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四用着小刀慢慢地割下来羊肉,将盘子递给了顾红妆。

顾红妆见龙四没有说这件事,便嘟着嘴,低着头吃着羊肉,嗯,别说,还真好吃。

吃完后,龙四留下了银两,便带着顾红妆离开了。

此时的天,格外好看,没有骄阳,没有热浪,唯有和煦的微风。顾红妆取下了笠帽,微风吹动着她的柔发,在蓝天的映衬下,顾红妆的眼眸格外好看。

"我们去哪?"顾红妆紧跟在龙四的后面,小声说道。

"城墙上"龙四缓缓地说道。

两人不紧不慢地来到了洛城城墙下,士兵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没检查便让两人上去了。

两人拾阶而上,来到了城墙上。

方皓宇还没到,龙四并不着急,靠在城墙上看着那座气势恢宏的宫殿,久久不语。最终发出了一声叹息。

"怎么了?"一旁的顾红妆自然是听到了龙四的叹息。

"洛水,洛城"龙四不着边际地说道。

"这两个不就是一个地方吗?"顾红妆问道。

龙四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来,盯着顾红妆,顾红妆的眼眸里恰如星辰大海,让人很容易陷入进去。

顾红妆也盯着龙四,龙四的眼神里忧郁而深邃。

龙四收回了目光,继续看着那座宫殿。

过了一会,脚步声传来,龙四收回了目光。方皓宇有些歉意地走到两人面前。

"十分的抱歉,府上出了一点事"

龙四轻轻地摆了摆手,随即方皓宇看向了顾红妆"这位便是顾姑娘吧,实属长得好看"

龙四心里诽谤道"你会不会聊天,一上来就夸人家"

顾红妆笑了笑,微微致意,随即小巧地后退在了龙四面前。

方皓宇尴尬地笑了笑。

"这是方皓宇"龙四跟顾红妆介绍道。龙四又看向方皓宇说道"这是顾红妆,你已经知道了"

随后三人就告别了。在回去的路上,顾红妆还有一点懵地看着龙四,心里嘀咕着"不是,你带我出来,费这么大的劲,只是见一个人,然后就没了?!!"

天已经晚了,月亮出来了。

顾红妆最终没有说出疑惑的话。顾红妆看着月亮,然后开口说道。

"今晚的夜色很美"

顾红妆没注意到的是,龙四身边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龙吟。

两人回到了小院,两人都坐在靠近河边的那一边,双方都沉默不语。

过了许久,顾红妆有些困意了,便进房休息了。

龙四一直坐在那里,直到听到房间内的呼吸平静而缓慢的时候,他动身了。他悄悄带上了门。

看着天上的月亮,今晚的风也很温柔

龙四来到了城楼上,方皓宇已经在等着了。

"这次,恐怕有点危险"方皓宇说道。

龙四看着方皓宇,方皓宇立即解释道"那人从陵都调来了禁军,你也知道禁军的,恐怕有些麻烦的。"

"里面还有金哉"

"十死九生咯?"龙四摊了摊手说道,方皓宇无奈地点了点头。

金哉的武功高超,一把大刀使用地行云流水,两人因为立场的不同,以前经常起摩擦,龙四与金哉切磋那么多次,只有一次赢了,而且那次还是碰巧赢的。后来,金哉的家族因为一起贪腐案被牵涉,金哉认为是龙四从中作梗,从此将龙四视为仇人。

"那把剑,如果我没回来,你给顾红妆吧"龙四说道。方皓宇点了点头,随即从旁边拿出了一个黑匣子。方皓宇打来后,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大刀,方皓宇将黑匣子递了过去。

"这把刀,称手"方皓宇说道。

龙四拿出了这把刀,想要触碰刀刃时被方皓宇阻止了。"这上面有剧毒,解药只有我有,你就算没杀了他,他也会毒发身亡"

方皓宇拍了拍龙四的肩膀"我等你好消息"

龙四消失在了黑夜中,方皓宇拿出了龙吟,静静地看着这把剑。

龙四来到了这座宫殿前,这座宫殿虽说比不上陵都的那座宫殿,但足够恢宏大气了。宫殿外,站满了士兵,龙四看到其中确实有禁军的士兵。

不时还有士兵巡逻,龙四悄悄地翻了墙,龙四手扶在墙上看见了宫殿里站满许许多多的士兵。龙四没有翻过去,而是站在了墙上。弓着身子,轻轻地走了过去。

走了一会,龙四来到了内殿,里面的把守的士兵才少了许多,龙四才跳了下去。

龙四一直靠在最黑暗的那一面弓着身前进。

"金哉,你坐下,我想方皓宇的人此时已经进来了"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吃着东西对着金哉说道。

金哉拱了拱手便坐了下来。这人便是璟瑜,在洛州多年,方皓宇也跟他斗了多年。

璟瑜在洛州可谓快活,每年的进贡会先在洛州停留,璟瑜自然是会收一些好处的。

等到方皓宇时,拿到的可不多了。

龙四已经在外面了,自然是听到了。龙四一直等着,夜深了,一片寂静,就连蝉都去休息了。

蚊子一直不停地在龙四周围嗡嗡地飞,龙四对此并没有感到烦躁,他还在等。

突然,天空一瞬间变亮了,一道闪电炸裂了天。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接踵而至。

龙四进去了,破窗而入的。

"龙四?"金哉已经拿好了大刀,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同样拿着刀的龙四说道,很显然他怎么想也没想到会是龙四。

"呵呵,想不到你沦落到替人卖命了啊"金哉冷笑道。

龙四没有说话,拿出了大刀,一只手紧紧地握在刀上。金哉看见了龙四手中的刀便嘲笑着"哟,你的剑呢?现在连剑都卖了?"

"少废话!"龙四大喝一声,冲了出去。但不过方向并不是金哉而是璟瑜。

璟瑜并不是一个习武之人,看见龙四朝他冲了过来,马上慌了,立即朝后退去,躲在金哉的背后。

"龙四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你竟然敢孤身闯进来,这一点我实属佩服"金哉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反而笑眯眯地看着龙四说道。

"跟我玩刀,你差远了"金哉动手了,大刀随即出鞘。金哉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龙四的身前,一把大刀朝着龙四的面目劈了下去。龙四抓住旁边的柱子,用力朝后一退,方才所站的地方已经凹陷下去了,可见金哉这一刀力量有多大。

金哉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朝着龙四冲了过来,龙四被逼到了一个死角。大刀又一次劈过来,突然就在快靠近龙四的时候,改变了方向,变成了横砍。龙四连忙用那把黑漆漆的刀去抵挡。

在接触的一瞬间,整个刀弯曲了一个恐怖的角度,但仍然没有断。龙四的手臂微微颤抖着,刚才的那次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了。

"呵!龙四你就这点能耐,你竟然还敢在我面前玩刀?"金哉再一次冷笑着。

龙四将身前锋桌子踢了过去,同时自己的身体动了,金哉劈开了桌子,龙四整个人就从碎片中飞了过来。一把大刀直接刺了过来,金哉不紧不慢地将自己的刀一横用自己的刀面去接这一下,龙四使出了全身力气,但金哉的刀仍然完好无损,依然见不到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