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抗旨了,只能是硬着头皮发动车子开着走了。

  那破鬼也真是的,无端端在十字路口给我玩鬼打墙,害得老娘等下还得去交罚款,妈蛋。

  其他都好说,万一警察问我干嘛去了我怎么解释?说我下车玩去了?要真这么说他不吊销我驾照才怪。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瞄了一眼司徒睿,“警察叔叔,昨天晚上你可是全程都陪着我的,究竟怎么回事你比谁都清楚,你说我等会怎么跟你那些同僚解释?他们万一要是不信我吊销我驾照或者严肃处理我我怎么办啊?”

  他看了我一眼邪恶的笑笑,“别,还整晚陪着你,女同志别说的这么露骨,容易被人误会。等到了再说吧,现在就希望昨天的监控能说明情况,不然谁也说不清楚。”

  “真倒霉。”我自言自语,“妖魔鬼怪没害死我,现在却愁怎么面对同类,讽刺啊。”

  到了交通队,我交了一百元罚款扣了两分,车被扣留警局一礼拜,警察还不依不饶的教育了我大半天。好在监控给力证明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也没把我怎么着,可怜我那车暂时是回不来了。

  这一趟忙活下来十一点才离开交通队,我给林楠打电话让她帮我请了假,然后又跟司徒回了刑侦队去找老肖。

  找到老肖的时候,他正在验尸,特地让我们在外面等了会儿。

  跟我们一起等的还有两个被安排认领尸体的家属。

  一个是差不多二十多岁的女子,高高瘦瘦皮肤白皙,瓜子脸,高颧骨,大眼睛。另外一个也是女人,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岁面容憔悴已经哭的脱像了。

  两个人的意志都十分消沉,可能是死者的妻子跟母亲。

  我才想起来今天是颜如裕认尸的日子。哎,要是他们知道昨天晚上颜如裕站起来到处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的“女人”长得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今天是颜如裕家属来认尸的日子。”司徒睿小声的在我耳边说。

  我拉着他走到一边小声问道:“颜如裕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事能告诉你吗?你是谁啊。”

  这个人真难相处,“说说又不会死。再说了,没准我还能帮你呢,我这双眼睛能看见鬼,没准等会我进去看见颜如裕还能帮你问问谁是凶手帮你破案呢。快点!”

  #酷匠网,正93版√g首发8

  他不理我。

  “说不说?”

  他还是不理我。

  我急了,“你要是不说,我就去找你们局长说你昨天晚上强暴我。嘿嘿,这种事你比我懂,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我这么一闹,你铁定被处理。”

  他脸色一变,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威胁我啊。说了不说就不说。”

  “好啊,那我就去找你们局长了。”

  “你知道我们局长是谁啊。”他还逞强。

  “我不认识啊,可是我到警局闹一闹就认识了啊。大不了我在带几个记者朋友一起,反正我们买保险的这类朋友数不清楚。”

  我说着就要走,硬是被他给拽回来。他面色凝重的说:“发现的时候人是一头扎在洗手台里溺水死的,现场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家里也没有任何人出入过,附近的监控也没有任何问题跟疑点。”

  “那你们有没有查过他的交友情况?”

  “第一时间就查了,没什么头绪。”

  没过多久魏海龙从验尸房出来了,跟家属交代了几句就放人进去了。

  “真可怜。白发人送黑发人,真不知道她们以后怎么办。”

  “这种事在刑侦队几乎天天发生,我们能做的不多,只能尽快找到凶手绳之以法。”

  “可是如果没有凶手呢?如果是鬼杀了他,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人力有限又怎么能跟鬼神斗?如果颜如裕真的害死了那个女孩子,那人家找他报仇也无可厚非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