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倒霉死了。我重重的打在方向盘上,喇叭被我敲的大叫了一声。我就纳闷了,当初看见女鬼的时候,我干嘛不辞职?真是脑子进水了!

  “你是我的小丫小苹果——”

  寂静的空间里又响了我的电话铃声,我连看一眼的力气没有,果断选择了接听,然而电话的一头却没有任何声音。

  “喂?请问你哪位?”

  “……”对方仍旧没有没打算回应我。

  也许是信号不好吧,听了半天也没声我就挂了,可是手机返回到已接电话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我并不认识的陌生电话。

  匪夷所思!

  我也没当回事,可能是谁打错了吧,随手又把手机扔在一边。

  没过两分钟电话又响了,我拿起来一看还是刚才那电话,还没完了?我接了之后对方仍然沉默。

  我有点不耐烦了,第一次是巧合,第二次了您倒是说话啊,不说话几个意思?耍我玩呢?

  “你谁啊?”我也不客气了,“你有病吧?打电话过来一声不吭你几个意思?聋哑学院毕业的就不要学正常人打电话。”说完我又给挂了,没多久这个电话又打过来了,反正我是接听免费,对方在无聊我也不费钱接就接呗。

  谁知道这次电话那头忽然又有声音了,一个又尖又细的女人声穿透我的耳膜飘忽而来,吓的我一哆嗦,她说:“来444号,我们等着你。来444号,我们等着你——”

  我一听对方那又尖又细的声音就浑身不舒服,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心里甭提有多凉了。

  妈蛋,不是又遇见邪门事了吧?

  “你谁啊?”我问。

  “啊……”

  猛的,对方竟然变成了一个惨叫的男声,声音大的就算没开免提也能在车厢里形成立体声,我手一抖紧跟着把手机直接给摔出去了。

  “救命啊,救救我,救救我,救命啊救命——”

  那男人却让扔在电话里用扭曲的声音喊着。

  什么玩意?我去别什么什么脏东西又张上门了吧。不不不,我又极力反驳自己,也没准是碰上恶作剧了呢。

  这电话要是这么放着不管也不是事儿啊,总要有人按断才行。可是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玩意,要是突然按断了,得罪了人家,晚上祂来找我怎么办?

  拼了!索性我就壮着胆子捡起电话问过去,“你、你怎么了?你是谁?你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我可以帮你报警。”

  “444号,444号,444号,444号,444号——快来,快来,快来,快来,快来——”那个幽怨的女声又来了。

  最新}章D节*上c酷匠'A网A

  我控不住自己的本能反应,当下反射性的挂了电话并且赶紧扣掉了电池。

  去祂妹啊,这么恐怖谁敢去?我这个人从小就贪生怕死,我妈都说我要是放在抗战革命时期没准就是汉奸卖国贼了。

  算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寻思这干脆回家得了,大不了明天被老头子骂一顿,生命诚可贵,谁爱去送死谁去送,反正我还没活够呢。

  原以为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开车回家的时候,半路上忽然遇上一阵奇怪的大雾。

  这大雾来的特别奇怪,北京雾霾这谁都知道,可天气预报从没说过今天会有雾。而且这雾来的又快有浓。几分钟不到路面上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前面要走一段高速,我怕再走下去会出事,只能先把车停在一群私人住宅区旁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