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能看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了,好像是七岁又好像是八岁可能还要更早吧。

  按照老人的说法我大概是天眼没关或者说长了两只阴阳眼的关系,所以才能一直的看见“那种东西”。

  我记得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妈带我去一个阿姨家串亲戚,结果去到人家的时候我就看见一个脸色煞白眼睛血红眼珠快要掉出来舌头全部凸出来叼在嘴里的男人站在门口,他不说话就那么瞪着我。

  我当时就吓疯了,抱住我妈一顿大哭,回来之后病了半个月。据我妈说我当时高烧不退,吃药打针都不好,去过很多家医院就是什么问题都查不出来。

  后来我爸妈实在没办法了,心想我也不能就这么病死吧,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的信了老一辈的迷信之说去庙里给我找了个师傅回来。

  师傅回来一看就说我是被“不干净”的东西被吓着了,说有个吊死鬼一直跟在我身边,后来又是收惊又是做法的我才好起来。

  我当时晕晕呼呼的什么都不知道,后来我想想幸亏我当时整天昏迷不然每天都看见那么一位站在你身边,不死也疯了好不好。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阿姨的丈夫挪用公款去炒股,后来股票被套牢欠了一屁股的债,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在家里上吊自杀了,我跟我妈去的时候正好是那人头七。

  sk看正s版.D章/节`v上c酷M匠网V

  从此之后我妈再也不随便乱串门了,每次去别人家的时候都要问的特别清楚,就怕我在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可即便是这样,我仍然不能幸免于难。我上小学住宿舍,大半夜的经常看见一个没头的女人身子半夜到四处乱飘。

  祂没有脚,经常飘到我对面的一个女生床上坐着;后来我换了宿舍,新宿舍的对面就是学校操场。我经常大半夜的就听见有士兵在操练叫喊,当时我想谁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我们学校操场上练兵?结果打开窗帘就能看见一队日本士兵拿着刺刀大半夜哪儿操练。

  那些有的士兵脸色惨白眼睛血红,有的眼睛就是一个大窟窿看着黑漆漆的。他们穿着老旧的日本军官服,拿着都生锈的尖锐刺抢在哪儿乱嚷嚷。

  再后来我还能看见一些浑身惨白眼睛跟窟窿一样的小孩在学校走廊里站着,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谁过去就瞪着谁,有时候他们还跟到厕所里趴着蹲着从等下的缝去看偷窥别人,所以我从不上那个走廊尽头的女生厕所!

  我曾经试过很多次去提醒那些身边有鬼的人,可最后我被当成了神经病。再后来我渐渐的习惯了,不在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了,可身边的鬼魅却如影随形一天一小时一秒钟都不肯放过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