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惊雷将顾红妆从睡梦中吵醒了。

顾红妆觉得屋内有些闷,就将窗户开了一条缝,清风吹来,顿时让她感觉舒服不少。

突然一道闪电,在天上炸开了花,传来的声音震耳欲聋,在一瞬间顾红妆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这种感觉越来越加重了,顾红妆捂着胸口,趴在地上不停地喘着气。

"龙四?龙四?…"顾红妆虚弱地呼喊着龙四的名字,可一直没有听到龙四的回答。

顾红妆的脸上一行清泪流了下来,过了许久,她才缓了过来。

缓过来的顾红妆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感到十分的奇怪,自己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顾红妆来到了龙四的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顾红妆来到了正厅也没有见到龙四的身影,顾红妆微微感到有些诧异,龙四去哪了呢?

顾红妆在正厅坐了许久,直到困意再一次席卷而来。

屋外,雨滴早已经在不停地敲打着瓦片,天空中不时还有闪电划过。

龙四与金哉斗了许久,整个屋子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璟瑜已经跑了出去,命令人将整个房间围了起来。

龙四的身上已经有了许多伤口,这都是金哉的杰作,而金哉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反倒是他的那把刀却有了一个缺口。这是龙四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换来的。

两人的战场从屋内来到了屋外,随着金哉的一记重砍,龙四有些无力地站着了。其余的人想要将龙四围住一举拿下,金哉却阻止了他们。

"龙四,你看看周围,你插翅难逃,天不负我,我终于有了亲手杀你的机会了"金哉仰天嘲笑着。

雨水已经将龙四的身体全部浸湿了,血水顺着龙四的身体四散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朵庞大的血花。

方皓宇此时正坐在这座宫殿外的一处客栈内,他的人已经全部躲藏在了周围。只要找准时机,他就可以动手。

方皓宇手里一直拿着一杯茶,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也没有喝下,也没有放下。

天逐渐亮了,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着。宫殿内丝毫没有任何的消息。

方皓宇起身放下了那杯已经冷掉了的茶,随即下人将一个匣子拿了过来,方皓宇打开了,里面是龙四的剑,龙吟。

方皓宇带着一些人离开了,但他埋藏在宫殿周围的人并没有撤退,或许方皓宇还怀有一丝希望吧。

下人替方皓宇打着伞,方皓宇上了马车。

方皓宇坐在马车上,静静地看着龙吟,时而抚摸着。

不一会,马车停了。方皓宇将龙吟收好,装在了匣子里,小心翼翼地下了车。

方皓宇没有让下人去敲门,而是自己走了过去,轻轻地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门被打开了,顾红妆满心欢喜地打开了门,以为是龙四回来了,但看到方皓宇的那一刻,她微微有点失落,同时又有点好奇,好奇为什么方皓宇会来这里。

顾红妆让方皓宇走了进来,方皓宇跟着顾红妆来到正厅,将装有龙吟的那个匣子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顾红妆为方皓宇沏了一杯茶。

方皓宇将匣子推到了顾红妆的面前,打开了匣子。

龙吟静静地躺在了里面,起初顾红妆还感到有些疑惑,随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方皓宇起身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

这句话对于顾红妆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方皓宇退了出去。

顾红妆绝望地抱着龙吟,失声痛哭起来。

南山城内,白九当时被找到时已经奄奄一息了,现在已经醒了正在休养中。

张乃千也受了不小的伤目前也在休养当中。

习木在这次战役中表现不错,又是张乃千看中的人,子墨就让他带领部分工兵修葺城墙。

修葺城墙的第一步就是需要将尸体从缺口抬出来,这里面的尸体有被扔进去的,也有一些重伤者为了大家毅然跳下去的。

子墨在小山上修建了一处陵墓,每一块墓碑都是他亲手刻的。

南山城内扩建了许多房屋,行政的地方也扩建了。子墨没有坐到最高的那个位置而是,坐在其次的,那个位置一直属于龙四。

现在子墨整顿着军内,将一些不必要的职位全部撤换。子墨现在只需等龙四回来就能决定下一步了。

当时的情况十分的危急,结果突然来了一群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卢锡安的大军,南山才得以幸存下来。

子墨忙于战乱并不知道龙四的情况,只知道他还在洛州。

南山位于洛州,花州,江州三州之间,而陵都离这里还很远,隔了花州,青州,潞州,秀洲。

洛州与益州,草原,外邦接壤。

南山的位置还好,没有离陵都太近,现在所受到的危险不是很大,现在卢锡安被击败,估计和华也需一段时间才会进行下一次的行动。

子墨派了一部分人去了花州,江州去购买一些淄重。之前龙四留下的已经消耗殆尽,派人出去的另一个原因是招兵买马,这一场战役过后,南山死伤严重,但同时也为南山打出了名声,一些受到压迫的前朝官相纷纷来投。

江州实属一个好地方,毗邻大海,物产丰富,子墨心想估计龙四回来有下一步行动也会是江州。

至于花州,子墨实属了解地不清楚,这些还是得等龙四回来才能做下一步决定。

方皓宇坐在马车里,闭上了眼睛,马车没走一会突然停了,方皓宇睁开了眼睛。一个人骑着马快速飞奔过来,来到方皓宇的马车前,下马禀告道"少主,宫殿内有情况"

方皓宇听了后瞬间来了精神,立即让马夫加鞭。

方皓宇很快赶到了洛州城内那座宫殿前。

方皓宇刚下马车,那座宫殿的大门被缓缓打开,突然一个东西被扔了出来,滚到了方皓宇的脚下,方皓宇定睛一看,正是璟瑜的脑袋。

方皓宇抬头看去,龙四缓缓地出来了,他虚弱地撑着大刀,另一只手拿着一个人头。那个人头正是金哉,龙四为了杀他们,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方皓宇挥了挥手,他的人立马冲了过去,扶住了龙四,其余的人也接连冲进宫殿内。

洛州,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