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飞一群人都趴在地上挨着打,吕奇,吕佳兄弟俩也是如此。

  瞬间我的眼泪就出来了,我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兄弟的惨状,为什么我不能混得再好点?人再多点兴许就不会这样了,一个想法在我内心深处渐渐萌芽。

  曾几何时,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如今,有些人却倒戈相向。

  叶祝,叶家文和常乐下手毫不留情,只当昔日的兄弟是陌生人。

  既然如此,我以后还有何必要心软?

  战斗逐渐平息。

  剩下的是他们一群人的冷嘲热讽。

  “苏大飞,怎么样?被踩的滋味不好受吧?”叶家文冷笑着说。

  苏大飞趴在地上不说话。

  “说呀,以前不是很能说的吗?还和严倩这贱人一起败坏我名声。”叶家文揪着苏大飞的头发说道。

  葛冬走过来拽着我头发,拍着我脸说:“你还知道做英雄呢?还护着你的姑娘呢?没薛成你算什么?”

  葛冬从身上掏出烟点着后,朝我脸上吹了口烟,接着说道:“薛成会管你们吗?再说,就算他管能怎样?杀了我?混得好怎么样?也就那么点人,我打听过了,什么老大?都是自己给自己封的而已,南街北街他不一定说了算,真打起来,我不一定虚他。”

  然后他使劲抽了口烟,把烟头摁在我手上。

  疼,火辣辣的钻心疼。

  我没忍住,闷哼出来,脸都扭曲了。

  “哟,还挺有种,没叫出来,要不你叫我声哥,以后我罩着你,我就欣赏你这样的,有义气,倔强。”葛冬说道。

  “叫泥马比,泥马罩我还差不多,我还欣赏呢?要不你来跟我聊聊?”我也不顾那么多了,破口大骂道。

  葛冬原本嬉笑的脸渐渐阴沉下来。

  “老子给了你脸了?”

  说完他起身跟旁边的人拿了个木棍,朝我砸了下来。

  他下手很重,应该是被我激怒了。

  砸了一阵后,他见我没吭声,又踹了我几脚。

  “继续说啊!”葛冬骂道。

  常乐笑嘻嘻地走过来,蹲下身子看着我:“苏九,道个歉能怎么样?省得被打了啊!”

  我笑了笑说:“被打无所谓,但我后悔跟你俩做过兄弟,有事你们冲我来,何必为难我身边的人?”

  常乐一把抓住我头发:“你以为你还是九哥吗?你以为你多牛?上次在快餐店,请你吃饭还跟二五八万一样的,给你脸太多了吧?幸亏冬哥大气,没计较以前得罪他的事。”

  “那你为什么当初还要跟着我们一起冒险?”

  “以前嘛,有方面是因为吕奇,因为听说他哥混得好,现在不是有比他混得更好的吗?”

  “上次成哥拿刀让你把我叫出来你为什么死也不说?”

  “那个啊,吕奇傻子看不出来,薛佳琪跟你认识,她哥能不认识你?把你说出来还是当着你的面,我确信我肯定没事,为什么要说出来,说出来后你们不就把我踢出来了吗?只是想跟着你们借个东风,现在呢,菲菲很爱我,我也爱她,冬哥也把我们当兄弟,就像冬哥说的那样,薛成不见得多厉害。”常乐终于说出了他的内心话,难怪那么卖力地表现。

  我虽然心有不甘,但也见怪不怪,连叶祝都能为什么他不能?

  平心而论,跟他的交情似乎没那么深。

  “行,你们继续打吧,有种打死我。”我讽刺般地说道。

  “你骨头硬,但是呢?之前让你叫我哥,现在我让你叫我爷爷,还得跪下来,如果不听,你这些兄弟可就要吃些苦了,还有你趴着的这姑娘,我不打女人,但我身边不缺打女人的人,考虑考虑?”葛冬笑眯眯地说道。

  我一听,慌了。

  真的很慌,我不想下跪,不想叫他爷爷,但更不想让身边的人再受伤。

  苏大飞在一边撕心裂肺地吼道:“你跪了,以后别说我认识你,你们威胁他算什么?”

