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咱们今天去哪儿吃啊?”我拉着妹妹的小手走在繁华的夜市中。

  “哥,我想吃米线。咱们去过X米线吃吧。”本身就不高的妹妹抬起头将眼睛瞪到最大,一副卖萌的样子搞得人欲罢不能。

  “好啦好啦,就去那里吧。”我摸摸妹妹的头领着她向前走去。

  “哥,我饿了。我饿了。啊!”只见妹妹张口就咬到了我的胳膊。

  卧槽!

  一声大喊我做起身来。原来是一场梦,身边的陈默咬着我的胳膊嘴里还支支吾吾的说着:烤鸭啊,烤鸭。吃啊....一起吃啊。

  %酷qd匠B网;~首发!

  尼玛的,就知道吃。我一拳打在沉默的脑袋上。

  “怎么了,成哥。。打我干嘛啊。”陈默摸着脑袋委屈的说道。

  “怎么打你?你该打啊。你看看!”说着我撩起袖子,那深深的牙印凸显在我的胳膊上。“小子,真把我当烤鸭了啊。够狠啊。”

  “嘿嘿嘿。sorry啦。”陈默摸着脑袋冲着我贱贱的笑。不过马上就变回正常的脸色,对我很正经的说道:“成哥,告诉你个秘密想听么?”“什么秘密啊?”我很好奇。“不会是那种猥琐的秘密吧,那我可不听。”

  “切,谁久光知道猥琐。我是很正经的人诶。”陈默说。

  “啧啧啧,就你。有话说,有屁放。我还睡觉呢。”我打了个哈气。看了眼表。现在才凌晨三点。

  “你知道这附近有武装部么?”陈默将身子凑过来冲着我的耳朵悄悄的说。

  “武装部?什么武装部?我不知道啊。”我说。

  “也是,那个是军用武装部。不向外公开的。你不知道也合情合理。”沉默说。

  “你倒是说说这是个什么意思?武装部?在哪儿?”我说。

  “哎呦,告你啊。其实很近的。就在咱们现在这个地方向东走,不出一千米就能看见一个小型训练基地。那里很少有人知道。”陈默悄悄的跟我说。

  “那又怎样?那不就是块大空地么?”我说。

  “你傻啊,哪里有火器!”陈默眼睛冒光。

  “火器!”我也兴奋起来。

  “但是别抱太大希望。因为那个地方既然我都知道肯定会有一些家庭,朋友是部队的,肯定会有人知道那个地方藏有火器,所以。别抱太大希望。”陈默话锋一转。“要不这样,咱们反正明天如果直接到达西城还会富裕好长时间。还不如咱们去看看。万一幸运呢。对不对。”

  “好,就这样。明天出发!”我说、看着陈默躺下了我心里有泛起了嘀咕,如果说这个火器没有到手,被别的小队得手了无疑会增加危险,如果说被我们捡到了我们现在会用火器的人也不多,几乎没有。所以想要训练一批会用火器的人也不是很简单。况且如果说去武装部的话。碰见别的小队又该怎么办。

  这一夜,我无心而眠,脑子里全是这份火器的利与弊。好与坏。是与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