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克主任冷喝以后,前台小姐站在他的身边,牵着他的手,捂着嘴巴偷偷笑的时候,杜浩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保安队长一听钱主任都这样说了,那么自己的心里更是有恃无恐,挥着警棍到了杜浩的面前,说到:“快点离开这里吧,要不然省的丢人败兴!”

  “我没做错,凭什么让我走?”杜浩缓缓说道。

  钱主任一听,冷笑着说道:“你连录取通知书都没有收到,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被公司录取了,你还能不能要点脸?咱们穷,但是要穷出骨气!”

  杜浩听闻,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不过像你这样浑身上下,全是地摊货,这副穷酸劲一辈子窝囊废,哪里来的勇气说自己面试过关了的。”

  “是你们苏总叫我来找周经理的。”杜浩说道。

  “苏总?哈哈哈?苏总会叫你这样的穷屌丝来公司上班?简直笑掉大牙了!”钱主任说到:“再说了,你认识苏总吗?”

  杜浩听闻,脸色阴沉,拳头渐渐攥紧。

  就在这时,锦绣集团的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

  钱主任见状,眼睛顿时直了,连忙甩开前台小姐的手,冲了过去。

  笑脸相迎,缓缓说道:“施总,你怎么会突然到来了呢?”

  循声望去,只见钱克对着早上送他过来的中年男人点头哈腰。

  杜浩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个男人并不是司机?钱主任称呼他施总?难不成是一家公司的老板?

  杜浩猜的不错,施晓中是凌海市若瑾集团的总裁,最近锦绣集团正在和若瑾集团商谈合作的事情,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可是钱克这一个小小的主任承担不起的。

  中年男子缺连正眼都没看钱克,走到杜浩面前,笑着说道:“杜先生,您怎么还停在门口啊?”

  一瞬间!

  噤若寒蝉!

  在场所有人十分震惊!

  若瑾集团的总裁那可是凌海市最有实力的财团之一,而此时的总裁,对杜浩却要规规矩矩喊一声杜先生。

  这个杜浩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前台小姐和保安队长眼巴巴的看着杜浩,嘴巴里一个字都没敢说。

  原来从头到尾的跳梁小丑,只要她们自己而已!

  杜浩耸了耸肩膀说道:“他们说我没有录取通知书不给我进。”

  施总看向钱克说道:“杜先生他可以进去吗?”

  钱克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转变,点头说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说完这话,钱克在前面带路。

  杜浩刚走两步,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钱克见状,脸色都白了,心里寻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连忙折回去,脸上带着笑容,对着杜浩缓缓说道:“杜……杜先生,你怎么不走了?”

  杜浩见状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样吧,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你打电话,让周经理出来接我吧。”

  钱克一听,脸色都变了,这要是被周经理知道自己对杜浩这样的态度,自己的饭碗不保啊。

  他想着,打量地说道:“嘿嘿,杜先生说是哪里话,我一点也不为难的,您只管跟我走就行了。”

  “那不行。”杜浩果断拒绝。

  “杜先生您听我说……”

  钱克刚要开口,站在一边的施晓中实在听不下去,对着钱克说道:“杜先生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可以了!”

  钱克一听,脸上顿时笑的比哭的还难看,讪讪笑了笑,拿出手机,拨通电话,然后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似的说道:“周经理,楼下大厅有一个叫杜浩的男人正在等着你。”

  紧接着,周经理那边“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钱克听见一阵“嘟嘟嘟”的忙音,便知道自己彻底凉了……

  他心里暗暗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顺着杜浩的意思来?为什么听信谗言!

  谗言?!

  钱克猛然抬头,却见小心翼翼躲在保安队长后面的前台小姐。

  咬牙切齿,都怪这个女人,要不是这个女人,自己肯定不会这么狼狈!

  此时的钱克恨不得把前台小姐生吞活剥。

  希望杜浩不要怪罪我,我也是为了生活,为了保住这个饭碗啊。

  不到一分钟,电梯门开了。

  紧接着,从电梯门迈进来一条长长的美腿,接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匆忙的走了出来。

  周经理的目光四处张望,最后目光定格在杜浩的身上。

  周经理窜了上来:“杜先生?”

  杜浩点了点头,示意是他。

  “杜先生,您为什么还在大厅?”

  原本杜浩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还没张口。

  身边的施晓中便开口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锦绣集团的员工心里没有数吗?”

  周经理见状,却发现是施晓中,眼睛瞳孔猛然放大。

  “施……施总,你怎么来了?”

  施晓中听闻,摆了摆手说道:“我今天来是特意带杜先生上班的,可是我发现贵公司好像不太喜欢我们啊。”

  周经理一听,脸色微微变化:“施总总是爱开玩笑,我们并不知道您来这里,要不然亲自欢迎。”

  “拜托您把杜先生安排妥当,不要像前台小姐这样,连杜先生公司的门都不给进。”

  周经理听闻脸色阴沉,看向前台小姐说道:“你们不给杜先生进来的?”

  前台小姐脸色煞白:“没……没有,当时他说工作的,但是他并没有工作录取通知书,所以我就没有给他上电梯。”

  前台小姐心里暗自祈祷,这等倒霉的事情可千万别落在自己的头上。

  周经理听闻这话,连连点头:“好,很好,一个小小的前台就能当家做主了,很不错嘛。”

  前台小姐一听,急得都快要哭了:“周经理,我知错了,您原谅我一次吧,我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

  周经理冷笑一声:“下次?你还有下一次吗?不好意思,你被解雇了。”

  前台小姐一听,整个人精神恍惚,脑袋之中一片空白。

  “抓紧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滚蛋吧。”周经理说道。

  说话间,周经理的目光,又聚集在钱克的身上。

  钱克打个哆嗦,笑着说道:“经理,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也一样,收拾东西,滚蛋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