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好痛。啊....眼前的灯光亮得出奇,我的眼睛被灯照得睁不开。

  我起身,看着自己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活动了一下。感觉全身都没有什么问题,起床。

  呼....我记得。这里应该是医院手术室。然后。我注射了吗啡,我看着地上的破碎吗啡药瓶。又看了看地下那个针头上还沾着血的针头。捡了起来,摸了一下。血液已经成为粉状。看来我在这里度过的时间不短了。我突然想起身上带着诺基亚。诺基亚已经没掉了一格电。上面写着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九点零八分。我去,已经过去了两天了。看来丧尸病毒已经被消灭掉了。我从背包里拿出水瓶,喝了三大口。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含在嘴里。我没有拿背包,而是拿着砍刀和菜刀走出了手术室。走向卫生间。

  走到卫生间我拧开水龙头,细细的水流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看来还没断水。我洗了把脸。看向镜子。这一看不要紧,把我吓了一跳。瞳孔程金黄色。难道....我就是那有抗体的一部分?

  也是,我这两天滴水未进。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精力。我回到手术室,背起背包。走到药房,拿了一盒感冒药,一袋葡萄糖。还有一盒吗啡。

  走出医院,一股尘土味扑面而来。我走到大街上,看到街边有一辆已经锁住的自行车。走到车旁,我试了试用手将铁链拉开。一用力。慢慢的只见那铁链子的连接处的缝隙越来越大,直到另一个环可以传过去。我将锁链拆除。骑上自行车,继续向市内进发。

  当我快走到市中心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哀嚎,是丧尸的哀嚎。远处只见有一个人影向前面的胡同窜过去。而后面跟着五六只丧尸。

  我丢下自行车,冲着围墙用力一跳,手扒在围墙上。用力一拉。将身体带上去。只见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手持自制的关刀。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

  救不救!救!

  我从围墙边一跃而下,手持金龙砍刀。感觉自己的身体特别轻盈,特别有力量。将砍刀抬起,空中一落,就给了丧尸一记砍杀,此时另一只丧尸要咬我,我向左一闪,掏出菜刀就插入它的脑袋。拿着砍刀一砍,又有一只是丧尸的头颅应声落地。拔出菜刀冲着一只想要扑向那名少年的丧尸就是一个飞刀。只不过这是菜刀。插到那丧尸的后背,少年也反应过来了。拿着关刀就冲着丧尸的脖子砍去。我右脚放倒一只丧尸。左脚就狠狠地踩向他的喉咙,咔的一声,丧尸就断成了两节。

  最后一只丧尸也向我扑过来,我抬起胳膊就是一个肘击,将丧尸打退两步后,抬起砍刀从上到下直劈!刷啦!丧尸就一分为二。倒地不起了。

  那名青年已经愣住了。我弯腰把菜刀从丧尸的背上拔出,插进裤腰。对那青年说:“兄弟,叫什么名字。”

  那青年显然已经呆滞磕磕巴巴的跟我说“我....我叫陈默。”

  “陈默?好名字,你为什么会被这么多丧尸追杀?”我拍拍他的肩膀,叫他边走边说。

  “嗯,因为我的那些兄弟已经在家里据守了好几天,实在没有吃的了。所以就都出来找吃的,谁知。遇上了大股的丧尸,他们,都被咬死了。就我一个人因为小的时候去过少林寺,学过刀法。才能逃出来。原先有十只丧尸,现在已经被我斩到了六只,但是因为体力实在不够了。所以被逼成这样。”陈默对我说道。

  k5酷d*匠网永I●久,!免费^p看_小{c说

  “现在这里是什么地区?我不认识路。”我向他问道。

  “河东,这里已经是市区了,所以丧尸很多。而再向哪里走就回到达市中心,那里丧尸会更多。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陈默抬起头问我。

  “我叫李天成,你就叫我天成就行了,你今年多大了?我刚刚17”我回答道。

  “我16了,成哥,我想...咱俩能不能回去看看我的那帮兄弟。我想他们有的还没死。”陈默向我投来基佬一般的目光,惹得为I浑身的鸡皮疙瘩往下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成说:

  不知道后面人物怎么勾引了。。大家给提提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