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牧眉头微压,眸光森冷。

  鹿翰来LOL圈钱,本就让他很不爽了,现在鹿翰吃相还如此难看,明目张胆地贬低电竞,这让他如何能不怒?

  “哎,小翰,怎么说话呢?”

  王梦欢站出来唱红脸,对着苏牧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小翰思想比较保守,对于电竞颇不了解,还请不要太生气。”

  说话时,她还狠狠瞪了一眼鹿翰,似乎在告诉鹿翰:等开幕式结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牧是吧?”

  王梦欢又转头对着苏牧乐呵笑道:“你既然是小飞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我请你吃个饭吧,正好化解一下你和小翰之间的矛盾。”

  闻言,陈宇飞眉头立马皱了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梦欢刚才还对苏牧耿耿于怀,现在却对苏牧笑脸相迎。

  很显然,王梦欢邀请苏牧参加的宴席,乃是一场鸿门宴!

  “牧哥……”

  陈宇飞低声开口,想要让苏牧拒绝王梦欢的邀请。

  但,苏牧却对此置若罔闻。

  “没问题,多谢王姐了。”苏牧微笑道。

  王梦欢和鹿翰相视一笑,内心都鄙视苏牧是个傻子,这么明显的局都看不出。

  陈宇飞则叹息,暗自疑惑着,为什么苏牧身份神秘,地位尊崇,脑子却这么笨。

  唯有陈雯雯露出会心一笑。

  苏牧不可能没看出王梦欢设的局,但苏牧还是答应入局,那就只可能是苏牧要将计就计!

  开幕式结束后,王梦欢说对苏牧道:“我先带小翰去谈点事,你先去体育馆外面等我吧。”

  言辞之间,已是自然而然地把苏牧当成了下人。

  对此,苏牧面色平静,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他的眼底深处,却是寒流涌动,冷芒逼人!

  走出京都体育馆,苏牧却是并未做停留。

  “牧哥,您不是答应王姐……”

  陈宇飞疑惑,越发看不懂苏牧的想法。

  “我是答应她去赴宴,可也没必要傻站在这里等她出来吧。”

  苏牧笑着,牵着陈雯雯便朝一家咖啡店走去。

  “等会去赴鸿门宴肯定吃不了东西,现在先去吃点甜品垫垫肚子。”

  苏牧对陈雯雯说道。

  “嗯嗯。”

  陈雯雯点头,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身后,陈宇飞一脸呆滞。

  原来苏牧不是傻,他早已知道王梦欢是设的鸿门宴。

  “既如此,为什么还要去参加?”

  陈宇飞皱眉:“难道牧哥是想在王梦欢的鸿门宴上搞事情?”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从资料来看,苏牧可不是什么善茬。

  “呵呵,飞哥你想什么呢。”

  之前就对苏牧态度冷漠的富家女,于月月冷笑着摇头。

  那个公子哥,柳文博也不屑道:“飞哥,那苏牧就是个从青蜀省来的土包子,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居然认为他敢在王姐的局上搞事情?”

  于月月也撇着嘴:“飞哥,你到底被那个苏牧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那么相信他?要知道,你可是我们京都圈子的二代啊,应该在苏牧面前端起架子才是。”

  “你们懂个屁!”

  陈宇飞急得瞪眼,生怕苏牧听到这些话。

  要不是陈凯交代了,不能把苏牧的身份随便说出去,他现在真想告诉于月月和柳文博,苏牧可不是什么青蜀省的土包子,而是整个京都无人惹得起的最强大佬!

  被陈宇飞这样骂,于月月和柳文博心里跟价不忿。

  眼见陈宇飞跟着苏牧离去,他们立即决定,等会一定要想办法去参加王梦欢的宴席。

  “陈宇飞,我倒要看看,这个苏牧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值得你放下京都圈子二代的尊严,去捧他的臭脚。”

  “啧,这个苏牧要是真敢在王姐的局上搞事情,那我可得期待一下,他会被王姐收拾得有多惨了。”

  于月月和柳文博冷笑。

  京都体育馆后台,一个豪华的休息室,王梦欢正坐着和一个头发地中海的中年男人交谈,鹿翰则安静地坐在旁边。

  “你们想要LOL形象大使的代言啊。”尼克摸着下巴,有些为难,“如果是以前,这绝对没有问题,可现在……”

  他看了眼鹿翰:“小翰在网上的口碑全面崩盘,如果把他选为形象大使,就算公司内部同意了,一众LOL玩家也不会答应啊。”

  “再说了,现在形象大使这个位置,还有其他人盯着呢。”

  王梦欢眉头紧蹙:“尼克,我们是老朋友了,能不能透露一点内情?”

  尼克摆手道:“我可以告诉你,鹿翰的竞争人选有哪些。但是,这和你我之间的交情无关,主要还是这在公司内并非机密,过几天就会官宣。”

  尼克喝了口水,紧接着说道:“吴凡和徐坤都在竞争LOL形象大使这个位置。”

  “你们应该知道,吴凡因为某音乐节目,创造了freestyle和skr这样的热梗,话题度一直居高不下。”

  “徐坤又是正当红的流量明星,热度比起小翰也高许多,所以小翰想要这个位置,恐怕没那么容易。”

  王梦欢的眉锁得更紧。

  她知道现在电竞十分火热,可没想到,竟然火热到这种程度。

  “尼克,你可以帮帮我们吗?”王梦欢望向尼克。

  如果鹿翰不能担任LOL形象大使,那么她想在电竞圈捞钱,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尽量。”尼克摸了摸脑袋,有些不知道怎么拒绝王梦欢。

  “谢谢。”

  王梦欢知道尼克说的是托词,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说道:“尼克,我们也好久没见了,我请你吃顿饭吧。”

  “算了吧,我还有事要忙。”尼克婉言拒绝。

  “那行吧,有时间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王梦欢满眼失望。

  等王梦欢和鹿翰出了休息室,尼克接到一个电话,看到是谁打来的后,他立马关上了休息室大门。

  “喂,老板,有什么吩咐?”尼克恭敬问道。

  ……

  休息室外的走廊上,鹿翰郁闷不已。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一个破游戏上碰了一鼻子灰。

  鹿翰烦闷地往外走着,忽然听到王梦欢叫道:“等等!”

  鹿翰疑惑地停下脚步:“王姐,怎么了?”

  王梦欢冷哼道:“我刚才不是让苏牧在外面等着呢嘛,先让他在外傻站着吧。”

  听到这话,鹿翰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王梦欢和鹿翰坐在场馆里,闷闷不乐地玩着手机。

  另一边。

  苏牧和陈雯雯,正坐在咖啡馆里,笑着互相喂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