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回家吗?”方雅静问他。

  “嗯,我家里出了点状况,我得回去一趟。”陈天南抬头看她。

  “那接下来的活动,我得取消?”她问。

  “还,还有活动吗?”陈天南愣了一下。

  “嗯。”她伸手按桌上的服务铃,“但你家里有事的话,那就回去吧。”

  陈天南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回家去。随即,他们一起离开了餐厅,然后开着车回到了海丰市。

  “我送你回家吧?”进入市区,陈天南问。

  “家?”方雅静的表情有些落寞起来,“我没有家。”

  陈天南张了张嘴:“那……我送你去酒店?我帮你开个房间?”

  “不用,我也不想去酒店。你找个路口把我放下来吧,我让人来接我。”她看着车窗外说。

  “你让谁来接你?”陈天南忍不住问。

  “这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她说。

  陈天南心里有怒火涌上来,方雅静想让谁来接,肯定是另一个男人吧。他握着方向盘抿着唇,也是见了鬼了,他和她,总共还没见过几面,也就是一起睡了两觉。要说,他还真没有资格干预她的事情。可想到她又要去和另一个男人睡,他就很火,特别火。

  “我不回家了,你说吧,你想去哪里?我陪你。”陈天南说。

  “你陪我?”方雅静叹了一口气,“你能陪我多久?”

  “你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陈天南问。

  “没有。”她坐直身体,“行了,你把我送到淮边路的四季酒店吧,我在那里有套房间,我今晚住那里。”

  “我陪你。”陈天南说。

  “你回家,回去处理你的事情。”她淡淡的语气。

  “我都说了,我不回去了,我陪你。”他固执起来。

  方雅静看着车窗外沉默,陈天南找路口掉了头,然后车子一路往酒店开去。十来分钟的车程,车子开进四季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你先上去吧,在房间等我。”方雅静把房卡递给了他,“我去处理点儿事情。”

  “你去干嘛?”陈天南解了安全,他探身过抓住她的手,“你是不是给别人打电话?”

  方雅静抽了抽手,他不肯松。

  “陈天南。”方雅静有些生气的掐了他一下,“你管得太多了。”

  “我心里只有你,所以,我希望你的心里也只有我。”陈天南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她笑起来:“你到底年轻。”

  陈天南怔了一下,这句话实在是太耳熟了。然后他想起来,下午的时候,那个万有良说过这句话。

  他松开了方雅静:“你去哪里办事儿?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了。”她说。

  “那我先上楼。”陈天南抓着手机,拿着房卡下了车。

  几分钟后,陈天南站在了方雅静常住的总统套房里。房间很豪华,可以说得上应有尽有。他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给李春林打了个电话,得知陈老爷子这会已经回家了。他告诉李春林他今晚还是不回去,他话还没有说完,李春林就跳起来了。

  “大少爷,你到底在忙什么事情?老爷气得血压都飙升上去了,我这会儿还在医院……”他气得说不下去了。

  “不好意思,还是得麻烦你照顾老爷子。”陈天南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我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办好了,我就回去了。”

  李春林默了片刻:“还有一件事情,望开来的儿子,他上次捣乱不成,这次又开始使坏了。”

  “嗯,我知道了,我有办法对付他。”陈天南说。

  “那行,多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李春林说完就挂了电话。

  陈天南好一会儿后才拿下手机,他转身回到了客厅,拿过一旁的遥控器,他打开了电视,找了个综艺频道,他看了起来。

  屏幕又亮起来,赵梦雪的电话打进来了。陈天南将手机扣着放到了沙发上,他的心开始有些乱了。

  昨天赵听雪陷在险境中时,他真真切切地为她担心,那个时候,如果卸他一条胳膊能换赵听雪平安,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离开赵雅静,他无法忍受她召唤另一个男人来陪她,他只要想到她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他就想打人。

  他有点儿不了解自己了,以前觉得这辈子能得到赵听雪的身心,他对其他女人肯定不会多看一眼。现在遇到方雅静,他的想法又变了。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方雅静回到了房间。陈天南看她房门口换了拖鞋,然后懒洋洋地走了进来。他不知道她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去办了什么事情?他很想问,但还是忍住了。

  “好累。”她将包扔到茶几上,然后坐到沙发上,“过来抱抱我。”

  陈天南坐到她身边,然后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她也伸手抱住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

  “好累。”她说。

  “我给你依靠。”他说。

  她笑出声来:“傻瓜。”

  “以后,可不可以只有我一个男人?”他轻声问他。

  她仍旧笑。

  “可不可以?”他像个孩子似的追问。

  “你还年轻,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她拍拍他的后背,“你现在只是一时冲动,你很快就会厌倦我。”

  方雅静起身:“所以,我从不给男人厌倦我的机会。”

  陈天南这才有点明白,传言中的方雅静夜夜做新娘,原来是因为她不想给男人厌倦她的机会。

  “我不会……”他想证明自己。

  她比了个停的手势:“天南,我很了解人性,你不要和我争。”

  他走过去,再次抱住她:“只要你不厌倦我,我就绝不辜负你,好不好?”

  “如果我一无所有呢?没有权,更没有钱,你还会这样对我说吗?”她带着几分玩味问他。

  他急急道:“我有,我有钱。”

  她哈哈大笑起来:“天南,别的不说。就说你前妻吧,她现在和我一起站你面前,你选谁?”

  他愣了一下,道:“她早就放弃我了。”

  “她放弃你很简单,因为她觉得你无能。”她仰头,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天南,我可以帮你实现一切,帮你看清这个世界的所有虚伪。你想要吗?”

  “怎,怎么看?”他结结巴巴。

  “我有权,你知道的,只要你想要的,我全都可以帮你实现。”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