我说:我有办法。

  “你有办法?什么办法?”我吃惊的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看我的。”冷逸飞嘴角上扬。冲着敌方队伍大喊:“我们接受投降。你看好了。”啪的一声就将两把喷子都扔在了地上。蹲下身子。

  只听渐渐地我身后传来一声,两声。很多声的金属砸到地上的声音。

  那络腮胡男大笑:哈哈哈,还挺有眼力价啊。行,我就让你们死的痛快一些。

  什么!我们全都大惊。你。。。你竟然反悔?你的良心呢!被狗吃了!

  “哈哈哈,这末世当道。良心还值几个钱?哈哈哈,你们还真是幼稚呢。一群小孩子。哎,你们在这末世中死掉也是一种解脱。不用受罪了。”那络腮胡男摸着络腮胡,哈哈的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让人背后发冷的笑声。

  “络腮胡,你错了。受死吧!”我看到大门口站着一个人。

  “逸飞!”云飞扬在一旁失声大喊。

  什么情况!难道那人真的是冷逸飞?我身旁的逸飞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反悔?那就试试我答不答应!”是冷逸飞的声音!此时的他渐渐地显现出了面孔。亮蓝色的眼睛冒着丝丝蓝光。此时的他肩上扛着两只长管猎枪身上披着一带的子弹。正在慢慢向前走来。我从远处就能察觉到他身上有着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的气息。

  “逸飞!不要!”云飞扬在一旁大喊。说着就要冲上去。被我一把拉住。

  “云飞,对不起啦。没办法陪你了。”冷逸飞将双枪拉栓。咔嚓!砰!

  只见敌方队伍直接飞出去了五名小弟。

  “宰了他!”那络腮胡一声令下他们的队员全都朝着冷逸飞冲了过去。

  “弟兄们!冲啊!跟他们拼了!”握手我砍刀大喊着就冲了上去。身后的弟兄也一股脑大喊着提着刀,棍也冲了上去。

  “拿命来!啊呀!”我大喊一声将全身的灵气全部开启。只感觉身上一阵轻盈然后就感觉到了燥热。

  逸飞!云飞扬提着砍刀一路冲向逸飞,也不顾着身边有多少拿着亮闪闪的砍刀的人。直接就砍过去。

  哗啦!只见冷逸飞的身上已经血迹斑斑。此时的络腮胡的砍刀也刺进了冷逸飞的胸口。

  “啊!!!!!冷逸飞!”云飞扬此时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朝着冷逸飞就冲了过去。但是却被两个手持砍刀的小弟拦住。

  “逸飞!挺住。我来了!”喝啊!我大喝一声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潜能。刀刃已经泛着金色的光芒。刀上的龙眼也是通红通红的。“给我去死!”我大喊着,手中的刀向前一劈就放倒一名小弟。此时,旁边也冲出两名小弟,我一刀砍向其中一名小弟的胸口,顺势丢下刀子拽住那人的胳膊向后一甩。啪。将另一名小弟撞出场外。

  此时的冷逸飞嘴里不断地吐着血。身体周围也开始窜起火红的光芒。

  “不要!逸飞!我回去救你,你不要冲动啊。求你。。。”云飞此时也大喊出来。将其中一名小弟的腿砍断推开另一名也冲到了冷逸飞附近。

  “逸飞!”此时云飞扬的眼睛眼睛已经湿润了。他没有办法阻止他。只能任凭着冷逸飞自我燃烧。

  啊!!!冷逸飞的大吼一声。伤口开始飞速的修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已经修复完毕,而且他身上的肌肉组织也开始暴涨。身体变得通红。刺啦,只听见他衣服的撕裂声。

  拿命来!冷逸飞大喊着一记冲拳就打向络腮胡。络腮胡向左一闪。躲开了那攻击。而此时冷逸飞却出另一只拳头以非常不舒服的角度出击。那络腮胡应该也是没有想到,这么蹩脚的姿势他竟然能打出来而且力气还这么大!砰的一声,只见冷逸飞将肩膀打在络腮胡的胸口。贴山靠!络腮胡直接向后飞了一米多!

  噗!冷逸飞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愣愣的向后倒去“逸飞!”此时云飞扬已经接住了要倒下的冷逸飞。

  卧槽尼玛!我此时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现在我只想干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人!

  呀呀呀!都给我去见阎王吧!我挥舞着砍刀。像一阵龙卷风。只要靠近我的人全部都得死!一刀一刀的全部划到要害部位!非死即伤!“仰刀刺!”我突然想起曾经在体校武术老师交给的我这一招。刺啦,一个人的下巴就被我划开。直接划到天灵盖!噗次,鲜血就泵发开来。

  此时我也不顾满身的鲜血冲向冷逸飞。

  当我站在冷逸飞身边的时候只见他满身的鲜血嘴里还不断涌出褐色的血。

  逸飞!逸飞!你为什么这么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