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摆摆手“不用,赶紧走,今天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了,以后少给我惹点事!”

若风尴尬的笑了“那吴主任再见!”

“走吧,学弟!”。

.......从教导处出来,高哲看着若风“学弟,你真没考虑加入社团?”

若风苦笑“学姐,我真不想加入什么社团,我就想做个学生。”

若风虽是上学,但还有很多事等他去处理,他怎么可能有时间再去参加什么社团。

“学弟,你难道不知道加入社团,才能更好的融入大学?”

“学姐其实.....”

若风还未讲完,高哲立马打断道“学弟,加入社团有很多好处的,你看......”

若风看着滔滔不绝的学姐,无奈打断道“学姐,我考虑一下行吗?”

“当然可以。”高哲笑了!

高哲和若风再次见到张恒和凌云,张恒甚是夸张道“我说风兄,你隐藏的够深啊,女朋友这么漂亮。”

凌云也调侃道“是啊风兄,我说你怎么不想军训呢,原来就是想陪女朋友啊!哎,可惜我没那个能力打败教官,不然我也.....”

若风连忙打断了凌云的话语“介绍一下,这是心理学的学生会会长!”然后赶忙又追了一句“她是来帮你们办理住外手续的。”

“啊,额!那个风兄,今天天气....哦不,还没问学姐高姓大名呢?”

高哲看着眼前的三个学弟,又气又笑。“好了,走吧!”

办理很顺利,至于他们住哪,张恒和凌云告诉若风,等找好住处后,会让他过去做客。

送走两人。高哲看着若风“学弟,学姐我帮你办事,你就不想表示一下吗?”

“学姐,我想你不是那么实在的人吧?”

高哲一脸傲然“怎么不是,我就是啊!”

若风愕然“看来以后不能找学姐帮忙了!”

高哲笑了“逗你玩呢!”

若风也笑了“我也逗学姐玩呢!”

沉吟些许,高哲看着若风认真道“学弟,其实我想让你加入武术社团!”

若风沉吟片刻,他不想加入社团,但他更不想欠人人情!“学姐,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一定加入吗?”

高哲并未隐瞒,直接道“因为我男朋友是武术社团的社长!这些年学习柔道的人太多了,所以....”

若风陷入了沉思“加入后会有很多事吗?”

高哲一看有戏,连忙道“不会有很多是,你就挂个名,如果真有活动,到时候会征求你意见,你想去就去!”

“好吧学姐,那我可说好,我就是挂个名!”

.....回到家,若风无论如何入定,自己的境界就是没有一丝的松动迹象。“哎,刚进入另一个境界,或许我不应强求。”看着远方的夜,若风再次回复了平静。

若风拿起一本书,在窗台随意的翻阅起来。忽然他想起了那个学子,若风笑了。开始在屋内大声朗读起来。

“无情花落少,相知何处好。流离苟生饱,魂醒叹人老....刚读四句,若风便不敢往下。只能看着远处的霓虹,行人匆匆。作为看客,若风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不知道他们的方向,更不知道他们的归处,只能看到那疲惫的身躯,拖着不知是麻木亦或是扭曲的灵魂!孤独前行。

楼下正有个卖红薯的大妈,嘴唇干裂,今天运气不好,炉中的红薯不知道热了多少遍,依旧无人问津。寒风肆虐,卷起地上的残叶。像是嘲讽她的生计,又像是怜悯那个红薯。

远远恰走过的一个青年,怀中搂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大妈连忙吆喝“孩子,买一个红薯吧,很好吃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鄙视的看了一眼,像是逃避瘟疫般的瞬间冲向了自己豪华的座驾。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停了。但夜更深了,大妈看着时间,焦急但又无可奈何。最终骑上了依旧破旧的车子,吱呀吱呀,走向了黑暗....夜越发黑了,黑的让人发慌。路灯下,霓虹依旧。

黑夜的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了。不过寒风偶然掠起,落叶却倒是纷飞热闹起来,但那更像是寂寞。

若风回神,自己不觉已经在窗口发呆了多久,扭动了扭动有些坚硬的脖颈。摇头,任何的事物,在时间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和匆忙!

活在当下,认真去度过现在,或许这才是生命的真谛。

.....今晚要开会,看了看时间,若风关上了房门,如同刚刚的行人走入了黑夜若风到了,青龙却还没到。

“青龙呢?”

