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消散。

  只见杜浩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此时,精壮男人瘫软在地,整个人萎靡不振!

  一瞬间,全场大惊!

  所有人噤若寒蝉,眼睛瞪大,十万分震怖,像是看见鬼似的看着杜浩。

  这么瘦弱的男人,竟然一拳干翻了特种部队的精英!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葛二狗嘴角直抽抽,满眼的惊骇,想起自己对待杜浩傲慢的态度,还收了他保护费,心惊胆战,也不知道杜浩记不记仇,万一要是记仇,自己免不了一顿毒打。

  杜浩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还要接着上吗?”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咽了咽口水,毫无疑问他们怕了。

  这时,精壮男人缓缓站了起来,整个人摇摇欲坠,快要不行的模样。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带你们的老大去医院啊,万一踢出内伤,可不要怪我啊。”杜浩耸了耸肩膀说道。

  精壮男人听闻,没有反驳,确实他自己的体内火辣辣的痛,浑身像是散架了一般,但是身上却一点伤痕没有,说真的,他真的害怕自己被踢出内伤。

  这个时候,男人眼睛紧紧盯着杜浩,放下一句狠话:“杜浩,你别得意太早,风水轮流转,我迟早会回来的!”

  说完这话,精壮男人便狼狈出逃。

  杜浩见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而后,转身看向葛二狗,走到他的面前。

  葛二狗见状,嘴角直抽抽,眼神根本不敢直视杜浩。

  杜浩走到他的身边。

  葛二狗顿时慌了,眼神闪躲,这是什么意思,杜浩要找自己算帐了?

  他在身上摸索着什么,紧接着,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几百块钱,交到杜浩的手上,眼神流露恐惧说道:“大哥大哥,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这几百块钱,是您给我们的钱,我们原封不动的还给您,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计较。”

  说完这话,葛二狗脸上陪笑。

  杜浩缓缓说道:“这是我交给你们的保护费。”

  葛二狗听闻嘴角直抽抽,这是啥意思?嫌钱少了?

  想罢,葛二狗脸上有些不情愿的将自己身上的钱全部交给杜浩,脸上带着哭腔:“大哥,我身上就这点,真没钱了。”

  杜浩见状,顿时想笑,并没有接过这笔钱,反而将自己的手搭在葛二狗的脉搏上。

  葛二狗见状,脸色顿时大变,完了完了,这家伙要对他下手了,早知道应该先打听清楚,不能擅自胡乱的收取保护费,这下可好,到,倒霉了。

  接着,杜浩的手间散发着一股微弱的光芒窜进葛二狗的身体中。

  届时。

  葛二狗感觉自己身上软绵绵,像是沐浴在温柔的河水之中,非常舒服。

  不一会儿,杜浩收手,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帮助葛二狗恢复手上的伤,还真是花了自己不少功夫。

  葛二狗感受到了身体发生了变化,猛然睁开眼睛,举起自己骨碎的手,捏了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而且浑身充盈着力道,似乎比以前更加孔武有力了!

  “你的身体刚刚恢复,不要做太过激烈的运动。”杜浩缓缓说道。

  葛二狗一听这话,整个人愣住了,就这样搭住脉搏几分钟,那么严重的骨裂就被轻而易举的治愈了?

  这小子是神医吗?

  想罢,葛二狗的脑海之中突然蹦出易庄,这小子跟易庄是不是认识?

  “那个,哥。”葛二狗叫住杜浩。

  杜浩看向葛二狗:“怎么了?”

  “那个,你是不是认识神医易庄啊?”

  杜浩点了点头。

  葛二狗一听这话,顿时明了,怪不得医术如此高超,原来认识易神医。

  此时葛二狗心里已经确定,能拥有出神入化的医术,而且还和易神医认识,那么肯定是易庄的徒弟。

  但是葛二狗心里又不确定,只好悄悄的问道:“哥,你是易庄神医是什么关系?”

  杜浩想了想,回答道:“易庄是我徒弟。”

  葛二狗听闻,差点没摔倒在地,整个人被雷得不轻!

  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

  易神医出道,治病救人那会儿,杜浩应该还在娘胎里呢。

  “哥,你别开玩笑了。”葛二狗笑着说道。

  杜浩早就想到葛二狗不相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

  就在这时,杜浩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杜浩拿起手机一看,联系人显示易海涛。

  接通。

  易海涛那边声音非常焦急说道:“杜浩,你现在身上有没有五万块钱?”

  杜浩一听,面色凝重:“出什么事情了?”

  易海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妹妹,我妹妹被人下毒了,做手术需要五万块钱。”

  杜浩拳头紧紧攥了起来,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晚上,易轻雪吃完晚饭以后,就说自己不舒服,然后她整个人抽搐不已,嘴巴里还冒出了白沫,医生检查说是中毒了。”

  “是食物中毒吗?”

  “不是,医生说这毒素是被别人下了毒!”

  杜浩听完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拳头紧紧攥起,脑海之中浮现易轻雪那清纯的脸蛋,连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忍心下得去手。

  就算你们在恨我杜浩,但是这些孩子是无辜的啊!

  想罢,杜浩的拳头紧攥,指甲深陷肉中,这些人真是人面兽心!

  “哥,你等我,我这就过去。”

  说完这话,杜浩连忙起身,朝着医院奔去!

  人民医院。

  易轻雪的普通病房。

  病房门前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少医生和护士都呆在门前,其中杜浩看见了整个人蜷缩在长椅上的易海涛。

  杜浩连忙过去,易海涛见到杜浩,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连忙凑了上去,眼眶都红润了:“杜浩,杜浩,我该怎么办?”

  “怎么样了?你朋友带钱来了吗?”

  循声望去,只见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向杜浩,满眼的鄙夷,语气之中充满了戏谑。

  易海涛一听这话,眼神之中放出精光:“对了,杜浩,你带钱过来了吗?”

  “我身上已经没有积蓄了。”杜浩讪讪的挠了挠自己爹后脑勺。

  医生一听这话,顿时冷笑:“呵呵,既然你你们没凑到钱,我没医院就没有办法做手术,那就准备给这个丫头收尸吧!”

  杜浩听闻医生这话,脸色顿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