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朦胧的季春,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帘里,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一队人马正在赶路,打头的个骑着白马的少年,十五六岁模样,仔细一瞧,这少年是与一个姑娘共骑一匹马,那姑娘身着一袭绯红色长裙,皮肤白净,妩媚的眉眼含笑着望向远方,俨然是一副好奇的模样,对少年说:"辛也,我想自己骑一匹马。""为什么啊?"辛也微微一偏头,望了权禹邵一眼。

  "因为这样太挤了啊。"权禹邵不满地嘟着嘴,挪了挪身子。

  "你都不会骑马,怎么自己骑一匹马?"辛也略带责怪地说,"再这样闹,你就坐后面的马车上去。""我才不要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马车上装的全是些送给江湖学院的贺礼,我才不要与那些礼品坐在一起。""知道不要就老老实实地坐好。"辛也转过头专心骑马。

  "哦,"权禹邵的计谋未能得逞,不情不愿地瞪了辛也一眼,"辛也,什么时候到啊?""前面就会有村庄了,过了这个村,我们就找个客栈歇歇,想必你们也累了,饿了吧。"辛也拉了拉权禹邵的袖子,柔声说:"抱紧我,我们快些走。后头的兄弟!跟紧我咯,一个别掉队!快些赶路!"长鞭一扬,马儿一阵嘶鸣,飞驰起来。权禹邵本是不怎么好意思抱着辛也,可被着飞奔的马儿吓得不轻,双臂抱紧了辛也,辛也在前面得意地匿笑着。

  这样快速地赶路也不过是一阵,到了村庄,辛也就减慢了速度。真是个善良的少年呢。权禹邵这样想。自然也松开了抱着辛也的胳膊。

  "怎么了?"辛也忍着笑,问权禹邵。

  f●最新M章节w上"酷☆T匠#网

  权禹邵刚才的想法立即烟消云散,改为了,辛也对谁都不错,但是就知道欺负她一个。权禹邵气鼓鼓地坐在后面,闷不作声。

  "你那张小嘴不是挺伶俐的么,怎么说不出话了?服软了?"权禹邵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了:"才没有服软呢,不想和你这种人说话,一和你说话吧,我就觉得反胃,中午吃得那几个糖炒栗子都要吐出来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喜欢吃糖炒栗子我再给你买啊。"辛也笑嘻嘻地说。

  "怕你下毒。"权禹邵说过这句后,便懒得与他争辩了,任由他一个人生闷气。

  身后的几个小厮窃窃私语着:"你说少爷怎么被这么个武功不如我的姑娘给迷住了。""咱家少爷那是谁啊!喜欢的女人能和你我一样啊。""你这是什么话呀,那怎么是女人啊,是女孩好吧。""嘿,是女孩是女孩。听说就十四五岁,这丫头长得倒俊,水灵灵的。身材也好,那个什么来着,窈窕淑女,你我好逑嘛!""说不定少爷就是被这美貌迷得神魂颠倒…""美貌倒是,可惜这姑娘像林妹妹似的,弱不禁风的,平时痴痴傻傻的,太天真了。"权禹邵和辛也可是听得真真切切,权禹邵实在忍不住,冲后面喊了句:"你们说什么痴痴傻傻呢!再有二次,我定废了你们!"辛也笑着说:"可是你废不了他们啊。"权禹邵改口:"再有二次,我定叫辛也废了你们!"铆足了劲扔过去一个飞镖,却一个人没射中,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差点跌下马来。辛也及时扶住她,悄声说了句:"你这样真的证明了他们刚才说的话。"权禹邵气得不行,甩开了辛也的手臂:"才不要你扶。""如果我不扶你,你的脸就着地了。"辛也幽幽地说。

  他说的也是实话,权禹邵撇撇嘴,又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思无邪说:

  又要开学啦,小染又要忙起来了,赶在开学前发一篇,不要怪我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