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消失后,凌家的下人悄悄的将婴儿带走,顺便也带走了几部战技以及一些修炼材料。

  带走婴儿的下人,给婴儿取名为凌峰,这也是凌天之前所交代好的。

  凌峰长大后,下人没有将当年的事告诉凌峰,而是选择了隐瞒。

  “干爹,再过两天就是玄力测试了,孩儿一定加倍努力,成为一个强者!然后打败张老虎,让他知道,我们是不好惹的!”凌峰对着一个穿着破烂一副的老者说道。

  老者,正是当年带走凌峰的下人,老者与他的妻子,将凌峰带到了偏远的山区。

  虽然老者实力低下,但是凌家的人,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自保之力,可老者却被什么张老虎欺压,也是有着一定的顾虑。否则以凌家的人那种傲气,是不会甘心被人欺压的。

  老者摸了摸凌峰的小脑袋瓜子,笑道:“好啊,你一定要在玄力测试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强者,让那张老虎不敢再来欺压我们!”

  老者并没有希望凌峰可以打败那张老虎,而是希望凌峰能够成为强者,好找龙族、玄虎族、银狐族报仇!

  老者心中最怨恨的,当属龙族和玄虎族!当时的他亲眼目睹了全程,龙族一句话也不问就带人离去,显然是在给玄虎族机会!

  凌峰露出了孩子们独有的纯真的笑容,但那只是因为他不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事!

  “老婆子,我上山去采些药给这孩子补补,好在玄力测试上脱颖而出!”老者向一个妇人打了声招呼后拎着一个背篼和一根弓箭还有一把铁铲就上山了。

  凌峰渴望上山陪老者采药,却遭到了老者的拒绝。

  来到山上,老者直奔一处洞穴。

  “唉,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才不会来这畜生的洞穴呢!”老者感叹道。

  老者口中的畜生,乃是这座山上的一个霸王级魔兽——雷音犬。

  雷音犬是一种独居魔兽,一般只能遇到一只,但也有些特殊情况会有两只雷音犬同时出现,但必定为一公一母。

  这只雷音犬已经达到了人类武皇的实力,而老者,实力虽然是武帝八窍,但也不敢随意出手,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是凌家之人的身份,极有可能暴露!

  老者轻车熟路的走向一处暗道,显然对这地方是十分熟悉。然而只有老者和老妇人知道的是,当年老者本想在这个洞穴安家,却因为那只雷音犬正属于发情阶段,与另外一只雷音犬联手打败了老者,而老者因为忌惮龙族、玄虎族、银狐族的眼线,不敢妄然出手,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暗道里用铁铲铲开一个地道后,老者跳了下去。

  这个地方是老者挖的一个地窖,但却被雷音犬占领了,后来这只雷音犬索性把收集来的药材、功法、武器、丹药什么的放在了这里。但老者每次都会趁这雷音犬不在时,来悄悄拿走一些东西,而雷音犬也不敢嚣张,只好忍气吞声,后来,雷音犬假装将这里填了起来,企图让老者认为地窖已经不存在。但老者还是发现,但也没有再来顺东西。

  “畜生,对不起了,那娃子实在是可怜,所以我只好来拿走一些东西。”老者自言自语道。

  老者捡了几株幻灵草、炼气草后就准备离开了,但是却被一个散发着微微金光的东西吸引了目光。

  老者走向那东西,然后惊讶地长大了嘴。

  “没想到这畜生这么好运,竟然能够获得一块金蝉铁!”老者大笑道。

  金蝉铁,顾名思义,其形状犹如蝉一般,并且会散发淡淡的金光,是打造武器的好东西。

  手一挥,老者就把这块金蝉铁带走了。

  身形一跃,就从地窖中跳了出来,老者刚刚把地窖填好,就发现那只雷音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那只雷音犬正怒目圆睁的盯着老者,雷音犬没想到自己将地窖隐藏的如此隐蔽,还是会被发现,顿时有些愤怒。

  “你这畜生什么时候来的?唉,看样子有些棘手啊!”老者叹息道。

  雷音犬往前一跑,张开大嘴,却没有咬向老者。

  “嘿,又想玩这招?过时了!”说罢,老者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老者捂住耳朵的同时,雷音犬的嘴里发出一道道刺耳的声音,比指甲抓在黑板上还刺耳、揪心!

  老者跳了起来,然后做了一个旋转,一脚侧踢向雷音犬。

  “嗷呜!”雷音犬发出一道悲鸣。

  说起来这雷音犬也是够可怜,东西被人拿了不说,还给人打了一顿。

  像丧家之犬一样逃走后,老者又叹息道:“唉,你这畜生也可怜,算了,我就少拿一点吧。”

  然后老者从背篼里拿出几株草药,放在了地上,离开了。

  此时的老者并不知道,自己虽然逃过了雷音犬,却又将迎来一次噩梦!

  老者向山下前进,却遇到了狼群的攻击!

  “今儿怎么点这么背?”老者有些无语了,拿东西被雷音犬发现不说,还被狼群围攻。

  为首的,自然就是狼王。

  这只狼王在狼群中显得有些与众不同,额头上长着一些白毛,背上还有一撮耸起的毛。

  “哟呵,元匪狼?”老者笑道。

  元匪狼,名字中带着一个匪字,因为这种狼对珍稀物品特别敏感,经常成群结队的抢夺携带珍稀物品的过路人群。虽然元匪狼实力强悍,至少也在人类的武帝至武圣阶别,但很少传出元匪狼伤人的事。

  而且,元匪狼的狼王,根本不是这只狼王的模样,这倒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虽然你有些与众不同,但挡了我的路,就没办法了!”老者冷笑道。

  老者纵身一跃,来到了狼群上方,脚尖狠狠点向了狼王的额头!

  一旦老者的脚尖点向狼王的额头,就只有死路一条!

  眼看就要点中了狼王的额头,狼王却不躲闪,只是绕了一圈,然后张开血腥大嘴,一口咬向老者的脚尖。

  老者惊呼一声后,由于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老者抱着脚尖蜷缩着颤抖不止。

  狼王看向老者的目光,有些不屑,似是在说:就这点本事也敢挑战我!

  B●酷/B匠J网)唯\%一正版$,I1其{他都6是3E盗√W版#

  老者倒地后,狼群疯狂地冲向了老者,疯狂地撕咬着。

  狼群将部分东西拿走后,离开了,只剩老者一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可以肯定的是,老者并没死。

  ……

  老者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床上,一看,老妇人和凌峰正在为其熬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将昨日在雷音犬洞穴拿到的草药递给老妇人,令老妇人为凌峰熬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