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只听见闹钟一响。我们帐篷内的人全都坐了起来,穿好衣服。一起去水池洗了脸,刷了牙。集合到了食堂中央。

  张强站在桌子上。对着我们喊道:今天就让我们一战成名!

  一战成名!一战成名!一战成名!我们大喊着。这时候,只听见义字头和血单会的成员们也大喊着一战成名。并且每人的胳膊上都系着一块蓝色的布条。而这时候,张强也将蓝布条发给了我们所有人。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的战斗,也是为了生存而战斗!目标:干翻兄弟连!”张强发疯似得大喊。最后兄弟连三个字简直都破音了。我们孤狼帮的进攻队伍三十人,加上义字头的二十人。血单会的二十人人。一共七十人的大队伍。除了我是金光闪闪的砍刀外,我身后前十排清一色的明晃晃的砍刀。而后面四排不是拿着假砍刀就是菜刀。说实话,此次的结果,我也是个未知数。

  “再往前走就是陈军的兄弟连了。大家要小心。”我冲着队伍低声喊道:“六排以后,全部蹲在草坑里。我说冲的时候再冲。五六排,按照计划行动。”

  “陈军!你给老子滚出来!我要扒了你的皮!”我怎么难听怎么骂道。

  我慢慢地带着人朝着兄弟连的帮派驻地走去。边走边骂,而且越骂越难听。过了五分钟还没有动静。我直接站在兄弟连的最前方,大砍刀一舞。继续叫骂,我也不敢进入楼道。因为我深知一栋楼的易守难攻。

  站!

  足足一个多小时。孤狼帮的精锐笔挺的站在兄弟连的大本营门前。说实话,这种感觉不好受,虽说天气没那么热,但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也很累。但是我们斗志昂扬,不怕!

  这时,从后方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西服,身材较瘦,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砍刀扛在肩上。后面跟着十几个人。有些人手里还拿着一点物资。甭说。这肯定是搜刮回来的这时候从大本营里走出十来人。带头的是一名穿黑衣服的魁梧大汉。

  呵,原来是大部队都出去搜刮资源了。不敢和我们一斗啊。这时,那穿白西服的也发现了我们。丢下了物资,带着他那几十号人个个握着砍刀。就向我们跑了过来。

  当然,那大本营里的人也一股脑的走了出来。个个扛着砍刀。

  “你就是陈军吧。我是你孤狼帮天成爷爷!”我昂起头挑衅的说到。

  “呵,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你那点人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兄弟们,砍死他们!”陈军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点上。他也不冲。就站在那里看戏。

  我们这些都是孤狼帮的精英。暂时还没问题。但是,别忘了。草坑里此时还藏着三十多名兄弟呢。

  战!

  我也站在那里不动。手紧握着金龙砍刀。一个人向我冲过来,我直接用刀背一挡,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上,刀身一转,刷!他的胸部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我其实是在等待着他们把我这小股部队包围。

  正和我所意。他们的包围圈原来越小,越来越小。小到我们几十兄弟背靠着背。

  此时,我大喊一声!“兄弟们,包围他们!”

  陈军噗嗤一下子就笑了:“还想包围我们?做你的白日梦吧。弟兄们,砍死他们!”

  但是下一秒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刷啦一声。草丛里跳出三十多号人。直接将他们包围。

  斩!

  我身边的这些弟兄也开始像一匹匹饿狼一样扑向敌人。外围的兄弟也死死的围着兄弟连的人。

  内外夹击,看你往哪儿逃!

  @D酷F3匠网:首|发$o

  陈军突然大喊:“突围!突围!回基地!回基地!快快快!”

  当他突围出去后,才发现身边原先四十几号人,如今只留下了不到十人。而更让他绝望的是....大本营的门口,站着福天,乐天带领着的五排和六排。

  “陈军,你倒是狂啊。你倒是狂啊!我看你怎么狂!”我用砍刀轻轻地拍拍他的脸颊。

  “大哥...大爷....饶命...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您今天就行行好,让我一条命吧。”陈军此时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呦,我们的陈大军害怕了?你说我会饶了你么?”我死死盯住他,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有句话说:如果这人对你凶,满脸的愤怒也许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你惹急他的时候他不怒反而笑。如果说他笑了,那么。你也就死定了。

  “那我那些死去的弟兄们呢!他们的命,你饶了么!昂!你说话啊,你饶了没有!啊!”我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了。我大吼着。

  “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饶了我...饶了我..”他已经跪下磕头了。

  “弟兄们,饶了他?”我对身边的兄弟说。

  “不饶!不饶!不饶!”弟兄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陈军,自作孽不可活啊。上路吧!”我举起金龙砍刀,狠狠地冲着陈军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现在,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

  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