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艰苦磨练,此刻的绝尘无论是全息还是身法,都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下山的路程中,绝尘脚步轻点地面,身形如飞,两旁的景色仿佛化作了一重又一重的绿色屏障,一片模糊,朝着身后倒掠回去,不过多久,竟然直接来到山脚。

  “先前那股震动,好像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绝尘喃喃低语,目光遥遥锁定住密林深处的一个方向,随即腾身数丈,有如凌空而行的大鸟,朝着震动传来的方向快速掠去。

  绝尘并不是一个特别爱好管闲事的人,但是如果这些震动和瀚海族有关,那作为其中一员,他理当也该去看一看。

  毕竟在这片密林的百里方圆内,基本上都是属于上层的活动范围,平常依靠着护族阵法加持,是不会见到任何大型魔兽的。

  而先前传出来的那股震动,却明显应该是某种及其危险的高级魔法兽所发出来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些排名前百位的内阁弟子们,在集体猎杀大型魔兽。

  “在修炼之余,能够亲眼见识一下那些内阁弟子的战斗手段,倒也算是不虚此行。”

  绝尘有着自己的打算,作为一个心高气傲的少年,他永远也不会甘愿屈居人下,此刻不发力,只不过是因为还欠缺一个一举成名的机会而已。

  严格说起来,凡是上层排名在一百之内的弟子,都会是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对手。

  能够提前预知对手的战斗能力,对于绝尘而言,自然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更何况,任何宝剑都需要历经磨砺才会最终绽放出锋芒,绝尘此时的修炼已有小成,他也正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毫无疑问,猎杀魔兽,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带着这样的情绪,绝尘很快便已来到了震动传来的地点,虽然还未靠近,却感觉到空气中仿佛多出了几分凌厉之感。

  “果然是有人在和魔兽战斗!”

  前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轰响,一旦靠近这篇区域,绝尘脚下立刻便感受到了远比先前还要来的猛烈得多的震动,能够造成这种阵势的魔兽可不多见,或许还要比之前的那头金角犀强上不少。

  “先上去看看!”

  如今的绝尘,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仅仅只具备着升元阶九重实力的下层弟子,虽然以他的实力,在单独面对一头三级魔兽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胜算,不过若是想要将再次他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却也明显不太可能。

  就算打不过,也能轻易逃跑。

  怀着这样的心思,绝尘一步步朝着密林深处小心地靠拢。虽然他并不惧怕直接面对三级魔兽,却也并不想直接惊动对方。

  嘭!

  剧烈的撞击声仍在进行,而绝尘也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心跳,小心翼翼地跳上了一颗巨大的古树,伸手拨开茂密的枝叶,继而凝目朝着下方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形似小山般的壮硕兽影,巨大的头颅上满是密密麻麻地伤痕,瞳孔中释放出令人感觉到无比心悸的嗜血红光,狰狞的血盆大口足够同时吞下两个他。

  吼!

  震天的巨啸传来,犹如化作实质一般的音波,内里蕴藏着嗜血和凶狠,每一声吼叫都震慑得绝尘心里头一阵发抖。

  “居然是嗜魂苍狼,这可是货真价值的三级魔兽啊。实力几乎足以媲美定元阶一重的人类高手。”绝尘怔怔地望着下方那道兽影,心里头的震撼简直浓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胆敢和这样的凶兽开战?

  心里怀着疑问,绝尘赶紧将目光放在了嗜魂苍狼对面的那道身影之上。

  出乎少年预料,此刻置身于战斗中的却并不是什么接取了任务的内阁弟子,反而是一位身材短小的中年汉子。

  这中年男子精赤着上身,身材矮小,然后浑身却长满了爆发力十足的壮硕肌肉,绿豆似的小眼中释放出逼人的凶光,使之看起来凶横异常,面对着嗜魂苍狼的步步紧逼,却也并未表现出任何惧怕的情绪。

  “不对,这人应该不是宗族的长老或者执事!”

  瞧见那道矮小的声影,不知道为何,绝尘的心中却充满了一种尊敬的心绪。

  凌冽的杀意萦绕在对方那瘦弱的身形之上,中年男子手中执着一柄全息化成的宽刀,每一次出手都不带半点犹豫,伴随着一片雪亮的光华洒落,竟在无形中释放出一股磅礴的刀气,充斥着极度的阴冷与锋寒。

  我想起来了,他是东方曜!魔刃东方曜!

  绝尘拼命屏住了呼吸,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了胸腔,只差一步就会失声叫了出来。

  东方曜这个名字,在瀚海族的内部可算是家喻户晓,除了因为他的实力非常强劲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家伙一直都在和他们瀚海族作对。

  据说瀚海族内出去完成任务的上层弟子中,每年都会有一部分是丧生在这个家伙的手中,这人嗜血成性,天性残忍,更兼有着狼一样的狡诈。

  传说在两年之前,宗族执法殿曾经还对他发布过通缉令,精挑细选了十多名核心弟子对其进行围剿,然而很可惜,最后的结果,却是以这群核心弟子的全军覆没而告终。

  所谓核心弟子,在上层的地位甚至远在内阁弟子之上,是一帮能够真正为瀚海族挑起大梁的人。

  瀚海族的弟子在进入上层之后,每个人都有为期三年的学习机会,三年一过,可以自由选择继续留下还是独自出去游历江湖。

  而愿意留下的人,则必须要通过一种极其严酷的考核,方才能够得偿所愿,成为瀚海族真正的核心弟子,加分堂高层。

  在成为分堂高层的一员之后,他们便会通过接取任务的形式,逐渐累积自己对于宗族的贡献度,等到达了一定阶段,便可以胜任执事、堂主、或者外门长老的职务。

  所以这帮核心弟子,基本都算得上是历届内阁弟子中的天才人物,然而即便是这样,十多个人却照样丧生在了眼前这个中年汉子的手中。

  可以想像,魔刃东方曜究竟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人。

  而在这些年里,上层也从未放弃过对于此人的追杀,据说现在负责追缉这家伙的是一名宗族长老。

  “真想不到,东方曜居然胆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来到这里,还和一头魔兽较上了劲。”绝尘直勾勾地望着下方的战斗,心里如是想到。

  此刻的东方曜却并未发觉,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居然还会藏着人,而是一门心思地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眼前这头凶悍的嗜魂苍狼身上。

  三级中期的魔兽,已经不弱于寻常的定元阶三重高手,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浑身皮糙肉厚,且力量大得惊人,一旦发起狂来,连定元阶四重的强者都能硬撼。

  正巧,东方曜就处在定元阶四重的层次。

  当然,如果是在平时,东方曜自然不会与之多做纠缠,然而如今的情况却十分不同,原因便在于他必须取出对方的魔魄,来为自己治伤。

  那名宗族长老的追杀并非没有效果,能够获得这个地位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是半只脚跨入地元境的一流高手,甚至很多都已经真正步入了地元境,对付他一个区区定元阶四重,当然不是问题。

  就在半个月前,他便在猎杀瀚海族弟子的途中遭遇到了对方的拦截,如果不是依靠着对于地形的熟悉,现在的他,恐怕早就变成一堆尸骨了。

  即便逃脱了追杀,他也身受重伤,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一个不要命的法子,想要猎取三级魔兽的魔魄,来替自己疗伤。

  不过,事情却并非如同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活该他运气倒霉,这次碰上的,居然是一头快要进阶的嗜魂苍狼。

  “妈的!等我取出了魔魄,治疗好自己的伤势之后,一定要多杀几个瀚海族弟子来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