  薛佳琪在我身底下哭着说:“九九,你让开,我不信他们会怎么样?你忘了我还有我哥吗?不行明天就去告诉校长,或者报警,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对,告诉老师,报警,或者明天叫薛成来,顶多开除我吧?还能怎么样?开除我最好,以后我天天有时间来骚扰你们,我无所谓的,苏沐学习这么好,舍得放弃学业吗?一旦报警,双方都没好处的,何苦连累别人呢?”葛冬毫不在意地说道。

  “阿冬,要不把这妞让我来?”葛冬身边一个满是纹身的阴险地说道。

  葛冬摇了摇头,然后跟那混子嘀咕了几句,那混子而后点点头,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薛佳琪,眼神有一丝忌惮。

  “行,我跪,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别说话不算数,你不能再为难他们。”我考虑了很久说道。

  葛冬哈哈一笑,说行。

  我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慢慢爬起来,最后,眼睛一闭,心一横,跪了下去。

  只觉得天都灰暗下来,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耻辱,偌大的耻辱,一生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艰难地张开嘴,喊了声爷爷。

  薛佳琪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哭了。

  其他人眼泪都下来了,憋屈,愤怒。

  叶月明和蔡菲还想过来打薛佳琪,被葛冬拦住了,然后他拍拍我的脸说:“乖孙子,明天把我的两万块带过来,另外再带2万的损失费过来。”

  说完带着一堆人走了,临走的时候,他们一帮子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待他们走后,我仿佛全身的力气都亏空了一样,如死狗一般倒在地上。

  严倩跑过来抱着我,边哭边骂:“你傻吗?谁叫你跪的?”

  虽然这是耻辱,但我觉得值,所谓的尊严,在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的时候还能保住尊严的,要么是枭雄,要么畜生都不如。

  当我们这方的人都站起来后,一个个来到我旁边坐下,看着我,也不说话,看着一群大老爷们在我旁边流眼泪,突然觉得很别扭。

  我故作无所谓地说道:“你们一群老爷们哭什么?老子又没死,不知道的以为你们哭丧呢?多大点事,跪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不说还好,一说他们眼泪流得更快了。

  我闭了嘴,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薛佳琪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报了个位置。

  我猜测应该是薛成的。

  看着薛佳琪那红肿的小脸和散乱的头发,我有些愧疚地说:“薛佳琪,对不起,是我没能护住你。”

  薛佳琪摇了摇头,抱着我说:“九九,这个不能怪你,你的做法已经很好了,要不然我们今天只会受更重的伤,要怪就怪葛冬那帮人,而且也是我自己冲进来的,我还要谢谢你每次都帮我挡在前面呢,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很有安全感,天塌下来我都不担心,每次都是你保护我,不让我受伤,自己受伤都不在乎,甚至放弃自己的尊严。”

  我没有接话,颤巍巍地从兜里掏出烟。

  薛佳琪立马给我打火。

  一根烟抽完,薛成的车就来了,因为吕佳他们也是开的车,薛成的车开不进来,只能停在他们的车后面了。

  吕佳见到薛成,一个个地挣扎着站起来打招呼,薛成摆了摆手,皱着眉头走向我们这边。

  “怎么回事?为什么薛佳琪被打成这样?”薛成冲我质问道。

  薛佳琪不高兴地说道:“你吼什么?没看到九九为了我都被打成这样了吗?”

  薛成愤怒地朝薛佳琪吼道:“我不是担心你?你被人打死了我就开心了?我让他保护你的,结果呢?你被打成这样。”

  严倩从地上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薛成说:“你什么意思?凭什么都怪苏九?要不是我弟为了这一帮子人下跪喊爷爷,估计你只能看到更惨的画面,你什么事都不问就乱发火,九九没保护薛佳琪吗?他趴在她身上挨了多少棍子?”

  薛成一下子冷静了下来,问到底什么情况。

  严倩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下。

  薛成内疚地跟我说了声对不起。

  我说没事,要我我看到身边的人受伤我也会丧失理智。

  薛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来了俩人,帮忙把人全扶到了车上。

  然后一起到了薛成家。

  吕佳那帮子人还在小声讨论着薛成的事迹,当初怎么怎么风光什么的。

  薛成拿了酒精,纱布什么的,先是要给薛佳琪用,薛佳琪说没事,先给九九弄。

  薛成问我:“需不需要去医院待个半个月?”

  我说不用,都是些皮外伤,擦点药睡一晚上就没事了。

  薛成又从屋里拿了些药水什么的,让薛佳琪给我涂了起来,其余两个女孩子也都在帮忙涂着药水。

  那些没事的人都纷纷动起手来。

  涂完药水后,薛成一脸阴沉地在沙发上抽着烟。

  薛佳琪在一边问我这里有事没,那里受伤没。

  看着一帮子人鼻青脸肿,呲牙咧嘴的样子,我突然感觉到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