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赵成有些后悔自己的承诺,如果若风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赵成相信,就算不让他参加军训,也没有什么,毕竟自己能来青大自当教官,自然也是有一些关系的,可每年的高考状元,在军训结束后,青大是要安排演讲的。闹到现在这个地步,赵成根本没有料想到。

他如此嚣张就是因为他太自信青大的学生:学习好但社会经验差。“我是你的教官!我想你留下来军训。”虽然说出此话赵成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但他必须说。

若风笑了,看着赵成冷冷道“教为师也,师未师德,何须受教!”

赵成觉得已经很给若风很大面子了,但对方尽如此不识抬举“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没资格教你?”

赵成说完笑了,不过任谁都看的出,赵成的笑不是那么友善。

若风同样笑了,只不过笑容中多了一份不屑“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教我?或者说,你觉得你的拳脚比我厉害,所以想教我拳脚?”

赵成很自信自己的拳脚,可经过刚刚的比拼,他内心打起了疑问。

“赵教官,你怕了?”

“哼,我是你教官,是来训练你的体魄,不是比拳脚来欺负你的!”赵成冷哼。

“我只用一只手,我输了向你道歉,你输了。希望你信守承诺,不要再做纠缠!”

此话一出,赵成自知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内心懊恼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既然你想比比拳脚,作为教官我自是奉陪,我会点到为止。”

“好!”

赵成看着若风“你攻吧?”

若风诡异的笑了“教官,你确定?”

赵成点了点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若风动了,只是这场比斗,好像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若风根本没有给赵成任何机会,一招制胜。

赵成狼狈的后退后了好几步才停下。

所有围观的学生,无论刚刚嘲讽若风的还是看热闹的,全部呆若木鸡。

“教官!好自为之吧!”若风说完头也没回的走了。赵成恐惧的看着若风离去的方向,再也未敢挽留,刚刚的那一瞬间他竟然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那所谓的‘锻炼意志的训练’在若风离去后,自是被取消了。

张恒和凌云看着若风离去,震惊不已“我曹,还是风兄霸气。”

军训对于若风没有任何意义,但若风依旧把它当做最宝贵的经历,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奔向什么地方!离开段青春的时光。

但好像一切都像命运安排的一般,他还是中途离开了,其实他可以屈从,但那样做,他便已不是他了!

看了看时间还早,若风干脆一个人在青大校园转悠起来。

校园道路的两侧高耸的林木矗立,一排排整齐的排在两边,且不说它的伟岸,就单单它的年轮怕也是一种悠远的象征。

若风不知道这是什么林木,树枝交叉在空中,簇拥着形成了天然的林荫。秋风吹过,不知什么时候吹黄了叶,偶尔也有几片洒落。

景是如此的幽美,仿佛天空拿来了画笔,在青大这张画纸上画了一幅油墨画。

继续前行,路边随意的坐落着凉亭和坐凳,有一学子捧着书籍在凉亭的坐凳上大声的朗诵,但他的忘我在广阔的青大校园中,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朗读的是古诗词,声音是阴阳顿挫的,恰给这幅美景,增添了别样的情趣。

有其他学子从他旁边走过,有笑着的,有短暂聆听后踟蹰离去的,有匆匆前行的,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朗诵在自己世界里的学子。只是突然有片落叶掉在了他的书里,让他停下了朗读然后大笑不宜。

若风不知他快乐着什么。或许是在快乐落叶被他的诗情沉醉,以至于忘记了回归大地,跑到他书里去了吧。

若风继续前行,像是一个看客,没走多远便出了林荫,林荫不远处就是图书楼,好些学子一脸虔诚的或夹着书籍.或背着书包奔向了浩瀚的书海。踟蹰了很久,若风还是没有进去。只是他还是羡慕,羡慕那些从图书馆走出来的学子,昂首挺胸,脚步匆匆,就连笑容也沾染了书卷气息,在阳光下看上去有了学问,那般灿烂。

若风走走停停,看到了似情侣的青年们斜靠在草地上,看着远处的余晖。看到了外教老师一脸认真的解释着异国的风情.......若风没有看尽青大的风景,却已然被它折服了!

或因开学的一些事,对青大!若风多少有些失望,但此时,若风早就忘却了那些事,但若风内心忽然极为疑惑,为何这批新生总觉得与青大格格不入,好像他们根本不属于这里。

忽然若风笑了,只是笑的有些自嘲。新生代表不了青大,青大只是接受了他们的到来。说到底新生就是一群高中生,仿佛像是它的过客。

真正能代表青大的只有历史,还有那些将自己写入历史的青大学子。

风来了,若风醒了,看着天空笑了。

看了看时间,应该是快要下课了,收拾好心情,若风朝着心理学的教导处走去。

“哎吆,学弟,怎么有幸来教导处啊!”高哲见若风进来,笑着说道。

若风看着吴越恭敬道“见过吴主任!。”然后回应高哲“高姐,你这是夸我呢?”

