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光说完便朝着女生方队走去。

只是没过多久,赵光就满脸红光的跑到方队面前“大家想不想与女生方队合练啊?”

男生一听,自是兴高采烈起来。

很快两个方队聚在了一起,若风这才明白所谓的合练也不过就是在一起拉拉唱,然后做一些游戏。

若风.凌云还有张恒三人无聊的坐在最后一排,根本没有参与中其中。

凌云看着昨天拍马屁的王光,此时正在女生方队面前,扭动着肥硕的屁股,逗得周围女生笑声阵阵。笑了。

旁边的张恒看到这一幕,一副不可思议道“我说云兄,你不会把脑子烧坏了吧,难道你忘了昨天你筋疲力尽的罪魁祸首是谁了?”

“当然没有忘啊,不就是那个胖子嘛,但我不准备记得他!因为他只不过是我人生过客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既然在相遇中,人家有才艺展示,恰好又能带给我快乐,不也是很好嘛!我干嘛非要愁眉苦脸!”然后转过头看着张恒“我说恒兄,你不会想让我羡慕嫉妒恨那个教官一番,然后你再来狠狠嘲笑我一顿吧?”

张恒嘿嘿笑了“没有,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关心,纯粹的关心朋友”。

凌云竖起了中指,狠狠的鄙视道“恒兄,你就放心吧,我永远不会让你得逞。”

“哈哈,我也是怕你跟那人一般见识,而自己徒增烦恼。王侯将相,终究也是尘归尘.土归土。你说的没错,人这一生,莫不要让不必要的人,不必要的事!遮挡了我们看风景的心。”

凌云竖起了大拇指,看着张恒笑道“兄弟,厉害了啊!”

“怎么,开始崇拜我了啊?告诉你,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凌云慵懒的找了个舒适的动作坐定后,眼神斜斜的看了一眼张恒“恒兄,你有没有女朋友?”

“有,怎么了?”张恒疑惑道。

凌云阴险的笑了“没什么,就是怕你考古最后真成古董,出家当和尚了!你出家当和尚,那弟妹岂不是......作为兄弟,是不是应该.......”

“滚!”

“哎!你瞧你,什么思想。你有女朋友,到时候你去当和尚了,我作为兄弟,好歹也要告诉人家一声,别让人家守寡!你想哪去了。”凌云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看着张恒。

张恒直接道“我只说了一个滚,怎知云兄讲出如此多道理!其实有时候不是某些人话语脏,而是心脏!”

若风看着二人的争辩,在一旁不自禁的笑了。

王光才艺表演完以后,无意识的看向了凌云几人,但见三人都没看他,而是在远处谈笑风生。比起周围学子们,尤其是女生狂热的崇拜。这种差异,让他心中很不舒服。尤其是那三人中有凌云,这让他少了很多成就感,不过很快他笑了。

拉拉唱已经快近一个多小时了,那些有才艺的男生,已经被同班或同寝的人推荐,全都聚集在方队中央,准备表演节目。而在周边的基本上都是不会才艺的,王光看着远处的三人,笃定那三人肯定没有什么才艺。赵成笑了。

很快若风三人短暂的惬意被打断了,因为教官让凌云三人来一个才艺表演。

三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还有很多人等着才艺表演,教官怎么会想到他们。不过三人很快都相识而笑。

凌云看着张恒和若风二人,笑了“二位仁兄,既然别人想看我们笑话,那我就过去好好跟别人玩玩。”

而此时女生方队中恰好有凌云他们班的学习委员——王娇。

王娇见凌云被教官叫了上来,内心一阵畅快,因为王娇和王光的想法一样,凌云躲那么远,肯定什么都不会。

王娇看着凌云“凌云,你们可不能丢我们班级的脸哦。”

凌云看着李娇笑了“我丢的是我自己脸,跟别人有什么关系?正所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尽情嘲笑吧,因为总有一天,他们只能对我望尘莫及!”

赵成在昨晚和王光大醉了一场后,彻底把王光当成了心腹,刚刚王光悄声告诉了赵成的计划,赵成自是同意,便让人叫来了凌云几人,想看他们出丑。只不过还没等开始,赵成便看到凌云跟王娇叫嚣。赵成笑了“小子,看来你仇人太多了。”

王娇在听到凌云的话语后,生气道“你是不是男人啊?”

凌云一脸猥琐“阿娇,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知道吗?要不我掏出来给你看看。”

凌云说完以后,众人齐刷刷的用异样的目光看向了王娇。

女生再看到凌云猥琐的样子后,一脸反感。甚至有个和王娇关系很好的女生,悄声道“娇娇,你怎么把自己给了这个猥琐男!”

李娇恶心的故做呕吐状,看着凌云厌恶道“你是不是男人,我怎么知道。你要是男人,就赶快进行才艺表演,不然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还有,你必须向大家证明,我们没有什么。你这是在侮辱我的审美。”

凌云笑了“当然可以啊!”

李娇听到凌云如此爽快,尽然有些不敢相信,因为那小子刚开学就与班主任作对,那可是全班都看到的。

凌云转身对着大家“各位同学,我尊敬的教官,还有那些喜欢我的.不喜欢我的........”

这小子简直把这里成了一场演讲。王光恨恨的看着凌云道“凌云,你够了没!你如果没有才艺,就赶紧下去!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凌云很是无奈的摊摊手“哎,我真不知道你是这里管秩序的,真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澄清我和那位女生真的没有什么!”

当然凌云这厮怎么会理会王光,转过身,指了指王娇继续道“我郑重申明,我和她真没什么,哦,不对,唯一的关系就是她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哎....没想到她眼神不好,看不出我是男的,所以刚刚我准备给他掏出我的身份证,让她仔细看一看,还有大家一定要明白,刚刚我是要掏身份证啊....,是身份证啊!我不知道刚刚你们怎么会有那种恶心的表情,要是有病要早去医院呐!时间太久可能不太好。更何况是传给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

凌云一番话说的是有人哭有人笑,唯一恨死凌云的就是被凌云无视的王光,还有李娇。

凌云见李娇气急败坏的样子,没等对方开口继续道“还有我的学习委员,你刚说我侮辱了你的审美?抱歉!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从小可是娃娃亲。我是很传统的!并且我还是很纯洁的,不信在座的美女可以试试,不过一定是美女啊!我就像那特仑苏。你想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特别纯!不,那是相当的纯。”

“哈哈哈哈.....”

众人被凌云的俏皮逗乐了,众人大致也明白:凌云这小子完全是在调侃李娇,李娇此时已经气得恨不得站起来狠狠扇凌云几个耳光,怎奈他要保持素养,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凌云,不再理会他。

......远处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风,微凉。

不知这段插曲与风。谁是谁的过客。总之,一片落叶随着风飞舞,谁也没有留意。它已经消失在了那片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