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没想到凌云竟然敢和自己顶嘴,脸色陡然一变。

教官赵成以前带过很多届新生,每次都以体罚这些祖国花朵为乐趣。甚至去年自己一个死党,去一个学校当教官,最后还搞了一个女生玩。赵成今年一开始便申请训练女生方队,怎奈还是被分配到男生方队。

本就一肚子愤懑的赵成,见凌云竟然敢顶撞自己,脸色瞬间变冷“我是想让你学到走正步的要领,既然你这么说,我要是体罚了其他两人,是不是就说明了我在整你?”

凌云笑了“你说呢?教官。”

赵成从来没有遇到刺头学生,此时的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道“既然你说让你们三个训练是整你,那好,要么你一个人跑十圈,要么你们三个给我老老实实训练!你自己选择。”

其他方队中的学子,都觉得凌云顶撞教官有些过于嚣张。

怎奈更嚣张的还在后面。在教官说完后,凌云没有一点畏惧和迟疑,直接道“那我选择跑十圈!反正走正步也太轻松了。”

凌云说完不屑的看了一眼教官“我现在可以跑了吗?”

“跑!”

赵成从没有如此生气过,他在凌云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懊恼和惧怕,这让他觉得凌云在挑衅给他。以至于他在喊跑的时候,吓坏了离他近的几个女生。

赵成见凌云已经跑远,看了一眼若风和张恒,倒也不好再让他俩训练,直接道。“大家继续训练。”

“喂,那小子不会有事吧?”张恒悄声道。

若风看了一眼正在跑步的凌云,低声道“不会,你看那小子的脚步还轻盈的很!”

教官陡然向若风看了过来,若风笑笑不再讲话。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一圈1000米的跑道,凌云是跑完了,但凌云并没有气喘吁吁,反而是很轻松的来到了方队。甚至凌云这厮,在罚跑中遇到其他方队的同学指指点点,竟没有一点羞愧,反而像一个得胜将军。时而走走停停,时而疾跑。

“报告教官,任务完成!请指示!”

教官转过头看着凌云,再见到凌云颐指气使的样子后,更是生气。“谁说完成了?谁让你刚刚在跑道上休息的。我告诉你是跑完10圈,是跑明白吗?”赵成怒吼道。

凌云语气也冷了下来“教官,那你说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有什么好吼的?”

赵成一愣,气急而笑“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引体向上五十个!不许停。”

凌云紧紧盯着教官的眼睛,不过最后还是暗暗握了握拳,走向了单杠。此时好几个方队的人都停了下来,其他方队的教官也走了上来,和赵成低头交流起来。

训练继续,只不过很多人时不时都看向了单杠。

凌云再次归队,彻底虚脱了,不过还是站的很直。“报告教官,任务完成。50个引体向上,没有停!”

没有停三个字像是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了赵成心头,赵成本以为凌云绝不会完成这个我任务,然后自己会狠狠的教育他一番。没想到凌云竟然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任务,站在了自己面前。

凌云虽然站的很直,但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赵成此时计从心来,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搭理你,看你能撑到多久。

“凌云,赶紧归队。教官说话算数,你要理解教官的一片苦心。”若风看着远处的凌云直接道。

“是啊,凌云,赶紧归队吧。大家都知道教官罚你是为你好。”张恒和开口道。

有人带头,自是有人发生,毕竟人性最深处还是善良。

方队中的其他人也同情道“是啊,归队吧,教官都是为你好。”

教官见众人都开口了,如自己再罚凌云站军姿,明显显得自己太过狭隘,只好道“归队!”

不过却有意的看了一眼若风,内心暗恨:要不是你小子提议,旁边那小子煽动。自己完全还可以罚凌云站半个小时军姿,看谁以后还敢和自己顶嘴。

军训继续,不过很快也到了今日的尾声。

军训结束后,若风看着凌云“怎么样?”

“没事,刚刚谢谢你两了。”

张恒摇头“这都是若风临时想的主意,不过你小子为了我们跑十圈,也真够仗义!”

凌云苦笑“本来就是我顶撞他,与你们何干!只怪那教官心胸狭隘,想要连坐。作为优秀青年,祖国的花朵,我怎么能让他得逞。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他玩了个文字游戏。”

若风看着脸色苍白的凌云,摇头“快回宿舍休息一下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你不住校?”凌云看着若风诧异道。

“恩,我在外边住!”

凌云连忙拉住了若风“风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要是有,我们也想住外边。”

张恒同样开口“风兄,如果真有关系,你也得帮帮我。我喜欢考古,可很多东西在宿舍不方便!”

若风点点头,看向了凌云“张恒住外面是为了考古,你小子不会是想泡妞吧?”

凌云倒是相当的坦诚“这是一个原因吧,不过还有一个原因,这个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凌云的坦诚,不仅若风没想到,就连一旁的张恒都被征服了,直接举起大拇指“兄弟,你是真滴牛!”

二人说完一脸期盼的盯着若风。

若风摊摊手“好吧,我试试!”

“不是试试啊,风兄,你务必要尽力啊,不然我和恒兄可就赖上你了!”凌云一副可怜道。

若风无奈“好好好,我尽力,不过最后还是不行,那我也没办法!”

“放心,风兄。无论结果如何,我和恒兄都非常感谢,如果要是我们不能住外,那也只好时常去你那里蹭吃蹭住了,我想你不会不乐意收留我们吧?”凌云一副委屈的样子。

若风笑了“滚,我很不乐意,别贫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见!”

说完几人便分开了。若风想想今天有些迟了,便决定明天早点再去找高学姐。

时间流逝,通过军训,新生们渐渐地都熟络了起来,包括学生与教官的关系。

女生方队甚至占着自己的性别优势,调侃起了教官,让教官现场solo一段舞蹈,赵光看着远处和女生打的火热的战友别提有多羡慕了。

转身再看看自己方队清一色的男生,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解散!原地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