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看了一眼嘉庆,嘉仁挑衅的看着若风。

  若风没有说话,只是余光看见在角落的另一个女孩,裸着身子,捂着下体。双腿间全是血。若风笑了,笑的有些诡异,而这个笑容让嘉仁有些错愕。

  若风拿起身边桌上的茶杯,轻轻一捏,成了两半,手腕瞬间发力,碎片瞬间准确无误的插进嘉仁的脖颈,R本亲王就这样死死的盯着若风,捂着脖子缓缓道倒了下去。

  “江老,是什么人?”

  “R本的嘉仁亲王,一定不能让他有事,刚刚上面已经来电话,一定要让我国保证嘉仁亲王的安全。”

  “好的江老。”

  挂了电话,若风看着角落赤裸着身子的女孩,和已经昏过去的女子,轻轻的走上前去,将衣裳盖了上去。

  等若风再次出现在一楼,一楼的拼杀已经到了白热化,凡身手再好也经不住对方的人海战术,就连青龙都已经加入了战斗,‘杀’的人已经被包围在了中间,看着周围的R本人,早已杀红了眼。

  凡见‘杀’的一人就要死在对方刀下的时候,硬生生的用背部扛了下来,被救的是狗蛋,若风记得那个血腥的汉子,只是奇怪为什么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狗蛋看着凡鲜血淋漓的后背,有些感激有些萧瑟“格老子的,赶来H@国撒野,就算老子死了,也要拉上你们!”

  说着狗蛋便提起刀往外冲去,凡刚要制止,无奈更多的刀朝他砍去。

  在狗蛋打算一命搏命的时候,若风从外围,像是死神一样,一刀一个,就这样一直砍到了被包围的‘杀’的跟前。若风看着众人,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凡,然后继续转身朝外围杀去,就这样一刀一人,看的众人傻了眼,而周围的R本人开始颤抖,他们根本阻挡不了,下来支援的山本,绝望的看着若风“天......”

  只有他大概猜测到,带着面具的男人和自己师父一样,是天榜之人。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疑惑自己的师父去哪,和喊出那个字的时候,头颅便已飞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十分钟也许更长,所有的R本人没有一个人活着,此时‘杀’还活着的人,终于松开了绷着的神经。全都瘫软到地。

  凡抬头着看着带着面具的若风“你是谁?”

  “冷!”

  “你很强。”凡看着若风战意狂升。

  若风看着凡直接道“你跟我上来!”

  若风说完便径直走上了楼。

  青龙刚要说什么,凡却摇了摇头,跟了上去,二楼,若风摘下了面具。

  “少主?”凡有些震惊道。

  忽然他又极度羞愧。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的武功强于若风,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和若风之间的差距,也明白了为什么刚刚自己说不用若风动手时,若风摇头的含义。

  若风没有理会凡的感情世界,直接道“记住,刚刚不是我。”

  “属下明白”凡认真的点点头。

  若风指了指已经死去的嘉仁,等会将他碎尸万段扔到海里去喂鱼。切记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少主。你就放心吧!”

  就在这时,刚刚那个女孩醒来过来,只不过此时双眼是有些发红,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若风走上前去,刚要给女孩把脉,女孩直接搂着若风准备亲吻,若风瞬间点了女孩几个穴位,抓住女孩的双手,将随身携带的银针取了出来,熟悉的手法,没过多久,拔出的银针全部成了黑色,女孩昏睡了过去,若风盖好了女孩的衣服,迟疑了一下看着凡道“等会联系下花姐,让她过来安顿一下。”

  若风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递了过去。“吃了它”

  凡想都没想便咽了下去,没有过一会,凡就感觉背后的伤口好像不那么疼了。

  若风再次看着远处的尸体严肃道“今晚这个尸体一定要销毁干净。”

  “属下明白。”凡说着便直接将尸体从二楼直接扔了下去,然后离去。

  一夜过后,J市还是像以往一样平静,虎帮的高级会所和夜总会成为了‘杀’的堂口。

  若风此时正在夜总会的二楼看着凡“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好了。”

  此时电话响起,若风接通后。对面传来了朱海的声音“嘉仁亲王昨晚有人确信在高级会所。”

  若风打开了免提平静道“朱老,现场江老已经搜查过了,真的没有。你也知道,昨晚‘杀’凭着死去帮众的代价,制止了一场巨大交易du品案,至于那个什么亲王,我们真的没有看见。”

  昨天若风在嘉仁亲王房间看到了大量的du品,这就是若风的依仗之一。

  电话陷入了沉默,等了一会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声音“这次干的不错,那批du品如果入世,后果比想象中要严重。恭喜你,‘杀’入驻J市”

  “谢谢!”

  寒暄几句后,若风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朱海却笑了“这小子越来越有趣了!”

  江河皱了皱眉头“朱老,我想那亲王或许已经被....”江河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朱海看着江河平静道“朱老,当天你去检查的现场,难道你不相信自己?”

  “可.....”

  江河还想要说什么,被朱海打断道“好了,江老。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个亲王和名族大义谁足挂齿?”

  ......夜总会,若风看着凡直接道“以后‘杀’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凡先是一愣,然后有些为难“少主,‘杀’未来永远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少主。”

  若风摇了摇头“你不能永远跟在我身后打打杀杀,人,活着总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什么”

  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古风战马风萧萧,城旧血新剑又老。不闻诏令封王时,只怜童子命薄无!

  一人笑,笑也风尘好!杯酒少,酒浊难醉倒!

  古楼城台高,酒杯也道自孤廖。

  月明星兮,夜深兮!

  人醉无清梦,梦里铁马叫!

  叫那故人尸痕早!又说苍凉好?谁笑!

  有人笑,不笑与君好,只笑苍生终平了!

  梦醒处,黎明早!将军已老,何来守家好?

  文人饮酒高楼出,城已成楼唯有月明星旧。

  苍生悲苦。马叫将军谁否?

  醒时书写天下,醉时红尘问初!

  道之己,己之道!灵魂起,将军笑!

  文人借酒邀将军,生死入梦凭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