“当然是夸学弟呢,学弟可是徒手把教官撂倒了,然后获得了不去军训的资格呢!”

若风笑笑没有说话,看向了吴越。

吴越一脸严肃“你知不知道你下午做的事,已经被院领导知道了。”

若风摊摊手。“我也没办法!”

见若风没有一丝慌张,吴越反而笑了“小子,是不是当初我说给你撑腰,你就如此大胆了?”

“我想吴主任已知道了前因后果吧,不然作为心理学的教导主任,也太不负责人了。”

吴越没想到,自己还没教训若风,倒是被对方先发制人,将了一军。

吴越笑骂道“你小子,这次虽说事出有因,但作为学生,处理方法就不能走心点,你这处理方法也太社会了!”

若风笑了,知道吴越也没把这件事当个事!看着吴越一脸委屈道“至于这点,主任您就替我多担待些担待吧,如果实在有违规定,我就去其他院系。不给心理学丢脸了。”

吴越一听,他niang的,这哪像是一个还未入世的少年。“小风啊,如果不想军训,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可以协调。做事要有很多种方法......”

“吴主任,我知道,以后我不会了!”若风打断了吴越准备好的一大段用心良苦。

吴越无奈的摆摆手“去去去,去吧!这件事就这样吧,军训以后你再来报道。”

若风开心的笑了“谢谢吴老师!”

“先别急着谢我,军训不参加可以,但是开学大会上,学校会让你上台演讲!

“我?”若风有些诧异道。

“怎么,你还有问题啊?”吴越瞪了一眼若风。

若风尴尬道“没有,怎么会有呢!只是吴老师我胆小,要不让别人去,你看行吗?”

吴越两眼一瞪直接开骂道“你胆小?小子,你把教官一秒钟撂倒的时怎么不说自己胆小?”

若风还要说什么,吴越直接道“这件事没的商量,就算你转系,那还是要上台演讲,我的要求不高,不要给我丢脸,更不要给孔老丢脸!”

见吴越如此说,若风知道演讲是逃不掉了,内心有些懊恼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高考当时自己做作弊不就行了。当然这里的作弊,可是若风另一番装B,作弊高考分数考低一点,不做那什么木秀于林!

“行,到时候我一定不辜负吴主任你的重望。对了,那个教官怎么样了?”

高哲在旁边笑了“你还挺关心对方的嘛!”

若风尴尬的笑了。

吴越摇头“高哲,你来告诉他!我见不得某些人在我面前骄傲”

若风笑了。

高哲也笑了,看着若风道“校领导在知道了这件事后,直接把那个教官辞退了,这件事校领导很生气。估计这个教官,以后的生涯也就如了吧。”

高哲说完还不忘赞赏道“敢站在道德高点反抗教官,学弟,你不错嘛!”

若风很想问问为何那种教官能出现在青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高哲看着若风继续“学弟,不仅如此。你那瞬间把教官击退的功夫,让武术社团和柔道社团的社长着急坏了!”

若风有些惊讶“不会都想让我加入吧?”

“学弟就是聪明,不愧是高考第一。”

若风赶忙道“学姐就此打住,我就只想好好当个学生,哪个社团也不想去。”

若风说完赶忙转移话题,看着吴越一脸笑意道“吴主任,我今天来找您其实另有它事!”

吴越疑惑“难道你不是为与教官打架来找我的?”

“我说了是因为那件事吗?”若风愕然。

“好吧!你小子真是个人才。”吴越很无奈,被孔老看上的学生,真没一个正常的。“说吧什么事?”

“我两个朋友也想在外住宿,所以想请吴主任帮忙给办理一下!”

吴越一听竟然是这事,有些恼怒道“让你朋友向系里申请就行,不是什么大事!青大不需要走关系也可以借宿在外。”

若风有些疑惑的看着高哲。

高哲笑了“学弟,吴主任说的没错,只要向系内申请。系里审核通过就可以了。你的流程也一样,只不过是吴主任直接通过的,省了许多手续,流程比较快一些。”

若风恍然,看着吴越道“主任,您看我也不知道怎么申请啊,可不可再帮忙.....”

吴越笑着摇摇头“好了好了,高哲,你带他的那两个朋友,去办理一下吧!”

“谢谢吴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