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就听我脑袋里“咔嚓”一声跟神经断了似的。“他怎么了?”事情一波接一波的,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我连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好像都没有了。

  “别问了,赶紧过来,过来了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咔——他挂断了电话。

  我心情糟糕极了,那还有心情吃东西,赶紧让林楠把我弄上车带着我去警局找他们。

  这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个马高歌究竟是什么人?像是火葬场、殡仪馆那种地方怎么会有和尚?

  老肖肯定是不会骗我的,他们做法医的也算半个警察,正直是必须的,所以我绝对相信他对我没有恶意,可是这个马高歌实在太神秘了。

  他为什么会在火葬厂上班?

  难不成是专门给人超度亡灵的?可他年纪那么轻,得到高僧不都应该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和尚吗?

  而且那天我明明就去了他的办公室,一扭脸的功夫人没了,我愣是在原地发呆,难不成是进入了别的空间跟他神交了?

  先不说这事是不是我搞错了,就说那个拦住我不让我进去的门卫不也是亲自问过之后才让我进去的啊。至少这说明门卫是确定过了他在的!那么……

  神奇,实在太神奇了,世界上既然有存在他那种能力的人。

  “小诺?方小诺。”林楠叫了几声深思中的我,第二声我才听见,“啊?”

  “你想什么呢?你不说要来这间警察局吗?到了。”

  我抬头看了看车窗外,原来已经到了,我竟然想马高歌的事想了一路。“谢了,楠姐,我欠你好几顿饭了。”

  “这都不是事儿。我就是担心你,你看你今天一天不是火葬场就是警察局的,小诺,有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就算我帮不了你,也能给你出出主意什么的啊。”

  有这种姐妹,我真的太欣慰了。“行了。你放心吧,没什么事的。有事我必须找你帮我解决不是。”

  “嗯。”

  她帮我弄下车坐上轮椅然后我就让她走了,警察局里面的路我还算记得清楚,虽然魏海龙在电话也没跟我说清他们在哪儿,但我想他们唯一能集合的地方应该就是老肖的停尸房了。

  我就不明白了,好端端的司徒睿干嘛不送医院非要来停尸房,难道他——不行,我的心都啾起来了。

  验尸房在警局的后面,那条路通常只有发生凶案的时候才会有外人来来往往,平时没什么人,所以我随意出入也没人拦我,因为根本就没人看见我进来。我一路往里走,一路没人,我还挺得意,我要真来偷个尸体什么的估计都没人发现。

  “方小诺。”冷不防的,就听见从背后叫了我一声。

  谁?我有个习惯就是别人叫我我从来不喜欢先回答都是先回头去看,确定了是人之后才说话。这次也一样,我回头去看是谁,可我不回头还好,一回头当场就毛了。

  我背后除了路两旁的几棵松树之外连条鬼影都没有好不好?

  “方小诺。”

  “……”谁他妈叫姐?妈蛋的,大白天也赶出来闹事了。不行,此地不妥我看我还是赶紧走吧。

  我赶紧回头推着轮椅低头往前走,没走两步忽然撞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上了,轮椅被拱回转了好几圈。

  我还晕晕乎乎没搞明白呢,就看见眼前的地方有一条穿着黑裤子的腿,我在往下一看,妈呀,连着地的那一部分空了一大截,对方没有脚。

  “啊——”我实在忍不住的惊叫起来,胆子都要吓爆炸了,手慌脚乱的推着轮椅掉头跑。

  /最,2新章a节上酷y匠/N网

  然而我背后那东西却还在低低的的像是喃喃自语的说,“方小诺,我醒过来之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了。没有人看得见我,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