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秦虎哪里想到,孙隽竟会突然追究起这事,张嘴刚想解释,孙隽又厉声道:“一日你救了一个女子,但你有没有注意到,你把那群人打成什么样了?!”

“我……”

“那群人也是有家人的人,被你打得离死都不远了!还有那家KTV里的几个男人,下手没个轻重,还有今天!”

孙隽说到后面,几乎是在咬牙,老眼死盯秦虎:“我知道,你下手虽然狠,但你还是有注意力量的运用,可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你最近一段时间,戾气越来越重了。”

“每一次出手,我能感觉到,你是在刻意压着戾气,压着力气,憋着怒火出手!”

“尤其是今天!那群人有一两个,差一点被你打死!你知不知道!”

秦虎大声解释,我没有以武乱事!这是他们逼我的!

“你的实力摆在那儿!你难道控制不了你的力道么?倘若你控制不住,岂不是在告诉我,你实力越强,反倒容易弄死人!?”

孙隽吹胡子瞪眼,显然压抑脾气挺长时间了。

“我……!”

秦虎咬紧牙,想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师傅,你听我说,我这一次出手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调整好语言,再道:“我跟您刚刚说过,是那个老头的紫……”

“不用怀疑,是不是不重要,你的身体,你自己控制不住么。”

秦虎愣住。

孙隽口气淡漠,“当初收你为徒,一来是你根骨与常人大有不同,二来看你一片赤心,我认定你哪怕涉世再深,变化再多,你人还是人。”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孙隽深道:“我不应该教你武功,凭借你的能力,你自学起来也不会差的,况且,按你说的,那一天就算我不去,那个罗笙和雁南征也会帮你的,不是么?”

秦虎呆呆地看着孙隽,“师傅…”

“从此之后,你我再无关系,你可以妄为生事,干什么都行,学人家大刀嚣墨,报你的孟老大之仇去吧,秦小子,咱们师徒缘到此为止了。”

孙隽说完,转身离去,一阵风吹过,很快,人迹无踪。

秦虎愣着,望着孙隽之前所坐的位置,缄默不言。

他多希望,这个怪老头会突然出现,戴着个面具,朝他喵喵叫,道一声,秦小子,我是开玩笑的哦。

可惜,没有。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控制不住么……”

秦虎怅然离开花园,握紧双拳,拖着脚步,如灌铅般,背仿佛顶着一座大山般,弯着背,无目的地行走。

“哎呦!”

撞到了一个男人,男人倒退了两三步,面露痛色。

见秦虎没反应,还在直走,他一把抓住秦虎肩膀,吼道:“臭小子!你什么意思!?我从南省来你们这玩,你欺负我外地人是不是!?你们远市人怎么这样!?”

旁边有人说了,哎!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我们远市人没这样的。

“你回来!”

秦虎仍然没反应,男人抓着秦虎肩膀,秦虎还在直走,男人几乎被秦虎拖着走。

忍不住了,男人拿起地上摊位的一个碎碗,朝秦虎头上砸去。

咣,擦。

碗碎了,秦虎这才反应过来。

“赔钱!”摆摊老人喊。

男人不理会他,指着秦虎鼻子,说什么意思?!给老子道歉!靠!

“滚。”

秦虎拽住男人,把他往旁车屁股上一砸。

男人头磕在上面,咚的一声,人倒在了地上。

“你别走!”男人疼痛咬牙,捂着后脑勺,看着秦虎背影大喊。

秦虎置之不理。

“这个人好眼熟啊!”

一路上,秦虎漫无目的,眼无神采地瞎走,不少人还认出了秦虎,互相评论,说网上那个好像就是他。

“就前几个小时那个么?”“对,就这个恶魔。”

“这是哪家影视公司的,拍的这么好。”

“不可能是拍的,那个明显是真的啊!是路人视角拍摄的。”

“可能是拍的啊,现在有的为了噱头,故意搞的视角凌乱,暗拍什么的,可能都是人家的计谋,现在人可精明着呢……”

“话说那几个视频怎么找不到了?我之前还有保存啊。”

“估计太血腥了,被上面查了吧。”

“没事,我网盘保存了,咱们加个好友,我传你……”

……

秦虎没有回虎社,也没有跟王礞、陈飞他们汇报状况。

他相信,他们应该看到了。

之前跟陈飞他们说过请假的事,他们也非常配合,到现在也没打一个电话过来,只发了几条短消息。

“你没事吧?”陈飞两小时前发来。

秦虎现在回道:“没事,放心。”

“哎……”秦虎长叹一口气。

傍晚,将近五点多的时候,程修发来消息,约秦虎去酒吧坐坐。

挑选的位置也很好,正是小步行街里的“骷髅”酒吧。

“可真会挑位置。”秦虎心酸。

当初正是在“骷髅”酒吧,看到孙隽被看门的两小哥欺负,他忍不住出了手,才认识的孙隽。

秦虎还记得,那一天,也是他人生中最恐慌的一天。

摇摇头,回到现实,秦虎已经来到了“骷髅”酒吧的门口。

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哥,还是那两人,仿佛从来没变过。

两人看到秦虎,先一愣,脸上还有些困意,随即睁大眼,马上就点头哈腰,精神抖擞地朝秦虎问好。

别忘了,虎社在小步行街附近一带,已经成为了最大势力了,秦虎这个名字,不少人都耳熟。

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秦虎现在的地位大大不同,比他们老板都要来得可怕了。

“虎哥,你抽烟么?”

“抽我的吧!”两个人争先恐后给秦虎递烟。

秦虎两根一起接过,朝两人道谢,并询问里面有人包场么。

“没有没有!咱们这一般不会有人包场的,小地方,哈哈哈。”

两人互视一眼,受宠若惊地点头,跟秦虎聊起了天。

秦虎抽完自己的一根烟,进入里头,一进去有个屏风,右边是厕所间,左边是酒吧集中的区域。

朝左走进去,里面二十多个桌子,三四个大沙发,旁边还有一个小的舞池,看上去最多只有六七个人能站上台。

灯光一直摇动,无声地打在周围,天花板上,挂坠着一堆玻璃球,各个贴着骷髅图案。

程修坐在一个小桌旁,人靠外坐,玩着手机里的单机游戏,眼神一直在朝附近打转,十分紧张的样子。

灯光恰好打在了程修的身上,停留了几秒,那几秒程修眼睛都不敢眨,手都在微微颤。

秦虎轻笑一声,径直走到程修面前,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修哥,你不休息么?”

“秦虎啊。”程修两眼发光,人不再紧张,笑道:“你去医院了么?”

秦虎骗他,说我去过了,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事,那个雾气人家医生给的解释是,某一种化学成分,吸到了之后,看到重要场景,可能会引起肾上腺素爆发,导致人无法控制自己,就跟兴奋剂似的。

老实说,秦虎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就这么随口一编,编得还有模有样的。

“哦哦,秦虎啊。”

程修舔了舔嘴唇,朝附近看了看,头上突然溢下一滴汗珠。

秦虎朝两边看,几堆靓男靓女正在玩骰子,喝酒,玩桌游,聊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样子。

“你怎么了?找我出来什么事。”

程修反应过来,哦哦了两声,说:“秦虎,最近真是谢谢你了…之前那个老狗(黑袍老者)把我吓到了,他诅咒我,你再想想,之前餐厅那边……哎。”

秦虎笑着拍他肩膀,说这有什么的?人家发神经病而已,你别多想了。

“秦虎,你能不能…”

程修提出了一个请求,令秦虎有些诧异。

竟然是这么一个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