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是人是鬼?

  没容我细想,回头一看老太太哭的没了力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们几个又忙活半天才把人给扶起来。

  等在回头去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呼,我也松了口气,许第一次来验尸房这种地方总担心会看见鬼所以精神太紧张了,没准那真是个人影呢。

  老太太哭的泣不成声,捂着胸口什么话也说不清楚了,在让她这么看着儿子的尸体等会犯心脏病就麻烦了。

  “司徒警官,看大妈的心脏应该不太好,先把她扶出去稳稳情绪在说后面的事吧。”

  司徒睿也没反对立即跟我一起扶着老太太往门口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去开门还没等人出去,屋子里忽然莫名其妙的刮了一股怪风,那风叫一个凉,阴冷阴冷的不说还特别瘆人,要知道这可是地下室,屋子里头连扇窗户都没有,哪儿来的风?

  更新◎最|快P上酷匠网o#

  再加上这时候原本就不怎么亮的白炽灯忽然狂闪了几下哗啦一声炸了,白色的玻璃碎片像漫天飞舞的银色刀片一样从天而降,强而有力的刮伤了我的额头。

  验尸房里立马静了,老太太也不哭了,所有人都瞪着眼睛看着我,而我就感觉一股暖暖的液体从额头流进嘴里,咸咸的,有一丝腥甜。

  “方小诺,你没事吧?”

  “海龙,赶紧去拿医药箱。”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明明就听见司徒睿问我没事吧,老肖叫魏海龙去拿医药箱,可就是说不出来话。

  我想拉住司徒睿,但腿脚也不听使唤了,整个人像是被人定住一样怎么也动弹不了。

  砰——原本被我打开的大门自己撞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去,什么情况?我好想哭,这种感觉就跟被鬼压床差不多,我明明是清醒的,可是又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好难受,好像有一股气压从后面推我。

  “方小诺你没事吧?说话啊?”司徒睿又问了我一句。

  我无法回答他也动不了。

  怎么回事?我到底怎么了?我靠,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魏海龙拿着医药箱走过来要给我涂药,见我一动不动的就推了推我,“喂,你没事吧?”

  好嘛,他这一推我干脆像一尊石像全身一样僵硬的倒在水泥地上,这一下没疼死好娘的。

  “师傅,坏了,你快过来看看,她好像不对劲。”魏海龙这赶紧叫了老肖一嗓子。

  老肖一听魏海龙这么说赶紧跑过来看了看我,没过多久他脸色一变,“不好,八成是是屋子里的脏东西想要上身。司徒,赶紧把不相干的人送走。”

  “好。”司徒睿也不废话,赶紧就把吓傻了的两婆媳给送出去了。估计经过昨天晚上的事之后,他已经从无神论者变成有神论者了。

  人都送走了之后,老肖一脸的愁容瞅着我。

  “小丫头,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能见鬼是因果,但是鬼要上你身也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求生意志顽强,鬼神也不能奈何你。所以不用恐惧,不然鬼怪会趁机利用你的恐惧侵占你的意志。放轻松,海龙赶紧去市场上买只活鸡回来,等下给她撒点鸡血就没事了。”

  说着他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张黄色的符贴在我身上。还别说贴上之后我身上是舒服很多了,至少那种一直被气压推着的感觉没有了。

  但——我却忽然有另外一种匪夷所思的奇怪感觉,就好像饿了很久很想吃东西的那种感觉一样。

  是,我今天还没吃过东西,我会感觉饿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不是这种,而是一种更久远更渴望更加让人亟不可待的欲望。

  好饿,好想吃,我要吃——吃什么?烧饼?面条?米饭?不是这种我能想到的东西,想到这些食物我甚至觉得恶心。

  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三梦说:

  来了来了,新出炉的章节请笑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