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十年了,十年了啊!!老天你为何给了我修炼的灵根,却为何又剥夺了凝气的权利!!为何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为什么!为什么!!”

  一个满脸泪痕的青年人站在山崖边,冲苍天怒吼着。

  此青年身着一袭黑色布衣,身子看起来有些消瘦,青涩的面庞却是有着一丝的忧郁和沧桑,眉心处有着一个紫色圆圈状的胎记。此青年名为——东方。

  东方此时却是又回忆起十年之前。

  “铁蛋儿,到了仙门后,一定要听仙长的话,不许惹事生非,一切定要听你师父的安排,知道吗?”

  一个身着布衣的妇人为才八岁的东方梳理着衣着,妇人看着东方的眼神尽是骄傲自豪,但眼底深处却是有着一丝深深的不舍。此妇人正式东方的母亲。

  “娘亲,你放心吧,师父那么厉害我一定会很听话的。”东方的话语中尽是兴奋,却是没有看见母亲眼中的不舍。

  此时二人所在草屋门外传来了很是洪亮的声音:“你们娘俩快些着,仙长都来了还磨蹭什么呢!”说着一个身子挺拔的男子加快步伐从草屋外赶了进来。

  此人正是东方的父亲,其面堂饱满,双臂有力,右手的食指指尖处却是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身后更是背着一把大弓。

  “走吧,仙长已经在门口了,把铁蛋儿带过去吧。”东方的父亲现在很是激动,因为自己的儿子竟然可以位列仙班了,自己的儿子就要成仙人了,怎能不兴奋激动。

  两人带着东方走出草屋,径直走向距草屋两丈远的篱笆大门。只见一风度翩翩,有着浓厚读书气的白衣青年站在大门处,面带笑容的看着走过来的东方。

  终于到了近前,“徒儿东方参见师父。”东方说这句话时,声音很是兴奋,兴奋的都有些颤抖。

  东方说着就要拜下身子,却是被一股柔和之力托起。

  “小方,不急。”只见白衣书生却是挥出一道灵气,托起了东方。

  “这拜师之礼要到师门再拜,而我也只是你的师兄,不是你的师父,师兄我只是带师收徒,以后你可以叫我白师兄或者六师兄都可,我们峰内共有六个师兄弟,曾经我是最小的,以后就是你了。”白师兄微笑道,说道最后却是有着几分解脱之意。

  “好了,门内的其他事宜边走边说,我们即刻启程,和父母道个别吧!”说道这里却是对东方的父母歉意的一笑。

  “去吧,铁蛋儿,到了仙门一定要记得听话。”说着东方的母亲上前将东方的衣服最后整理了整理,随即冲着东方挥了挥手。

  东方看着自己的父母,突然后退一步,双膝跪地,重重的磕了两个头,哽咽道:“爹娘,待孩儿修炼有成,必会回来接走爹娘,照看爹娘。孩儿走了,爹娘照顾好自己。”话毕起身,踏上了白师兄早已御好的飞剑,两人刚动身出几丈远便听见一声咆哮。

  v酷匠网永=久免费`看F小G说^-

  “小兔崽子,记住了,你要是学不成,要是怕苦,就赶紧给老子滚蛋回来,别给老子在外面丢脸,老子丢不起那人!!!”只见东方的父母在篱笆大门前相互依偎着,不过两人的身影中却是多出了一丝的苍老。

  东方听见了自己父亲的大喊,喉咙却是被什么堵住一般,不是因父亲骂自己而伤心的想哭,而是因为他知道父亲话里深藏的含义所以他想要放声大哭。

  他听出了父亲的不舍,听出了父爱的伟大。

  父亲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想说,儿子不论什么时候,你要是累了就回家,家里有着爸和妈;要是资质不够就回家,家里有着爸和妈。

  东方忍着心中的不舍,一滴泪从眼角划过脸庞,却很快被迎面扑来的风吹干。

  东方的脑海中深深的将篱笆前父母的身影牢牢记住。

  两人逐渐远去东方家所在的东家村,在村子的东北方有着一个名为浩然正气门的修仙门派,那正是两人此行的目的地。

  “师弟别太难过,告诉你个好消息,刚入门的弟子有着两年一次的回家探亲机会。”

  东方听到这,却先是一愣,随即高兴起来:”白师兄,真的吗!”

  “没错是真的,刚才没告诉你,也是再看一下你的心性而已,所幸你的表现还不错,没有让我失望。”白师兄此时也是很是高兴。随即话锋却是一转。

  “不过这个回家在入门十年内都可以每两年申请一次,但若是十年内没有什么成就,十年后也会被逐出山门的,所以你自己到时候一定要把握好尺度。”白师兄告诫道。

  “多谢白师兄告之,小方会把握好的。”东方立刻应了一声。

  随即东方向白师兄请教了一些门内事宜。但两人却不知在这段时间内,东家村西北方,有着一道血色遁光飞驰向东家村。

  两天后,两人到达了正气门,进行了拜师,拜入了邋遢道士的青峰门下。整个青峰上下不过九人而已。

  却在东方拜入门下的第三天,传来了血魔真人叛离炼血宗身受重伤,五天前向晋国南方的吴国逃去,途经东家村,上上下下一百二十七人,皆成其血食,连白骨都没有剩下,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就此成为一座死城。

  东方得知后,犹如晴天霹雳劈在头顶,整个人都瘫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整整三天,犹如没有魂魄的行尸走肉一般,只是不停的轻声道着:“爹...娘...”

  其师父邋遢道士看到了东方的样子,却是不许任何人安慰东方:“谁都不许去,我们青峰的人没有站不起的废物,这点苦难过不去如何修成大道!若他不能自己醒悟以后也是个废物,还不如就此逐出师门,免得以后给老子丢脸。”

  几个师兄弟得到了师父的命令,却是不敢再去,但却都在暗中暗暗的关注着这个刚刚入门的小师弟。其实几人不知道,他们的师父却也是在暗处照看着东方。他其实也是想看看这个被老六说的很好的新徒弟到底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