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主坐在古镜前,古镜里映出她年轻的面容,白皙的鹅蛋脸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垂下眼帘,是浓密的睫毛。眉梢轻轻地挑起,像极了新月,眉间印堂处有个深蓝色飞鸟花钿。嘴唇微抿,在把玩着一支蓝色妖姬。一堂主最爱这蓝色妖姬,她的住处靠近月崖天池,后山处种着大片大片的蓝色妖姬。

  一堂主轻轻地动了动玉指,纤长的指甲折断了玫瑰的刺,随手扔掉了这支蓝色妖姬,冷哼一声:"不中用。信奴,现在几时了?"信奴是一堂主自小一同长大的随从,他提一盏明晃晃的烛灯轻放到一堂主旁边,细声回答:"回一堂主的话,现在酉时一刻,天太黑了,堂主仔细伤眼。"一堂主瞥了一眼烛灯,冷笑道:"你们这些人越发有本事了,不知道我素日里最讨厌强光嘛!"信奴已经见怪不怪了,跪在地上,垂着头:"愿领堂主责罚。""呵,"一堂主起身,慢步走到信奴面前,"罢了,你起来吧。我心里闷得很,信奴,你携我出去走走。""堂主,您还是早点歇着吧,明早天不亮……"信奴还是跪着。

  一堂主捏住信奴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久久对视,才说一句:"我很让你害怕么?"一堂主是上一任教主的嫡亲孙女,虽是个姑娘家,但学尽了一身好本事。魔教人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不服这个丫头的。十三岁的年纪,就能挑起魔教教主的重任。

  "信奴…不敢。"信奴垂下眼眸,不敢与一堂主四目相视。

  "没出息。"一堂主松开手,宽袖一拂,走出了大殿。信奴怕一堂主自己出去会有危险,便默默地跟在身后。

  一堂主和信奴刚走出正殿,走去月崖天池,他们并不清楚角落里有个黑影……

  一堂主刚走,二堂主就过来了。他是一堂主的哥哥,只比她大四岁,平日里对妹妹宠爱有加,才造成了一堂主现在跋扈的性格。角落里的黑影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幅美艳的面容,她跟在二堂主身后,仔细听着二堂主来的目的。

  "暖暖,明天就是登基之日了,"屋外的少年叩了叩门,"暖暖…暖暖你在么?""二堂主,别叫了,一堂主刚刚出去了。"少年听罢,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刚才与二堂主对话那人正是三堂主。她身着一袭黑斗篷,谁也不知道她斗篷下那张美艳的脸笑得有多阴险,谁也不知道她对教主的位置盯了好多年。

  月崖天池边。一堂主坐在一个巨石上,信奴犹豫着要不要过去。一堂主却转过头望了信奴一眼,难得露出一个笑容:"知道你跟着我,过来坐吧。""是。"信奴坐到一堂主身边,却保持着一臂的距离。皎洁的月光映在一堂主的侧脸,她的脸苍白如纸。信奴的心一阵酸疼。

  信奴是一堂主活了这十三年以来可以和她说话的四个男人之一。一堂主生性清高,更是不屑于与那些看轻女子的男人说话。信奴同一堂主一同长大,他知道一堂主作为一个小女孩却无本该有的无邪,她的日子过的荣耀亦艰苦。一堂主小时候身子弱,前任教主说她这是邪气重,可成为栋梁之材。所以,小时候,一堂主就比别人刻苦得多,身上负有振兴魔教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吹着风,两个人就默默地坐在崖边,也不说话。

  信奴想问问一堂主现在高不高兴,毕竟明天就登基为教主了,换了谁,心里都会乐开了花吧…

  可是这种小事,也让信奴难以启齿。信奴犹豫再三,吐出一句:"那个…一堂主,信奴问您个问题…""说。"一堂主转过头,却瞧见几枚系着红带子的飞镖直冲着他们而来,那飞镖速度极快,使飞镖那人一定是内力极深的,信奴显然没有发现身后的危险,一堂主迅速起身绕到信奴身后护住他:"小心!"

  7最K新{p章=节D!上T@酷b匠网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思无邪说:

第一次在酷匠网发小说啦啦啦,以后叫我小染好啦,多多支持啊,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