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血人从地底下爬出来,约莫二百人众,他们抬头看向上方的血云,发出凄厉的尖叫。

  伴随着他们的厉叫,一股雄浑恐怖的气势压来,高空的血云好似被他们牵引了一般,从血云中引出一束束水管粗细的云柱,被他们吸入嘴中。

  远方的众人看到这等诡异的景象,一个个神色惊诧,看着二百来条血色云柱被下方的恐怖血人不断吞吐,众人从未见过这等奇异的景象,尤其是随着他们的吞入大量血云后,整个气势在不断地增强。

  香香盯着上方不断减少的血云,一直寻找隐藏云中的那个身影。

  “小子,为何抢我们的血晶!”

  一道暗含怒气的声音传来,震的赶天船摇晃不已,船上的众人身形不稳,又惊骇于这一声之威。

  而随着惊声传来,上方的血云如仙云散开,云动徘徊,血云缓缓旋绕着高空中的紫白色身影,那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云端,左手于胸前打着兰花指,右手持着一把裂痕密布的长剑,剑上古朴的怒血二字殷红无比,而裂痕内散发着细红色的微芒,和整片云端遥相呼应。

  狂风不知从哪里吹起;上方,持剑人长发飞舞,一袭紫白色华服邪气飘逸,只见他右手一转,把剑抵在背后,紧闭的双眼睁开,一双血眼中含着一血滴模样的瞳孔,正是早先在炉里炼成的幽冥血眼。

  而随着他的右手转动,他站着的云层突然炸开,化为丝丝血絮散落在方圆十来里的高空中。

  船上的沈义兴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他身边的血絮,放在鼻前闻了闻指上的血丝,惊讶地对看来的众人道:“这是上等的血晶,血香含而不露,尽藏其精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等珍贵奇物。”

  而随着船上的对话,这边的李月寒哼了一声,胸前的左手指诀转为掌势,虚压而下。

  “你找死!”

  下方的血人咻的散开,躲开了他的一掌。

  这一掌压下,被血雨浇灌的大地似波浪般涌动,好像有什么要从地底出世,一声声轰隆响起。

  李月寒虚压的手掌血光大冒,恐怖的威势从他手掌心传来,他变掌为抓,神色愠怒好似怒目神将看着下方。

  起!

  他左手瞬间朝天,一道天地伟力导入这十数里的地面,令船上众人动弹不得,这神力好似神秘的幽冥之力攥住众人的心脏和神魂,随时能捏碎他们。

  而下方那波浪般的地面却再也受不住那人的力道,如剥果皮一般,整个下方的土地被李月寒掀起,泥土纷撒,尸骸坠落!

  在血人惊怒的嚎恐中,一个连绵数十里地的巨大尸坑展现在众人面前,船上众人惊恐万分的看着下方遍布尸骸的尸坑,汗毛炸立,一个个数不尽的头颅,黑洞洞的眼眶好像看着众人一般。

  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和生物!

  不知何时,尸骸上空竟然出现一片浓密的黑云,遮蔽住这方天地,光线逐渐暗了下来;下方的尸骸散发着黑气,一个巨大的、由尸骸组成的数十米骨球缓缓升起,上面站着一个二米来高的血人,他看着李月寒道:“你到底是何人!”

  李月寒背后长剑瞬间出手,剑舞之第一式:血饮!

  瞬间出手,一剑斩向血人。

  血人见这蒙面人手上的长剑看似破烂,却含无穷威势,御使下方的骨球立马避开。

  “嘿!”李月寒邪邪一笑,御剑朝他飞去。

  看着冲来的蒙面男子,这血人惊怒道:“好贼子!”,手指变化,下方的骨球立马化为一只巨大的骨手朝他压下。

  不断散发黑气的骨手笼罩这片天空,以狼哭鬼嚎之势从天而下,李月寒手握怒血剑,形如血鸟撕裂苍穹,众人眼中只看到一血光夺目刺眼,在压下来的巨大骨手中间不断来回穿梭,把骨手击的七零八落,残骨坠落化为灰粉!

  接着,一道绚烂的血青剑气又横空出世,泼墨朦胧风云凌厉,数条巨大的剑气化为血青色荒龙,以滔天威势冲击敌人。

  众人痴痴地望着白热化的战斗,时不时的战斗余威轰击着赶天船的禁制,尽管香香已经用万魂幡护住船身,但窒息的威压和不断冲击的余波还是让船上部分低阶修士晕死过去,众人不得不一退再退。

  就在赶天船退后的时候,众人看到许多血人朝着他们这边追来,待得近了,瞧见这些血人身体外面覆盖着一身骨头做的骷髅战甲,他们以诡异的奔跑姿态向赶天船冲来。

  “战斗!战斗!”沈义兴预警急呼。

  见此情况,船上众人立即召出各自兵刃和僵尸,这些血人攀在船体上,四肢触地,矫健无比,好似爬行动物般。

  “他们是人是鬼?!”

  “这我哪知道啊!”

  交战的万尸谷弟子先前看他们直立奔跑,以为是人,但它们此刻的攻击姿态如毒蝎恶虎的野兽之姿,且那血红的双眼看不到一点生人该有的灵性,有的只是暴戾和杀戮的神色。

  吼!其中一血人被众人击溃了骨甲,它的身体被贴近的僵尸撕碎爆炸;而这爆炸好似信号弹一般,让二百来个血人瞬间发狂,不管不顾的攻击着万尸谷的弟子和僵尸。

  香香被冥一护在身后,但凡有靠近的血人直接被他的刀气碾碎,沈义兴放出七八只僵尸冲入血人中威风无比;有些万尸谷的弟子被四五个血人抱住,身体直接就被吸干精血化成干尸,又被血人钻入,干瘪的尸体瞬间充盈起来,血尸的战斗力瞬间翻倍。

  好在血人境界较低,众人应付起来倒也撑住了局面。

  这边,李月寒剑气纵横,直压的这洞虚下阶的血人狼狈不堪,血人一边抵御一边怒吼。

  “你到底是人是魔!”

  血人被他手中的利剑斩了两道,若不是他的身体奇异无比,早已饮恨剑下。

  他不敢再小瞧这破烂的怒血剑,每每长剑临身,那裂痕中的红色细线好似勾魂一般,让他亡魂直冒,只能躲着走。

  李月寒一招一式融入天地,这一抹血色盖住了原本的黑云,把黑云缓缓驱散开来,只剩血色,血一般的世界!

  以及手持残剑,高空那神威赫赫的蒙面男子!

  低空的血人喘着粗气,早先拿出来御敌的本命法宝黑血珠被怒血剑击的伤痕累累,惊恐后悔的他,此刻身如鼠抖,看着被涟漪血风萦绕的蒙面男子。

  惊人的杀气已经锁住他!

  天地杀机禁锢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