凡开口道“有一人告诉青龙,黑蛇帮有一个秘密,不过他只让青龙一个人过去。”

若风皱了皱眉“会不会是圈套?”

凡点点头道“我也这样认为,但孙先生和青龙觉得无碍。”

若风向孙起看去“对方如果是想除去青龙,未免这个圈套太简单了点,那诱饵也小了点。送这个秘密的人如果真有圈套,那也应该不是除去青龙,而是让我们对付黑蛇帮,有人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若风听完后点点头,看向了隽不疑。

隽不疑起身道“我也同意孙先生的推理,不过为防万一,我们让薄情跟了上去!”

若风知道此时的青龙可能已经到了,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便在椅子上开始入定。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青龙回来了。

进屋后,青龙见若风已经到了,有些歉意“青龙来迟,还望少主见谅!”

若风摇摇头“无碍,我也刚到,龙叔,这次传递消息的是何人?”

青龙摇头“我没有见到人,只见到一张纸条。”

说完将纸条放在了桌上。“白蛇三子——聪!”

隽不疑看完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白蛇的三子天生痴呆吗?怎么会有这么一句话。难道这些年痴呆都是在伪装?这也太恐怖了!”

孙起沉吟些许开口道“这个消息的真伪,现在谁也不能确定,但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去调查白蛇的三子,如果这条信息是真,我们一定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李青龙点头“我赞同孙先生的想法。”

“我也赞同孙先生看法,但如果这条信息是真的,那么对我们必然有利,可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帮我们?”凡开口道。

若风看向了孙起。

孙起看着众人沉吟道“送信之人,无非有三种人,其一就是白蛇三子,其二,白蛇之敌人,其三我们的友人。”

“白蛇三子?”凡有些诧异的看着孙起。

“一个人要在另一个人眼皮底下装疯卖傻这么多年,而且不露出马脚,极难。或者我们可以这样想:白朔已然发现了这件事情,但以前白蛇三子年幼,他根本没把白蛇三子放在眼里,但现在白蛇三子长大了,白朔必然会有动作,所以白蛇三子想借助我们出掉白朔!”

凡吃惊道“如真如先生所说,那白蛇三子心机之重,倒是不下与白朔了。”

孙起点了点头。

青龙开口于道“我想孙先生刚说其二的可能性最小,如真是白蛇的敌人,那他自然乐的看到白朔亲手杀了白蛇三子。送情报与我们,会有情报泄露这个危险,那到时必定会引火上身。一个合格的敌人,是不会如此冒险的。”

孙起点头“青龙兄说的不错!至于工会的朋友,我觉得可能性更小,因为青龙根本没有见到他的本人,如果真是工会之人,他一定会和青龙见面。”

若风认同众人的看法,沉吟片刻开口道“既然如此,接下来重点,一,还是放在白道生意,二,重点查一查白蛇三子,如果真如大家所言,那白蛇帮显然不是铁板一块!”

“少主说的没错,如果送信人真是白蛇三子,如果计划的好,黑蛇帮或许能彻底颠覆!”。凡应声道。

“嗯!等消息确认了,大家再商定接下来的对策。我想黑蛇帮帮主白蛇已经有了丧子之痛,他绝不会让这丧子之痛再次发生”若风说完后看着众人“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商讨,大家一并说出来!”

待隽不疑等人各自汇报完自己的工作,再把所有问题全部梳理完毕,已然来到凌晨。

若风有些困倦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早些休息,黑蛇帮的事拜托大家了。”

“是!”

若风回到房间,倒是睡不着了,因为他想到了今天出现的那个少年,竺君!今天的一切她应该是知道了吧......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我这个名字.....若风辗转难眠的时候,竺方晴和若风一样心乱,无法安睡。

岁月如刀,但在她身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竺方晴长叹。正如若风所想,竺君第一时间告诉了她军训发生的一切。并且质问她,若风是不是就是那个野种。

竺方晴没有回答,竺君虽然没有再去追问,但竺方晴心还是乱了。她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失眠了,想起当初的种种,竺方晴觉得自己当初的理所当然,最后对不起的还是.只是那个少年.....没过几天,凡传来消息,白蛇之子果真的不是白痴。若风告知凡派人接近白蛇三子。

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