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聊着天,秦虎提出了他的疑问。

  “为什么老哥你好像很重视老街,而且……这边没民警的么?”秦虎记忆中,老街十几年前可是被评为远市十大模范区域呢。

  咋打群架没一个管事的?

  听到秦虎的问题,巨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动容,快饮一杯白酒,他答道:“以前是以前了,以前老街很乱,我跟我几个弟兄也就随便兜兜,混着玩的,但是我不希望我从小住的地方,遭到一些污染。”又闷了一口白酒,他苦笑道:“你们眼中的老街,可能是一个地标,甚至是一个景点,但好几年前,这就没人管了,警察隔三差五管一趟事,一般都不来人的。所以,哥之前以为你们是来找事情的,我有听到风声,说附近有人想找我事情。”

  王礞奇怪道:上面不查的么?

  “查,老哥我没上过大学,但这就跟大学上课登记一个道理,谁管你到没到,到点有人帮登记就行了。”

  说到这里,巨人笑了笑,哎了一声:“不是老哥我吹哈,我在这块儿,在大家眼里可谓是保护神!哈哈,一般警察做的事情,咱也做,正好,这块儿我稳说的算,我还可以照顾我自己的弟兄和生意,你们说,好不好?”

  “好个屁啊。”秦虎心里吐槽,刚刚人家一听你带着人来了,全部都跑掉了,一个围观的都没有。

  但,秦虎确实很钦佩巨人的弟兄。

  无论是哪个弟兄,打起架来都不含糊,在楼上的时候,那几个壮汉也不曾说过什么求饶的话,属实够男人。

  “不是老哥我吹!这一块儿,你随便查!黄赌毒,你搜的出来,算老哥我输!”巨人拍了下桌子,嘻嘻笑。

  “秃老哥,你叫什么名字。”陈飞擦了擦嘴,顺带拿湿纸巾捂着脸上的伤。

  正问着,门外又走进来几个壮汉,看上去像有点小伤,有的人一瘸一拐。

  他们将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拖拽到地上,男人像是快死了一样,抽噎着气,鼻涕眼泪直流。

  当他抬头,看到面对自己,脸上有些不快的巨人时,立马磕头道:“我错了!”

  磕的声音很响,一下子磕了好几个!

  秦虎依稀听到,远处滕竹借此嘲讽于星。

  巨人确实不爽,不过和磕头的男人无关。

  “刚刚打架,你们几个人呢?”

  带头的壮汉摸了摸鼻梁,有些尴尬:“我们几个来晚了,但是大哥,这小子用你名号,做了老多坏事,刚刚他丫的逃了,咱们几个来不及嘛,还有,我…”

  话到一半,脸上瞬间惊恐起来。

  指着秦虎说,你怎么在这?!

  巨人吼道,他为什么不能在这!?

  “他当然可以在这,但…”壮汉来回扫视巨人跟秦虎,在看热热闹闹的饭馆内,有一大群不熟悉的面孔,不由奇怪。

  “我来解释一下吧。”

  秦虎笑了,不曾想这一天的趣事还真不少,他将之前跟壮汉遇到的种种,一一告知巨人和其他人。

  “原来虎哥,你这么早就跟巨人有冤仇了。”王礞打趣道。

  “胆子大了。”秦虎轻锤了一下王礞。

  巨人看了看周围,皱眉,让周小强先站起来。

  周小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手颤着,急忙说真的不敢了…

  “没事了,放宽心。”巨人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在周小强的视线中,仿佛一尊神像,令他丝毫不敢动弹。

  不轻不重,手放在周小强的肩膀上:“我叫周强,你叫周小强。”

  秦虎瞬间懂了周小强是如何借他人名号来装狠人的。

  周小强点点头,周强继而笑道:“我们很有缘,老弟,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周小强迅速点头。

  周强的笑容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狞,冷道:“我不管你做了什么,赔老子钱,记住。”

  在周小强的眼中,巨人周强就像是个恶魔,他完全不敢说半声不。

  “还有,给我老弟秦虎道歉。”了解情况后,巨人立马警告。

  周强嘴皮都在发抖,给秦虎鞠了一躬,“虎哥,对不起。”

  秦虎站了起来,拉住周强,周强被吓的死拽桌子腿,他眼前的秦虎如同一个魔鬼,看到就已经吓的不行了。

  而且…下午得罪的秦虎,还跟霸王周强有关系!

  这让周小强说什么不肯松手。

  “嘿嘿,放开吧。”武宏活生生把周小强搬开。

  巨人也不管秦虎要做什么,大家都没有理会这个画面,所有人自顾自的聊天,笑容浮在脸上。

  他们,就如同牛鬼蛇神,此刻的周小强就是这么想的。

  被秦虎拖拽到门外,脚都软了的周小强当下想倒地,一把被秦虎紧抓。

  “你要是再磕头,老子把你狗头打爆。”秦虎冷道。

  周小强迅速点头,规规矩矩站着,问:“虎爷…您,您找我做什么?下午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

  秦虎打断道:“我不想跟你哔哔这么多,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么?”

  周小强愣住了。

  “你不用这样看我,我只是个普通人,老子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人。”秦虎气道:“你跟那个女的认识多久?”

  周小强笑了,眼里有些奇怪的神色:“没多久!虎爷,您是要她联系方式是么?我给你找找哈,您千万别急啊!”

  赶紧掏出手机,周小强快速翻找,不停的截图,然后抬头咧笑:“QQ,VX,微博,电话家庭住址我都有,爷您等着,我帮…”

  “啪!”

  秦虎一耳光扇上去,臭骂:“你TM是想死么?臭屌丝!”死拽住周小强的头发:“你这辈子活该没出息,杂种!”

  发自肺腑的炙热,一股火气冒到了头顶!

  跟当初得知林美被绑时,绝望的内心完全不同,秦虎嘴鼻大喘着气,双眼死盯着周小强。

  周小强被注视的快哭了,浑身又开始颤抖,又有些站不稳道。

  “我是杂种,我是屌丝,霸王(周强)都放了我,您也放了我吧,您要钱我也可以给你,求求您别整死我,再给我几个耳光也行。”

  周小强“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放声痛哭。

  直到现在,秦虎对他说了这么多,发的这些脾气,他仍然以为,秦虎对于下午他被警告的事情,无法释以为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