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很饿。像饿了很久很久,四肢无力,头脑发昏,胸口上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憋闷的我喘不过气,心脏也忽然开始剧烈的跳动,像要炸了一样。我大口的呼吸,尽量让自己维持平稳,但额间的冷汗还是一个劲的往外冒,在这样下去我也许会死。

  我也才不过一天没吃东西不可能饿到这个地步。难道鬼上身会让人感觉饥饿?难道上我身的这只鬼是饿鬼?

  “老肖,她没事吧?你看她脸色不太好。”司徒睿担忧的问。

  “我用符贴着暂时没事,等海龙的鸡血到了,洒在她身上就好了。”

  “这两天真够扯的,先是警察局里闹僵尸现在又是鬼上身,老肖你该不会玩我吧,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鬼?”

  “佛家说因果轮回,这个世界上有因就有果,妖魔鬼怪无处不在,只不过人类肉眼凡胎看不见而已,但看不见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

  “那方小诺说她能见鬼也是因果?什么因什么果?”

  “这我哪儿知道,不过我第一次看这个姑娘的时候,就觉得她这双眼睛跟别人不一样。”

  “#酷◎u匠。@网A#唯…一+正¤Y版‘u,;其他都z(是!盗g$版J

  “不一样?哪儿?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小子要是能看出来还要我干嘛?”

  他们说话的声音在我耳边异常烦躁,我不想死,等着他们聊完天我都不知道我还不能活着,我必须做点什么,可我能做什么?

  我不想死,不想死。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有一股暖流从我脚底缓缓流向我的全身,过了一会儿这股暖流渐渐升温,我开始躁动,开始发热,身体里经脉、血液、血管、细胞都好像要烧起来了。

  热,好热,身体要着火了。

  屋子里老肖跟司徒睿都瞪着两只眼珠子看着我,我脑子里什么白芒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又过了一会儿,我像吃饱了一样,渐渐恢复了力气、神智、身体也一点点的降了温,而且胸口不再憋闷,心脏也不在剧烈的跳动。

  我——好了?我试着做起来,然而在我面前的却是两双惊讶无比的、犹如看待怪物一样的眼神跟四处狼藉的惨败景象。

  原先的验尸床跟实验室用品几乎没有一个完好的待在原地,而且几乎全被掀翻在地,屋子里刚挂过龙卷风?

  “你们怎么了?”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有我怎么会躺在冰凉的地上了。

  老肖赶紧走过来,把我当成洋娃娃一样把拉过去左看看又看看,像是检查那里坏掉了一样,一边检查还一边嘟囔,“不可能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去,你们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你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司徒睿问我。

  我看看他,他看我的眼神犹如在看“未知事物”,满眼的问号、困惑跟不解。“你们没事吧?我刚才我就感觉身体好热,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八成是附我身的鬼知道我意志坚定所以发飙不成就跑了?”

  “不可能。”老肖喊道:“不管什么鬼最怕我的符,而且一般的鬼如果找准了一个对象之后就不会轻易的离开,要知道的能上身也是需要条件的,你符合祂重回这个世界的条件,祂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你?你到底对鬼做了什么?”

  看着老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可是我能对鬼做什么?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老肖,你冷静点。”

  “这事司徒你别管,我学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事。这姑娘肯定不简单,她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